2020年3月1日 星期日

所長 高宏銘律師 簡介

高宏銘 律師


學歷

政治大學新聞系學士(19986月畢業)
台灣大學法律系法學組學士(20056月畢業)
台灣大學商學研究所碩士(20081月畢業)

經歷

海軍陸戰隊義務役預官
台灣松下電器公司宣傳廣告課課員
律師高考及格(2005年應屆,全國第五名)
司法官特考及格(2005年應屆)
台灣彰化及新北(原板橋)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歷練偵查、公訴和執行)

專業證照

律師
專利代理人 

現職

大壯法律地政聯合事務所所長暨主持律師
中華談判管理學會創始會員暨理事

專業領域

民事、刑事及行政訴訟
不動產相關法律議題
企業管理
企業法務
談判


副所長 黃惠民代書 簡介


黃惠民 代書



學歷

台北大學財經法律學士
中原大學財經法律碩士

經歷

交通部法規會研究員
新店長城法律代書會計聯合事務所法務兼代書
中永和臺灣房屋藍海集團法務兼主辦代書
威信建築經理股份有限公司 經理
臺灣房屋國際資產中心海外事業部專案代書

專業證照

地政士
不動產經紀人 

現職

大壯法律地政聯合事務所副所長暨主辦代書

專業領域

不動產交易安全法務
不動產相關法律議題
不動產產權調查暨估價
不動產交易糾紛協調暨談判
        

2018年5月3日 星期四

降低假釋門檻不如檢討果汁摻水就要被關嗎

文/高宏銘
最近有立委提案想將假釋門檻降為服刑三分之一的刑期即可聲請假釋,此案一出果然引起多方討論。據報紙報導,立委提此案的理由是因為監所超收嚴重,可能影響獄政,所以應該把假釋門檻降低。而且這樣,還能讓受刑人假釋後害怕假釋被撤銷,要回去服刑的刑期比較長,可降低再犯比例。
可是提案的立委們並未考慮到刑事政策必須有通盤的考量,而且入監服刑在刑事政策還有「應報主義」的層面,如果不讓犯罪者服刑一定期間,讓犯罪者付出一定的代價,那國家執行刑罰還算是「處罰」嗎?而且假釋門檻以前就曾經調降到三分之一刑期,但結果如何?就是又調回成二分之一刑期,那試問如果當時調高成二分之一有充足的理由,現在為何又要調降?如果是為了避免監所超收,就是監獄關不下的問題,那難道只有降低假釋門檻一途嗎?
要解決監所超收的問題,更應該做的是「檢討現行的刑罰規定是否適當」,尤其是特別刑法的合理性。林山田教授以前就曾提出「特別刑法的肥大化」的問題,就是常常在刑法法典外,又以特別法的方式規範很多刑罰,可是這些特別法的刑罰真的是合理的嗎?
以《廢棄物清理法》為例,在該法第46條第4款中有規定,「未領有廢棄物清除、處理文件從事廢棄物貯存、清除、處理,可處1年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大家如果有去看該法中關於廢棄物的定義,在該法第2條規定,「只要是被拋棄的、能以搬動方式移動之固態或液態物質或物品都算是廢棄物」。所以請問大家,受他人委託把一只木櫃或一對木製桌椅拿去丟,這樣最少要被處1年有期徒刑,大家覺得適當嗎?在法院實務上,這就是會被判刑的行為!
再來看《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9條第1項規定,如果有同法第15條第1項第7款「攙偽或假冒」就可以處7年以下有期徒刑,又按照最高法院105年度第18次刑事庭會議的決議內容,只要有攙偽就有法律擬制的危險,所以就要處以同法第49條第1項之罪。可是請問「蜂蜜不純」或「果汁摻水」難道不是攙偽的情形嗎?可是這樣的行為真的一定要被認為是犯罪,然後送進監獄關個幾年嗎?
現行刑法規範中,尤其是特別刑法的諸多規定,在適用都存有「行政罰」和「刑罰」的界線如何區分的問題。立委反而更應該先針對特別刑法一一檢視,尤其要透過立法盡量明確區別行政罰和刑罰的行為,這樣對減少監所收容人數一定有很大的幫助。
當然檢察官和法官在適用這些特別刑法時,也應該謹慎為之,不應該動輒將本質應該是行政不法的行為卻用刑事不法的處罰手段。大家只要回想前面的幾個例子,丟個木櫃或是果汁摻水,就要用刑法伺候,送進監獄中,大家的法感情能接受嗎?
只要先透過立法嚴格,並清楚地區分諸多法律中行政罰和刑罰的界線,加上司法體系恪遵刑法謙抑性和嚴格證明法則,如此便可能有效降低監所收容人數!所以鄭重呼籲立委們,處理問題應該是要從根源著手,千萬不要為了處理問題卻衍生更多問題。
同步刊登於東森雲論,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2018年3月22日 星期四

