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17日 星期三

【大壯小聲說】義胞討公義?



遺產稅照課 卻只准自住 後代:土匪
20130418   

馬超彥指著身旁的房屋說:「現在才說房屋是國家的,家人都很無奈。」黃世宏攝
【劉志原、林巧雁╱台北報導】政府六十三年前出資二萬美金,在北市精華路段,建屋安置十三戶新疆義胞及其後代,中國回教協會秘書長馬超彥父親馬恕基獲配一戶,馬家後代將房屋出租,遭國有財產署訴請還屋,台北地院認定此屋已非馬家自住違反契約約定,判還屋且須按月付租金一萬一千餘元。

馬超彥痛批:「這簡直是土匪的行為,考慮上訴!」馬說,從一九五八年開始繳房屋稅,政府還把此屋列為父母遺產追繳遺產稅,半世紀的稅金足夠家人在北市買棟不錯的房,現在才說房屋是國家的,家人都很無奈。

市值一千三百萬
國有財產署指控,行政院在一九五○年撥款二萬美金給新疆省政府,安置當時新疆來台義胞,在台北市溫州街、和平東路口興建十三戶房舍,約定讓義胞無償居住、使用,馬超彥(六十歲)父親也分得一戶,後因拓寬道路該屋僅剩三坪,市值約一千三百餘萬元,目前出租給台隆水電行使用。
國產署認為,馬家未自住還出租,已違當初約定,提告要求還屋,還要求馬超彥支付每月一萬一千元租金,及近五年租金共一百五十萬元。馬超彥主張,政府沒先協商就直接告上法院,裁判費二十餘萬元也要他們付,非常不公平。

國家出資屬借貸
法官認為,此屋是國家出資購建,目的是安頓義胞,屬《民法》「使用借貸」關係,且並無約定期限,義胞的後代可永久自住,但馬家未自住還出租,借貸關係就算結束,馬家應還屋,且須按月付租金一萬一千元。但因國產署無法證明,馬家何時違反自住規定,判馬家免付五年租金。事實上,國產署已全面對十三戶討屋,其中八十歲住戶李奉魁因仍自住,二審日前判他免還屋。國產署表示,尊重法院判決,國產署仍主張應收回馬家房產。


【大壯小聲說】


1.看到這則報導,筆者充滿憤慨!詳情待後述,先從法律觀點來分析。

2.民事訴訟最困難的一點就是要確定「法律關係」為何?確定法律關係之性質後才能繼續思考請求權基礎,進而確認訴訟標的與訴之聲明。從本報導中可知,國有財產署應該是認為將房屋交給義胞是「使用借貸」的法律關係,而且是只供義胞自住使用。

3.先說明一下何謂「使用借貸」?就是將東西無償地給他人使用,像是將筆或車子借給他人,借用人將來也樣將同一枝筆或同一輛車子返還給貸與人。借用之物與返還之物必須具物理上的同一性,就是「使用借貸」和「消費借貸」間最大的不同。

4.回到報導,依民法第467條第2項規定「借用人非經貸與人之同意,不得允許第三人使用借用物。」及民法第472條第2款規定,當借用人未經貸與人同意就將借用物交予他人使用,貸與人可以終止使用借貸契約。所以國有財產署是先以馬義胞未經貸與人即國家同意就將借用之房屋出租予他人使用為由終止「使用借貸契約」。

5.在房屋的使用借貸契約終止後,馬義胞占有該房屋就無法律上原因而形成「無權占有」的狀態,此時房屋所有權人即國家就可以依民法第767條前段規定請求馬義胞返還該房屋。

6.此外,因為馬義胞無權占有該房屋而得享有類似租金之利益,此屬不當得利之情形,所以房屋所有權人即國家亦可以民法第179條規定要求馬義胞返還此種類似租金之利益。而依民法第126條租金的給付請求權消滅時效為5年,所以房屋所有權人向馬義胞主張5年內至返還房屋之日止的租金。

7.筆者認為此一法院判決應屬合法合理,且此事件非屬民事訴訟法第403條所各款應先行調解之紛爭類型,所以馬義胞抗議國家未先協商就告上法院,這樣的抗議以法律觀點來看並無正當性!

8.附帶一提,我們國家有個問題應該要好好解決,就是政府所創造的「階級歧視」!像是「榮民」或「義胞」這類稱謂就是一種對其餘國民的歧視!我國在許多社會政策上很明顯保障具「特定身分」的國民,像是眷村改建條例讓原眷戶可以用相對低廉的價格取得台北市區的不動產,或是榮民的健保費由國家全額負擔,或是公務人員子女可以讀小學開始獲得教育費補助,或是如本報導所提到「義胞」可以無償使用國家興建之房屋等等,這些都是用政策來創立不平等,進而劃分階級!

9.筆者認為社會本就會有階級之分,但應該是因為每個人才智不同所形成的階級,例如Mark Zuckerberg憑藉個人才智和機運從宅男一躍而成世界級富豪。國家不應該也不能用任何政策去創立或強化階級!我們國家目前就非常的糟糕,許多政策就是在創立或強化特定階級!看到今天這篇報導,筆者就想起台灣革命僧證峰法師(俗名林秋梧)所寫過一首詩「菩提一念證三千,省識時潮最上禪,體解如來無畏法,願同弱少鬥強權!」是的,筆者想的就是「體解如來無畏法,願同弱少鬥強權!」特別是在所謂的勞保年金改革方案出爐後,讓廣大的勞工必須多繳少領,且退休權益大幅縮水,更強化筆者心中「願同弱少鬥強權」的意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