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2日 星期日

【大壯小聲說】人倫悲歌


「我幫她解脫」 只喝雨水 氣若游絲
20130513   

周男勒斃妻子後躲在這座橋下(箭頭處),4天來只喝雨水未進食。翁清雅攝

【王煌忠、陳世河╱台中報導】又見人倫悲劇,一名周姓男子不忍結褵三十多年妻子癲癇纏身,加上自己長期照護病妻罹患憂鬱症,上周四徒手勒死發病的妻子,並拿小刀割腕自殘後,躺在陸橋下四天等死。警方昨天找到周男,他氣若游絲地表示:「我幫太太解脫了,卻愧對自己的小孩。」警員也不禁鼻酸。

警方上周四下午四時許接獲一名婦人報案,指婆婆萬姓婦人(六十歲)陳屍一樓客廳,隔天檢警相驗,發現死者脖子上有一道勒痕,而其夫周姓男子(六十一歲)案發當天中午就不知去向,令警方起疑。

行兇後躲車內割腕
警方前天晚上在科園路與科園二路口發現周男駕駛的計程車,車內有血跡,但不見周男蹤影。
昨上午十時許,警方再度動員十多名警力搜尋,發現周男躺在科園三路陸橋下的水泥墩平台,警詢問周男:「有沒有殺你太太?」周男細聲回答:「人是我殺的!」供稱上周四因妻子癲癇發作,不忍她如此痛苦決心讓她「解脫」,就徒手將妻子勒斃。
周男告訴警方,行兇後他駕車離家四處遊蕩,車子沒油便棄置路旁,拿小鋸刀在左右手腕共劃下三刀企圖輕生,然後躲在陸橋下,四天沒進食,只喝雨水。周男經送醫包紮後,傷勢無礙。

兒子:他是好父親
警方表示,周男落網後情緒平靜,但見到來探視的兒子和媳婦忍不住激動落淚,並向兒子致歉,兒子沒有怨恨與苛責,不斷對警方表示:「他真的是好父親、好丈夫。」周男供稱,有帶妻子就醫並服藥,但只要噪音、壓力大,妻子又會癲癇發作,訊後依殺人罪嫌移送法辦。
彰化基督教醫院神經內科主治醫師巫錫霖表示,癲癇是因腦部不正常放電引起,原因包括睡眠不足、連續閃光不斷刺激、突然驚嚇等。署立豐原醫院神經內科主治醫師黃紫英說,癲癇可用藥物控制,沒發作時和正常人一樣生活,但不應駕車、攀爬高處,以防發病時釀成意外,家屬也要避免讓患者獨處。

建議申請居家照護
社會局長王秀燕表示,周家非弱勢家庭,仍將派員前往了解並提供必要協助。他提醒,若家人患病卻乏人照顧,可前往區公所或社會局申請居家照護、喘息服務。
律師廖于清表示,周男觸犯殺人罪,可能面對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將來必須提出自己罹患憂鬱症,以及犯案動機是不忍妻子飽受癲癇折磨的證明,才可望獲得減輕刑期。

【大壯小聲說】

1.周男殺害妻子涉嫌刑法第271條第1項殺人罪並無疑問,但建議承辦檢警應該釐清周男妻子有無告知周男要周男幫她解脫,如果有的話,周男有可能是成立刑法第275條第1項的受其囑託或得其承諾而殺人的加工自殺罪,甚至如果周男有和妻子約好要一起共赴黃泉,那周男有可能還可依刑法第275條第3項免除其刑。

2.但即使周男是被認定成立刑法第271條第1項殺人罪,因為周男患有憂鬱症,還是考量周男有無刑法第19條第12項「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不能辨識或顯著減低其行為違法或欠缺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而可免除或減輕刑事責任的情形。即使認定周男勒斃妻子時精神狀態完全正常,也可考量刑法第57條所列各款事由,判斷該給予周男何種刑度。如果認定該給予周男最低刑度,但因為殺人罪最低刑度是10年有期徒刑,如仍認為過重,也可依刑法第59條認周男情堪憫恕予以減輕其刑。
 
3.照顧慢性或重症病患是件非常辛苦的事,如果病患是自己的親人,每天看著親人一點一滴邁向死亡,箇中煎熬更是難以言表。周男勒斃妻子的行為固然有違法律,但相信周男心中的壓力一定不足為外人道。
 
4.說到這裡,筆者認為建立社區長照制度和托嬰制度是件很重要的事。因為照顧嬰幼兒和需要長期照護者對任何一個家庭來說都是個很沈重的責任,政府應該建立一個完善的體制,讓眾多家庭能減輕負擔。況且當有完善的托嬰和長照制度,具勞動能力的青壯年人口就能充分地進入職場,對國家產業發展也很有幫助。
 
5.不過我國目前的社會福利制度真的該好好檢討,因為我國目前的社會福利資源過度集中在具特定背景的群體身上,包括公務人員子女教育費補助、眷村改建條例和榮民健保費補助等都是很明顯照顧特定群體。而且目前制度上常常是以職業別作為領取補助的基準,而非家戶收入別,這往往讓國家資源幫助不到真正需要幫助的人或家庭。
 
6.筆者出身勞工家庭,求學期間就很感慨一件事,就是筆者自小到大均需繳交全額學雜費,但筆者有的同學父或母是國營事業員工或公務員,結果他(她)門家庭收入比筆者家庭高,但學雜費卻只要繳筆者的一半。這種制度設計根本就是在剝奪勞工家庭子女的受教權,而且對特定職業有所優惠而有違平等權。
 
7.對於本件報導的事件,不能只以個案看待,該去思考的是國家整體財政資源的分配規劃,以及如何建立公平且有效率的社會福利制度。
 
8.另報導中有醫師建議癲癇患者不應駕車,此可參考之前的〈要命的癲癇〉一文。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