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日 星期二

【大壯小聲說】放開那女孩!


住晶華 竟襲胸強吻工讀女大生
20130402   

中國安利團男團員王德斌對晶華酒店女房務員襲胸,昨遭北檢依強制猥褻罪,以2萬元交保。

【潘姵如、林志青、賴又嘉╱台北報導】
擁有驚人消費力中國安利團,竟有男團員對晶華酒店女房務員襲胸、強吻!一名在晶華酒店當房務員的女大學生,前天幫入住的安利團男團員整理房間時,他竟以手機「微信」故障為由搭訕,趁機將她撲倒在床欲強吻,還猛力熊抱襲胸,晶華同事驚覺不對勁按門鈴察看,女房務員才得以脫身,男子昨依強制猥褻罪嫌,以兩萬元交保,境管六天。

警方調查,安利中國一萬兩千名績優經銷商,每人年營業額逾一百五十萬人民幣(約七百三十六萬元台幣),獲取來台獎勵旅遊資格,分批入住北市W Hotel、晶華酒店等頂級飯店;涉嫌襲胸的男團員王德斌(三十七歲,四川人)因妻子在中國安利擔任經銷商業績優異,因此隨妻子一同來台。

誆微信故障搭訕
而遭王嫌強制猥褻的女房務員(二十二歲)則在北部大學夜間部就讀,白天則在晶華酒店任職,《蘋果》查訪發現,該職務與清潔人員不同,須著白襯衫、黑背心、短裙粉領套裝,而且年齡都在二、三十歲左右,普遍年輕且氣質不凡。
警方指出,當天上午十時許,女房務員至十七樓客房進行清掃,按王嫌客房門鈴詢問:「要清掃嗎?」王嫌表明需要後讓其入內打掃,王嫌見到女房務員身高約一百六十公分,及肩長髮、圓臉可愛,又穿著OL裝扮,突以手機「微信」軟體故障無法使用搭訕,要求協助察看,女房務員輸入自己手機號碼測試無誤歸還。

隨妻遊台竟犯案
不料王嫌卻突從後方將她撲倒在床欲強吻,女房務員被嚇得急忙掙脫,轉至浴室整理毛巾等物欲閃躲,但王嫌又進浴室猛力熊抱她還襲胸;當時,門外一名領班經過,見她進房時間過長,直覺有異,急忙按房鈴,王嫌被鈴聲嚇到,女房務員才趁隙奔出,向領班哭訴並報警。
王嫌到案時,因其妻在場,他原本矢口否認,但其妻離開時,他才坦承曾託女房務員處理手機問題,稍晚移送地檢署時,他又向檢察官說:「我想跟那個女生說抱歉!」

遭境管6天調查
昨午他透過律師曾稚甯發聲明說,女方當時主動拿他手機,輸入聯絡電話與姓名,他僅拍女方肩膀,且她離開時還說:「好,我走囉!」對於被控性騷擾感到訝異。王嫌交保後已入住另一家五星級飯店,境管六天靜候調查。
安利昨則發聲明,「對於人員牽涉騷擾他人的行為,深表遺憾,並向受騷擾的房務員及其家人致歉。」晶華酒店表示,此案已進入司法程序,警方介入調查,不便回應。

【大壯小聲說】


1.雜碎!放開那女孩!(尖叫並伸出手指貌)

2.在前幾天「失敗的調情」一文中,我們有簡單分析了性騷擾行為和猥褻行為的區別,在這篇報導中可知這名中國觀光客對晶華酒店房務員所做的動作包括撲倒在床欲強吻和猛力熊抱襲胸,這些動作很顯然不是趁房務員不備時碰觸,而且是性交以外充滿性意涵的行為,所以屬於猥褻行為。再中國觀光客對房務員有施以強制力,來壓制房務員要掙脫的意志,所以屬於強制行為,因此該名中國觀光客之行為應成立刑法第224條的強制猥褻罪。

3.當然實際情形只有老天知道,但這名中國觀光客的說詞也差異大大了吧!原在檢察官訊問時表示「想對那個女生說抱歉」,後來又透過律師聲明「對被控性騷擾感到訝異」。當然依照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規定「被告之自白,不能作為認定犯罪的唯一證據。」,也就是不能只憑被告認罪或不認罪就去認定被告有無犯罪,必須綜合其他證據作判斷,而且刑事訴訟制度採「無罪推定原則」,也就是除非被告將來被法院認定犯罪,否則都應該推定被告是無罪。只是在實務上,被告如果曾自白犯罪,即使後來翻供,對檢察官或法官而言,其心證還是會先較偏向認定被告有犯罪,不過最後還是會綜合一切事證作出心中符合法律規範的判斷。

4.附帶一提,台灣現在的官方或是媒體很喜歡用「大陸」這一個詞來取代中國,這真的很奇怪,大陸是一個地理學的名詞,就島嶼或半島一樣,用大陸這個詞,是在講南極大陸還是非洲大陸呀?更有甚者,還喜歡用「內地」來稱呼中國,可是台灣的內地明明是南投呀!總之,語言就是一種權力象徵,用何種語言,就代表接受何種權力規範。還有每次報紙或電視都一直以「陸客」一詞來稱呼中國觀光客,每次聽到,都還以為是在講星際大戰裡的Luke Skywalker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