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4日 星期三

【大壯小聲說】關鍵的衛生紙


空姐妻捉姦 沒搜到沾精衛生紙
20130425   
【賴又嘉、丁牧群╱台北報導】曾任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副主委的中央大學教授謝定亞,去年底在住處與僅穿內褲的孟姓女性友人共眠,遭擔任空姐的妻子捉姦在床,謝反辱罵妻:「你媽的B,你這個爛女人!」被控通姦及妨害名譽,台北地檢署審酌徵信社沒扣到沾有精液的衛生紙團等直接證據,昨認定不構成通姦,僅依公然侮辱罪將謝男起訴。

謝妻昨說:「兩人衣衫不整睡覺居然不起訴,我只能說很難過。」謝定亞委任律師則回應:「通姦證據本來就不足,不起訴很合理。」中央大學主秘賴景義說:「既然不起訴,校方應不會有後續處分。」

辯不知身旁女沒穿衣
檢方偵辦期間,謝妻曾淚灑法庭,激動控訴謝男(四十八歲)曾在去年八、九月間與孟女同遊峇里島,還曾手牽手現身宜蘭烏石港,去年十二月六日謝男更帶孟女回北市臨沂街套房,隔天凌晨她找徵信社與警員進屋捉姦,當場撞見謝男只穿內衣褲,和上半身赤裸的孟女同床共眠,不料反遭謝男當眾羞辱。
謝男辯稱,與孟女只是好朋友,當天因孟女回國,他請吃飯,孟女喝醉想吐,才請孟女到臥房休息,他看完電視後上床睡覺,不知身旁的孟女上身赤裸,也否認通姦。

「月付五萬仁至義盡」
至於謝、孟同遊宜蘭、印尼,兩人雖坦承確有此事,但都否認逾矩,謝男還說:「每月給妻子五萬元,已仁至義盡。」不滿妻子常懷疑他出軌。
謝男雖希望與妻好聚好散,但因兩人離婚官司仍在進行中,且和解條件談不攏,謝妻拒撤告。
檢方指謝男、孟女深夜同床共宿,關係固然曖昧,但因沒發現保險套及沾有精液的衛生紙團,認定通姦證據不足,今將兩人不起訴。
律師廖芳萱解釋,《刑法》通姦罪的構成要件,須以性器接合為前提,實務上需有沾有精液的衛生紙團等直接證據,才能證明,否則多獲不起訴或判無罪。

 【大壯小聲說】
 
1.刑法第239條通姦罪的構成要件在之前的〈暴衝的賓士車〉一文中已有略述,總之,就是必須是男女性器官接合的性交行為才屬於「通姦」行為,所以不管是男女間口交或肛交等的性交行為均不構成通姦行為。
 
2.此外通姦罪犯罪主體一定是要一男一女,這是屬於「必要共同正犯」的犯罪類型,又如果是男男間或女女間的性行為均不會成立通姦罪。因為通姦罪的保護目的是要維護婚姻,而我國法制上所承認的婚姻只有異性婚,不包含同性婚,因此只有男女間的婚姻外性行為才有可能成立通姦罪。
 
3.在實務上,通姦罪的證明是相當困難的,因為要能夠證明男女有發生性器接合的性行為原本就是件很困難的事。社會上有很多徵信社會標榜專門「抓猴」,但這些徵信社所使用的手法有時卻會成立其他的犯罪,例如用偷拍的方式,有可能會成立妨害秘密罪,強行進入他人屋內可能會成立侵害住居罪,要求男女不准穿上衣服可能會成立強制罪,因此徵信社人員算的上是高風險行業呀!
 
4.讀過本報導,大家一定對謝教授說和孟女是好友,因為孟女想吐才讓孟女去房間休息然後自己上床睡著了,根本不知道孟女友有脫衣服這樣的說詞產生懷疑,但刑事訴訟法明白揭櫫「無罪推定原則」,如果沒有足以形成確信的證據,那必須對謝教授和孟女作出有利的判斷。因為現場沒有保險套或沾有精液的衛生紙團,無法確認謝教授和孟女間有無發生性器接合,只能對謝教授和孟女作有利的判斷,也就是兩人並未發生性關係,如此當然更不會被認為有發生通姦行為。
 
5.但謝教授的空姐妻子仍可依民法第184條以孟女侵害其身為配偶的權利,請求侵權行為的損害賠償。因為民事證明程度較刑事為低,所以民事法官很可能會以孟女和謝教授同床共眠且上身赤裸這樣的情形已侵害空姐妻子的配偶權利為由,認定孟女應賠償空姐妻子。
 
6.話說回來,通姦一定要用刑法處置嗎?還有到底為何要叫「抓猴」呀?猴子明明很可愛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