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1日 星期二

【大壯小聲說】 變調的婚姻


老公劈小三 已給千萬補償 劈小四判免賠
20130521   

【劉志原、丁牧群╱台北報導】七旬王姓男子二十二年前外遇,為安撫妻子,他同意給一千萬元及每月三萬五千元生活費,並簽下「互不干擾私生活」合約,豈料六年後王男又外遇,這次他把生活費加碼到五萬元,王妻撤告後,轉向小四求償一百五十萬元,台北地院認為王妻與丈夫的合約,等同同意丈夫外遇,無權求償判她敗訴。

王妻家人表示:「她只有小學學歷,不懂法律,簽約只想維持家的完整及生活,沒離婚的勇氣,對於是否上訴,會再與律師研究。」小四廖女則聯絡不上。

雙方不得在外過夜
現年七十三歲的王妻指控,丈夫(現七十五歲)原是建築大亨,一九九一年丈夫外遇,當時她為維護家庭和諧不願離婚,遂與丈夫簽下「互不干擾私生活」合約,約定「甲方王男,願意以一千萬元給予乙方黃婦,甲方每月一日付乙方三萬五千元,甲乙雙方互不干擾私生活。」王妻在合約中還加註,彼此不得在外過夜。
豈料一九九七年間,王男另與廖女(現六十歲)同居上床,廖女還稱王男「老公」,期間王男與廖女一度分手,王男返家與妻子同住,但二○○七年間兩人又復合,王男還將妻子趕出主臥房,並以三字經罵她,王妻認為,自己精神受極大痛苦,遂於二○○九年間提告兩人通姦並訴請離婚。

簽約竟派女兒見證
但這次王男又把每月生活費加碼成五萬元,換取妻子撤告,並再次簽署「雙方同意互不干擾對方私生活,並拋棄其餘請求權」合約。王妻心軟又撤告也撤回離婚,但撤告後,丈夫又未履行回家過夜的約定,因此決定另向小四廖女求償精神慰撫金一百五十萬元。
廖女坦承,一九九七年間與王男相識,當時王男生病又與妻子分居,因此由她照料,兩人雖同床共眠,但僅是朋友未發生性行為,且王妻有精神病已逾二十年,與她無關。
法官傳喚幫夫妻倆寫合約書的女兒出庭,女兒證稱,當初父母因顧慮有兒女,不願離婚才簽合約,女兒強調「互不干擾私生活」,是指父母交異性朋友或同居,對方都不能管,且簽約後父母就分居。

律師:違善良風俗
法官認為,兩人在一九九一年及二○○九年間,兩度簽定「互不干擾私生活」合約,可認定王妻已給丈夫男女親密交往的自由,且新合約未提及要回家過夜,顯見王妻已放棄維持婚姻生活的形式,無權再針對丈夫是否與廖女外遇要求賠償,因此判黃婦敗訴。全案仍可上訴。
但有律師提不同見解,律師陳恆寬就說:「夫妻簽的互不干擾私生活契約,明顯牴觸善良風俗,應屬無效,不能視為妻子宥恕、縱容丈夫外遇而判免賠。」

【大壯小聲說】

1.先看丈夫王男和妻子黃婦間的法律關係。在刑事責任上,王男外遇可能涉及刑法第239條通姦罪嫌,通姦罪屬告訴乃論之罪,但依刑法第245條第2項,縱有通姦行為,但經配偶縱容或宥恕者,配偶即不得再提出告訴。妻子黃婦在1991年和2009年因發現丈夫王男外遇而和王男簽訂「互不干擾私生活」的契約,這應該可以認定黃婦同意王男可以外遇,因此屬於有縱容或宥恕之情形,黃婦即不得再對王男提出通姦罪之告訴。
 
2.此外,雖然民法第1052條第2款明訂「與配偶以外之人合意性交」為請求判決離婚事由之一,但依民法第1053條規定,如果「有請求權之一方,於事前同意或事後宥恕」,即不得請求離婚。妻子黃婦既已縱容或宥恕王男外遇,即不得再以此為由請求判決離婚。
 
3.至於妻子黃婦對小四廖女依實務見解也不可提出刑法第239條後段相姦罪的告訴。因為黃婦既已對王男為縱容或宥恕,自不得對王男提出通姦罪告訴,基於告訴不可分之原則,黃婦對於共犯的廖女也不可再提出告訴(可參照最高法院 91.08.15. 九十一年度臺非字第207號刑事判決)。不過這樣的見解和刑事訴訟法第239條規定有點不合,刑事訴訟法第239條規定「告訴乃論之罪,對於共犯之一人告訴或撤回告訴者,其效力及於其他共犯。但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條之罪,對於配偶撤回告訴者,其效力不及於相姦人。」該條前段也是在講告訴不可分原則,但後段就是特別說在通姦罪和相姦罪無告訴不可分原則之適用。依刑事訴訟法第239條但書規定,假設無縱容或宥恕之情形,黃婦先對王男和廖女提出通姦罪和相姦罪告訴,後來對王男撤告,但其對廖女所提告訴還是合法;不過本件因黃婦有縱容或宥恕王男,因此依照實務見解,黃婦不但不可以告王男通姦,也不可以告廖女相姦。明明兩種情形差不多,廖女的命運卻大不相同,這真是太奇怪了!
 
4.關於黃婦依照民法第195條第3項準用同條第1項之規定向廖女請求精神慰撫金之賠償,法院判黃婦敗訴。筆者認為最主要的理由就是因為法官認為黃婦的配偶身分法益沒有被侵害!黃婦既然都和王男約定「互不干擾私生活」,當然就是同意王男可以外遇,也就是放棄自身配偶身分的權益,所以王男就算真的和廖女有外遇,王男和廖女兩人根本就不會侵害到黃婦基於配偶身分所得享有之權益,既然無侵害,當然就無賠償。而且精神慰撫金是在賠償精神上的痛苦,黃婦既已同意王男外遇,後來王男真有外遇,也很難說黃婦精神有何痛苦可言。
 
5.而夫妻間簽訂「互不干擾私生活」的契約,算不算有背於善良風俗,應依民法第72條規定而屬無效?筆者認為並未有背於善良風俗,因為民法或刑法對與配偶以外之人為性行為均有「配偶縱容或宥恕」的規定,這表示在整體法秩序是認同每個有婚姻關係的人可以同意配偶和他人發生性關係的,而要判斷有無違背善良風俗,也要從整理法秩序的觀點來看。
 
6.況且,黃婦既然都可以原諒王男,那又為何不能放過廖女呢?能當夫妻是很難得的緣分,真的不容易呀!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