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日 星期三

【大壯小聲說】好友反目


20130502   

伍男在網路上刊登出租跑車照片。翻攝畫面

【石明啟╱桃園報導】一名伍姓男子花了兩百多萬元購買一部中古保時捷,上網出租,承租人避不出面還車,伍男愛車心切,願花三十萬元贖回,但日前他與陳姓友人一起找車時,反遭友人設局,教唆七名男子將他毒打一頓、搶走三十萬元,警前天逮捕六人依強盜罪嫌送辦,並追緝兩名在逃共犯。
警調查,家住南部伍姓男子(三十三歲),購買保時捷跑車後上網出租,三月初,施姓男子向伍男租車後,談妥租用一天租金一萬元,施男租車後遲不歸還。

不滿「白忙一場」
伍男盼用三十萬元贖回跑車,與陳姓友人(二十一歲,在逃)一同北上處理,友人找了桃園地區陳姓少年兄弟檔等幫忙,三月十四日陳姓友人等人到新北市板橋車站,沒找到租車施男,回桃園後以白忙一場為由,提議強盜伍男。
當天清晨四時,陳姓友人向伍男謊稱找到租車施男,將伍男載到八德市一處埤塘公園,教唆宋學友(十八歲)、饒家睿(十八歲)、陳建峻(十八歲)、陳姓男子、游姓少年、陳姓少年兄弟檔等七人,戴口罩、穿白色內衣毆打伍男,並藉機搶走他身上三十萬元,隨後到一處神壇分贓。
警前天傳喚六人到案,四人坦承受陳姓兄弟檔指使犯案,陳姓兄弟檔也承認為錢鋌而走險,六人訊後依強盜罪嫌送辦,兩名在逃共犯仍追緝中。

【大壯小聲說】
 
1.這篇報導雖然篇幅很短,但很有警世作用,就是交朋友要小心呀!
 
2.先來看租車的部分。根據民法第421條第1項規定,所謂租賃就是「當事人約定,一方以物租與他方使用收益,他方支付租金之契約。」也就是有償的使用他人之物,如是無償使用他人之物就是「使用借貸」。
 
3.現在車主伍男將保時捷租給施男,並約定租金每日一萬元,但從報導中我們無法確定雙方租賃期間是多長?租賃期間在租賃的法律關係中是相當重要的一環,因為承租人只有在租賃期間屆滿後才負將租賃物返還之責任。以本報導事件為例,應該可以推測車主伍男和陳男原先所約定的租賃期間應已屆滿,否則報導中不會出現「遲不歸還」的字眼。但要注意的是,依民法第451條規定「租賃期限屆滿後,承租人仍為租賃物之使用收益,而出租人不即表示反對之意思者,視為以不定期限繼續契約。」也就是如果在原先約定租賃期間屆滿後,陳男繼續使用保時捷,車主伍男沒有即時表明反對,那雙方間就存在關於保時捷的不定期租賃關係。
 
4.因為車子屬於動產,在以動產為租賃標的物的不定期租賃契約,出租人雖然可以隨時表示要終止租約,但必須受到民法第450條第23項之限制,就是要看是否有「有利承租人之習慣」的存在,如有,出租人不是當然能隨時終止租約,而且如要終止也要先通知承租人。在車輛租賃的情形,因為租車人可能隨時都需要用車,所以依照社會交易習慣,不定期租賃關係中,出租人要討回出租車輛應該先告知承租人要終止租約了,讓承租人可以先行規劃將車輛返還後該如何處理暫時無車輛可用的問題。
 
5.不過從報導中,我們實在看不出車主伍男和施男間究竟是屬於定期或不定期租賃關係,因此並無法確定車主伍男是在租賃契約屆滿或尚未終止的狀態下要討回車輛。
 
6.但之後車主伍男居然要以30萬元贖回保時捷,看到這裡我們就應該要眉頭一皺,知道事情並不單純,怎麼會出租人要討回租賃物還要付錢?相信這其中必有隱情,只是從報導中無法得知。
 
7.再來看後來發生的刑事案件,車主伍男原先找來幫忙的陳姓友人,後來居然和其他七人一起搶走車主伍男的30萬元。因為陳姓友人等八人是以毆打車主伍男的方式取走30萬元,因此屬於強盜行為應該沒有疑問,而這八人應該也具有強盜故意和不法所有意圖,所以這八人確實應該成立強盜罪之共同正犯,而且符合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4款之「結夥三人以上而犯之」的情形,應該是成立最輕本刑為7年有期徒刑的刑法第330條第1項加重強盜罪,並屬共同正犯。
 
8.要注意犯強盜罪的八人中有三位少年,依照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之規定,已成年的陳姓友人因為是教唆並共同和少年犯罪,所以要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也就是原本加重強盜罪最輕刑度是7年有期徒刑,但此時陳姓友人的最輕刑度就變成106月有期徒刑。
 
9.一篇短短的報導卻涉及許多法律層面,可知要確切適用法律真不是件簡單的事。總之,再提醒一次大家一次,交朋友要小心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