閒置核四廠區不妨改為性交易專區

文/高宏銘
性交易產業可以說是歷史悠久的產業,但如何管理性交易產業,一直是個引起廣泛討論的課題。但在部分國家,透過立法規定只要符合管制條件,就可合法性交易,這些國家包括歐洲的奧地利、德國、希臘、匈牙利、拉脫維亞、荷蘭、瑞士,南美洲的玻利維亞、哥倫比亞、厄瓜多爾、巴拉圭、秘魯、烏拉圭和委內瑞拉等國,在亞洲則有孟加拉、土耳其和台灣。
台灣在2011年社會秩序維護法新增第91條之1,並修改同法第80條和第81條後,只要是在各地方政府以自治條例所規劃的性交易專區,就可以合法進行性交易。但現在已經是2018年了,台灣國內仍然並未有任何性交易專區的設立!因此台灣雖在立法上已經允許合法性交易,卻完全不設置性交易專區,所以在台灣的真實狀況是「仍然不能合法性交易」!
面對是否設置性交易專區此一議題,地方政府首長多半不願意正面回應,這其中的考量不外乎「社會觀感」、「管理困難」等,但深究起來就是「選票考量」。一旦有地方首長要推動設置性交易專區,想必很可能會受到許多團體的質疑,還會出現「以後怎麼教小孩?」的質問,所以地方首長當然是「不做不錯」呀!
可是既然在立法體制上已經允許性交易專區的存在,就表示性交易在法律體制上是有肯認合法性的意涵。所以才會有法官在個案的判決書中認為在性交易專區設置之前,娼和嫖都不應該受到處罰。當然這未必是法院實務的主流見解,但是大家可以試想,法律同意可以設性交易專區,也規定除了性交易專區以外,進行性交易是違法的,不過全國沒有一個性交易專區,那不就是修法修辛酸的?而且不就是要讓從事性工作的男女,根本沒有合法的機會?
其實如果要設置性交易專區,其實現在就有個好地方,就是核四廠區!根據前幾天的報導,核四將把燃料束運回美國,所以確定未來將不會重啟。那剛好核四廠區未來如何使用,尚未定案,不如就好好考慮是否將核四廠區指定為性交易專區。這樣的好處是和台北都會區的距離不會太近也不會太遠,加上核四廠區原本就有一定的封閉性,也原先就有規劃重件碼頭,廠區內道路又規劃完善,且閒置空地仍多。一旦指定為性交易專區,馬上就可以動工設置各項設施,甚至還可以結合觀光郵輪,直接停靠核四廠區,上岸觀光。之後就再規劃一條捷運連結核四廠區和基隆,並延伸到台北市區,另外也把高速公路或鐵道拉條支線過去,連接宜蘭。哇!這根本就是北海岸和東北角大翻轉!
為了核電廠問題,台灣付出許多社會成本,把核四廠區指定為性交易專區,絕對是個創舉,不僅解決社會秩序維護法修法後的性交易法律正當性的問題,也可以為台灣觀光產業注入新面貌,甚至讓原本已經是賠了大錢的核四廠區有翻轉的機會,還可能讓基隆一帶的北海岸和東北角地區有新的面貌。
甚至未來博奕專區也可以一起在核四廠區中設置,這樣賭博和性交易的合法化,才能有突破性的解決方式。
年底就要舉行地方首長選舉了,期待會有地方首長候選人,尤其是新北市長候選人願意正面回應此一問題。也期待小英總統能審慎思考此一議題的可能性,如果能由中央來帶頭規劃此一方案,定能發揮更大的效益,也一舉解決核四廠區何去何從的難題。
同步刊登於東森雲論,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2018年2月23日 星期五

