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9日 星期三

醫療法第82條修正案評論


這一陣子突聞中國國民黨黨籍立委蔡正元提案修正醫療法第82條,並已連署完成,正式立案 。該條文修正案為:『醫療業務之施行,應善盡醫療上必要之注意。
醫療機構及其醫事人員因執行業務致生損害於病人,以故意或過失為限,負損害賠償責任,且損害賠償責任應與醫療費用保持適當比例。
醫事人員因執行業務非故意致生損害於病人,犯刑法之罪者,不罰。』

就該修正案內容,筆者有強烈不得不吐之評論!簡而言之,該修正案內容完全顛覆民事法上損害賠償的法理以及刑事法上的過失犯體系!

首先該條文修正案第一項僅是訓示規定,姑且先不論。但第二項之內容就有許多疑義。第一所謂「執行業務」究竟是何意?是指「醫療行為」嗎?抑或包括「計算醫療費用」、「提供病房」或「提供病患餐點」等常見的因患者接受醫療而生的伴隨行為?試問如果因為醫院所提供之病房設計上缺失造成患者住院時受到身體上損害,那這會有該條文修正案第二項之適用嗎?如有適用那又為何可以依「醫療費用」來計算損害賠償責任?第二所謂「損害賠償責任應與醫療費用保持適當比例」究竟是何意?更是讓人匪夷所思!民事法上早已就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如何計算有明文之規定,也就是民法第192196條,簡單來說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的範圍就是包括所受損害、所失利益及精神慰撫金這三部分。而民事法的法理早就揭櫫損害賠償的內容必須幾乎等同於損害未發生前之狀況,現行侵權行為法關於損害賠償責任之計算的規定就是在落實此一法理!而該條文修正案第二項卻說「損害賠償責任應與醫療費用保持適當比例」,試問何謂「適當比例」?是一比一嗎?還是一比一萬?何謂「醫療費用」?是自負額?還是醫師向健保請領之費用?還是自負額加上醫院和醫師向健保請領之費用?再問如果一個年收入1千萬美元的職棒選手,因手指頭小破皮前往就醫,結果因為醫院或醫師未保持器械乾淨,造成該選手手指頭傷口感染必須截肢,因而遭球團提前解約並無法再打職棒,但該次就診之醫療費用自負額僅是新臺幣300元,那請問依該條文修正案第二項之規定,要如何算醫院或醫師的賠償責任?而計算出來的賠償數額是否會符合民事法上「有損害就有賠償」的法理?從這一例子就可以看出該條文修正案第二項之內容完全是無法操作的條文!

       接著看該條文修正案第三項內容,何謂「執行業務」?根本難以界定,就不贅述。其實此項的立法目的明顯就是讓醫師實施醫療行為只有故意造成病患受傷或死亡時才負刑事責任,但這合理嗎?此項修正案甚至連醫師因重大過失造成病患受傷或死亡結果的刑事責任都排除了,試問如果醫師開刀時「不小心」把紗布放在病患腹部內,造成病患感染,也不應該成立「過失傷害罪」嗎?再刑法上過失犯的認定是有要件的,必須是(一)具備注意能力、(二)違背客觀注意義務、(三)結果具可避免性、(四)結果與因果歷程是客觀可預見及(五)結果與行為間具因果關係,才可能會成立過失犯(因為尚有阻卻違法事由及責任的判斷)。因此不管是何人的何種行為都必須經過過失犯罪體系的檢驗,才會被認定是過失犯,所以並非醫師有非因故意實施醫療行為造成病患受傷或死亡就一定會成立過失傷害罪或過失致死罪。況且任何人,包括檢察官、法官及社會上各行各業均有可能因業務上行為造成他人受傷或死亡而必須負刑法上過失犯責任,何以可以獨厚醫師呢?很多醫界先進常說檢察官或法官亂起訴或誤判都不用刑事法上的責任,其實這是錯的!首先刑法第124及125條就有枉法裁判罪及濫權追訴罪,再如果一個檢察官或法官以明顯不符證據法則的證據來認定要起訴或判決被告成立殺人罪,因而使被告受死刑宣告並因而執行死刑,那該檢察官或法官仍有可能成立過失致死罪!因為刑法的過失致死罪並沒有限定哪一種「過失」才會成立,只要符合過失犯的判斷體系,任何過失行為都有可能成立過失致死罪!因此醫界先進不必強調因為實施醫療行為本就有一定風險性,所以不應該追究醫師的刑事法上的過失責任,但試問難道機師駕駛飛機沒有一定的風險性嗎?廚師提供餐點沒有一定的風險性嗎?聯結車司機駕駛聯結車沒有一定的風險性嗎?如果該條文修正案第三項通過立法,而沒有同時廢除刑法上的「業務過失傷害」、「業務過失重傷害」及「業務過失致死」等罪的話,那該條文第三項就有因違反平等權而有違憲之情形。因為所有的職業都是平等的,任何立法條文都不應該針對某一職業予以歧視或優惠,不管這職業是醫師、機師、司法官、貨車司機或廚師!
     
        其實醫界先進的目的是要減少醫療訴訟,特別是醫師成為刑事被告的情形。筆者認為醫界先進要先去思考在發生醫療糾紛時,病患或家屬想爭取什麼?以及為何會採取刑事告訴手段?筆者自身的觀察是在醫療糾紛中,病患或家屬的目的多半是想爭取合理的賠償或補償,而採取刑事告訴的目的仍然是為了爭取民事上的和解居多。進一步說,因為我國刑事附帶民事訴訟不用徵收裁判費,所以如果一個醫師因為醫療行為被起訴,那病患或家屬就算請求10億新臺幣的附帶民事損害賠償,也不繳一塊錢的裁判費。這種制度設計讓病患或家屬只要付出極少的成本,就可能獲取極高的賠償金額,所以有可能會「濫訴」。因此與其要採取修正醫療法第82條的作法,不如先去推動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超過一定請求金額就要依造民事訴訟法計算裁判費。再配合建立如同現行針對交通事故的強制責任險機制,讓病患或家屬能儘速取得相當的賠償或補償金,以及修改民事訴訟法關於醫療事件的舉證責任分配規定,強化民眾透過民事訴訟程序解決醫療糾紛的意願。筆者相信只要先從這幾個地方著手改進,我國醫師成為刑事被告的情形定會大幅減少。
     
       此外,造成醫界「五大皆空」情形,與其說是因為醫療訴訟多,不如說是健保給付制度造成不同科別醫師投入心力不同,但能向健保局請領之給付卻差不多的情形有待改善。因此就算修正醫療法第82條,對改善「五大皆空」情形亦幫助有限。

另附帶一提,如果上開醫療法第82條修正案通過,那為麥可傑克森開藥的莫瑞醫師一定很想來台灣行醫,因為這樣他再怎麼給病患開藥都不會遇到我國法院像美國加州法院一樣認定他成立過失致死罪,並判處有期徒刑4年!或許,這條修正案也隱含為台灣引進「優秀」的外國醫師以解決國內醫事人力短缺的目的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