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4日 星期三

【大壯小聲說】還不清的重利


155萬利息195 「永遠還不完」
20130424   

張忠秋(左)、林樞叡放高利貸,差點逼死精品服飾店的女老闆。翻攝畫面
【張芳榮╱台北報導】北市一名精品服飾店老闆娘,陸續向地下錢莊借一百五十五萬元周轉,未料半年來還了一百九十五萬元,歹徒竟稱只是利息錢,恐嚇要到她店裡搗亂,甚至二十四小時電話轟炸催債,她被逼得割腕自殺,獲救後報警:「錢永遠還不完,簡直生不如死!」前天歹徒收款時,她拒絕支付還遭痛罵「沒義氣」,埋伏警方逮捕兩嫌依重利罪嫌法辦。

警方調查,嫌犯張忠秋(四十五歲)、林樞叡(二十三歲)擔任「王先生」地下錢莊業務,平時派林嫌用手機簡訊、LINE等吸引急需用錢民眾上勾,並以理財顧問公司名義拜訪商家搏感情,得知對方急需用錢周轉,再由張嫌出面洽談。

24時電話轟炸逼債
北市一家日韓服飾精品店林姓女老闆(三十三歲),去年十月向嫌犯借一百五十五萬元周轉,迄今還了一百九十五萬元,但嫌犯不肯善罷甘休,她割腕尋死獲救。
林女向警方說,前年她向親友籌資一百萬元開設日韓服飾精品店,起初生意勉強打平,後因附近同行削價競爭致生意受影響,錢莊人員找上她,先借她三十五萬元,只收取一萬元利息,她以為遇到貴人,陸續共借一百五十五萬元,雙方談好利息兩萬元,未料卻成對方提款機。
「錢永遠還不完,簡直生不如死!」林女哭訴說,對方常到店裡索取兩萬元至三萬五千元,她發覺不對詢問借款事宜,反遭恐嚇「要去店裡亂」,迄今還了一百九十五萬元,對方卻告知那僅是利息,還二十四小時電話轟炸,逼得她割腕自殺,所幸朋友發現將她送醫,並鼓勵她報案。

假付款助警方逮人
警方指出,兩嫌不斷打電話向林女催收帳款,前天下午林女同意付款約見面,兩嫌竟提高利息欲收取五萬五千元,林女拒付,兩嫌暴跳如雷當街痛罵林女:「沒義氣!」警方隨即衝上前逮人,林嫌落網喊冤說:「我月薪兩萬元,不知是幫高利貸公司收帳款。」訊後兩嫌被依重利罪嫌送辦。

【大壯小聲說】

  
1.刑法第344條重利罪的規定是「乘他人急迫、輕率或無經驗貸以金錢或其他物品,而取得與原本顯不相當之重利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一千元以下罰金。」依照最高法院的判例要成立重利罪必須是明知他人出於急迫、輕率或無經驗,而利用機會故為貸與,以及就原本利率、時期核算及參酌當地之經濟狀況,較之一般債務之利息,顯有特殊之超額者而言。在實務上,因為民法第205條規定「約定利率,超過週年百分之二十者,債權人對於超過部分之利息,無請求權。」,因此週年利率是否超過百分之二十,就成為判斷是否屬於「與原本顯不相當之重利」的參考基準。
 
2.依林老闆所述借155萬,半年內還了195萬利息錢,這樣算起來週年利率是百分之二百五十二左右,確實是相當高的利率。而林老闆為了維持服飾店的營運,所以向錢莊人員借錢,應可以算是急迫,所以錢莊人員應該會成立重利罪。
 
3.此外錢莊人員在討錢時有向林老闆說「要去店裡亂」,這也可能成立刑法第305條恐嚇罪,甚至是刑法第346條恐嚇取財罪。
 
4.但從這篇報導來看,筆者有些想法。首先為何台灣創業環境如此惡劣,要開服飾店竟然無法從金融機構或政府單位取得融資,我們社會在制度設計上是不是應該讓創業者能多一點機會。再來,本報導中錢莊人員一開始未言明借款利率,之後又以恐嚇方式討利息錢,當然不足取,不過為何民法要有法定最高利率的限制?如果借貸雙方都是出於自己利益的盤算,而達成高額的約定利率約定,有那麼嚴重嗎?例如A現急需一筆100萬元的現金好在當天付款給商品賣家,並估算轉手後可以獲利2倍以上,但因為向金融機構融資還要經過審核,所以時間上來不及,因此向好友B調頭寸,B剛好有這筆現金,也想跟A敲一筆,所以約定借款週年利率百分之五十,而A計算後認為這筆借款還是划算,所以同意這樣的借款條件,那為何B對於超過週年利率百分之二十之部分的利息就無請求權?這真的不甚合理。
 
5.在經濟行為上,國家的各項管制應該愈少愈好,國家只要建立清楚而且公平的遊戲規則,剩下的就不用費心,就交給鄉民自己來玩就好了。筆者認為這樣對國家乃至全體民眾才是最有利的。
 
6.文末,幫林老闆向錢莊人員嗆一聲「義氣能吃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