災害防治,從修法開始

文/高宏銘
2018年2月6日深夜的一場地震,震垮了花蓮4棟大樓,也震碎了許多家庭。發生這樣的災害,著實令人難過,國軍和救難人員的勇氣及毅力,以及外國友人的關懷也都令人感動。但回顧台灣歷史,因為特殊的位置,所以颱風和地震幾乎是每個台灣人生活中不會缺少的經驗。
以地震來看,1999年9月21日的集集大地震所造成的傷害,至今依然令人難忘,而1935年4月21日發生的關刀山大地震更是造成3276人死亡,迄今仍是單一天然災害造成最多人死亡的恐怖天災。
既然地震是不得不去面對的課題,生活在台灣的我們更應該深入思考,如何面對地震,避免災害的擴大。兩年前的台南維冠大樓倒塌,當時的建商和建築師都被起訴判刑,就已經顯現出違背建築法規的嚴重性。今年,此次花蓮地震又造成大樓倒塌,花蓮地檢署檢察官也開始深入調查是否有違背建築法規而涉及刑事責任之處。
可是我們不能只靠事後再由檢察官去追究,面對災害防治,我們必須追求消弭災害於無形的目標。審視國內最棘手,也是最廣泛的建築物問題,就是違建!違建不僅可能影響建築物結構安全,更可能造成火災時的逃生困難,所以違建一定要解決,但實際上違建好像永遠都拆不完。會造成這樣的狀況,主要是有部分違建是緩拆的,以台北市來說,1995年以前的違建原則上緩拆的,雖然柯P已經表示不管是不是1995年以前的違建,都要開拆了,可是馬上就面臨拆除費用不足的問題!
除了部分縣市已經通過強制拆除違章建築收費自治條例,可以向違建業主請求拆除費用外,包括新北市在內的許多縣市仍是要編列公務預算來支付拆除費用,因為預算有限,所以實際上每年能進行的拆除工作,可以說是少之又少。
要解決違建拆除不易的問題,強烈呼籲中央政府應該推動統一立法,可以直接增修《建築法》或另立專法,規定違建拆除費用就是要由違建所有人支付,甚至可以直接對違建所有人的名下不動產有法定抵押權,如違建所有人不清償拆除費用,那就可以執行其名下不動產的抵押權,以便追償。當然這只是一個修法方向的建議,實際立法時一定需要更細緻的設計,但強調的是,如果只靠編列公務預算來處理拆除違建的事,那一定永遠拆除不完。
除了違建要處理外,老舊的合法建築則是要透過都市更新來強化抗災的能力。但是一講都更,大家就頭痛,因為各有立場,很難說哪一方一定不對。只是如何透過法規提高都更的誘因以加速都市更新的進行,甚至如何讓公權力事實強制介入,絕對是刻不容緩的課題。
提高建築物抗災能力,是面對地震,避免地震造成巨大危害一定要做的事,妥適處理違建和都更就是提高建築物抗災能力的首要工作。建請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定要儘速合作研擬,增修相關法規,如此方是負責之舉。
本文同步刊載於東森新聞雲,未經同意不得任意轉載。

2018年2月2日 星期五

富強經濟不該下逐客令 需修法廣納外國人才

文/高宏銘

近年台灣社會不時瀰漫一股氣餒之氛圍,深究原因,似乎和經濟發展停滯脫不了關係。要處理台灣的經濟困局,許多人都提出高見,包括吸引外資、引進外籍人才、產業升級、擴大對中國經濟體系的連結和新南向等等。但其實要突破台灣發展的困境,最重要的就是吸引人才。
中國戰國時代,秦王政原本因為發現鄭國(人名,水利工程師)居然是韓國(戰國七雄中的韓國)派來的間諜,想要透過鼓吹興建水利工程讓秦國的國力下降,秦王政一氣之下,就發布逐客令,要將所有外國人士都驅逐離秦國。此時來自楚國的李斯就呈上一篇〈諫逐客書〉,剖析廣納人才方能使國家富強之理,秦王政讀了李斯的文章,就廢除逐客令,才有未來攻滅六國,創建秦帝國的偉業。
李斯在〈諫逐客書〉文中提到,「……泰山不讓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擇細流,故能就其深……」千年之後讀來,猶引人深思。回到台灣的現況,很多人也注意到吸引人才的重要性,所以才會討論要放寬所謂「外籍白領」的限制,但其實關於吸引外國人才,台灣有一項優勢並未得到很好的發揮。
根據教育部在105年度的統計,當時來自東南亞國家在台灣就讀大專院校的學生人數就有超過3萬以上,這些和台灣有地緣關係的年輕學子,如果在畢業後能繼續留在台工作和成家,不僅可以增加台灣的人才,也可以減輕因為少子化帶來的人口減少問題,更可為新南向政策奠定良好的基礎。
但根據現行的《就業服務法》和《外國人受聘僱從事本法第46條第一項第一款至第六款工作資格審查辦法》規定,企業如果要聘用外國人在台灣工作,可以說條件甚高。像是本國公司如要聘僱外國人,通常要符合如果是設立未滿一年的企業,實收資本額要達新台幣(下同)500萬元以上或如果是設立一年以上的企業,最近一年或前三年度平均營業額要達1000萬元以上。光看到這樣的條件,可能台灣為數眾多的中小企業就不太可能有機會聘僱外國員工,如此也造成許多來台就讀大專院校的外國學生,畢業後就只能選擇回到母國,而非留在台灣繼續發展。
回想千年前的李斯和秦王政,再讀一讀〈諫逐客書〉中的深意,想要吸引外國人才來台灣,我們應該考慮修改《就業服務法》和《外國人受聘僱從事本法第46條第一項第一款至第六款工作資格審查辦法》的相關規定,並鼓勵來台灣的外國學生,尤其是經濟政策發展重點區域的東南亞國家的學生,能在畢業後就直接留在台灣居留、工作,甚至成家。
國家要發展,就是要以人才為要,希望執政者在思考台灣經濟政策時,能以吸引人才為根本,並儘速修改相關法規。當年弱小的秦國,經過不斷的奮鬥,終成為戰國時代最後的贏家,秦國不斷廣納各國人才的政策,可以給處於發展困境的台灣清楚的思考方向!
本文同步刊登於東森雲論司改人權專欄

2018年1月5日 星期五

好大的官威?

文/高宏銘
內政部役政署署長林國演於2017年12月22日前往台中成功嶺,坐車在營區門口被哨兵擋下,結果林國演座車司機當場表示不滿,更發生口角。之後國防部長「大鵬」馮世寬對哨兵表現予以肯定,而林國演則是請辭役政署長獲准。
役政署長座車被成功嶺營區哨兵攔下,要求按程序受檢,結果衍生的一連串事件,絕對不能輕忽,也絕不是林國演請辭後就告一段落。先跟大家說一段故事,西漢時期,漢文帝劉恆為防禦匈奴,派軍分設營區,有天漢文帝率隨從前往巡視各營區,先到幾個軍營,軍營從上到下一看是皇帝老大來了,紛紛上前熱切歡迎,一派和樂融融。後來到了周亞夫率軍駐紮的細柳營,營區門口士兵居然擋住漢文帝一行人,當場隨從們就大喊,您們將軍的老大來了耶!還不開門放行!營區眾士兵反而是大喊「軍中聞將軍令,不聞天子之詔」!之後漢文帝只好派使節先前往營中拜會周亞夫,周亞夫才下令開門迎接漢文帝入營,在營區周亞夫更向漢文帝表示軍中將士都披甲,只能以軍禮相待,漢文帝就算是皇帝,老大中的老大,也只能笑臉以對呀!但漢文帝果然是個有眼光的人,知道只有周亞夫的軍隊才是真正能打仗的軍隊,臨終前,交代太子就是後來的漢景帝劉啟,遇事可用周亞夫為大將。漢景帝即位沒多久就因削藩引爆七國之亂,就是靠著周亞夫,在三個月內定亂事。
讀歷史可以知興衰呀!役政署長林國演和座車司機在成功嶺營區大小聲,如果哨兵就這樣放行,營區指揮官就只知歡迎署長視察的話,那大家會如何看台灣的軍隊?所以當天成功嶺營區哨兵要求按規定進行安檢,這是應該的,國防部長馮世寬也肯定哨兵所為,這也是對的!軍隊是要打仗的,不是請客吃飯打哈哈的地方,如果連營區大門都顧不好,那仗也不用打了。
整件事稍有不足之處,就是身為三軍統帥的小英總統並未儘速直接拔掉林國演的署長職務,還讓林國演有機會主動請辭。三軍統帥一定要適當維護軍隊尊嚴,貫徹軍令和軍紀要求,這樣才是稱職的統帥。
台灣軍隊常常被外界消遣,甚至還出現「國防布」的戲稱,最近的獵雷艦案,更是讓人猛搖頭。可是兵者,國之大事!國家可以一日無戰事,不可一日無戰備,忘戰者危。對軍隊的消遣,其實是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感傷,相信國民一定幾乎都是希望台灣軍隊能揚威國際,是隻鋼鐵勁旅。
在2017年12月22日的成功嶺營區大門,我們看到哨兵的盡忠職守,也看到好大的官威,但我們一定要深知兵者,國之大事,也不要忘了當年周亞夫和漢文帝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