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3日 星期四

【大壯小聲說】膠帶遇上船型襪


稱保護脆弱腳踝 多數學生照穿
20130524   


【蔡智銘、林建鋒╱台中報導】時下青少年流行穿船型襪,不過台中市龍津國中不但明令禁止,如果被訓導主任抓到違規,還會罰學生把襪頭拉高、拿透明膠帶黏住腳踝上方,被學生投訴管教過當。該校訓導主任否認罰黏襪子,卻自爆曾罰捲褲管的學生以膠帶黏褲管。中市教育局表示「學生只要不是奇裝異服,其實不用太在意。」

龍津國中學生投訴,學校規定襪子高度不能低於腳踝,如果被發現,訓導主任陳成達會拿透明膠帶,要求學生黏住襪頭及小腿,把襪子固定在腳踝上方,「膠帶黏腳實在很不舒服,而且很難看。」陳成達回應說:「禁止學生穿船型襪,是為了保護脆弱的腳踝,但只會要求更換,從未以膠帶黏腳,也不可能天天盯著學生的襪子。」

「主任沒看到就撕」
《蘋果》連續2天到校察看,發現近半數學生不鳥校方規定,都穿低於腳踝的船型襪。一名國二陳姓女同學說:「確實有同學被主任罰襪頭黏膠帶,主任沒看到時,撕掉就好。」
不少女學生主動秀出她們的船型襪,國三王姓女學生說:「船型襪就是流行、好看、舒服,全校半數女生都穿。」也有女學生說:「船型襪配休閒鞋比較好看,不懂為何學校要禁止,不過大家還是照穿不誤。」《蘋果》調查,台中許多學校都規範學生不得穿船型襪,但沒有嚴格檢查及處罰。

教育局:不用在意
中市教育局主祕鍾愛華說,學生的服裝儀容,教育局希望學校和學生討論訂出規範,少數學生喜歡標新立異,還是以勸導為主,「其實年輕人喜歡趕流行,只要不是奇裝異服,不用太在意。」
人本教育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痛批,老師懲罰服儀不合格學生,只是想展現他們的威權,「難道學生穿船型襪、捲褲管,會讓他們變壞嗎?老師恐懼學生展現自我,結果只會造成更多對立,是負面教育。」

曾雅妮也是愛好者
事實上,知名高爾夫選手曾雅妮也是船型襪的愛好者;在夜市賣襪子的陳小姐說:「船型襪這23年很受歡迎,大概有7成女生都會買船型襪穿,價格依品牌及材質及是否有防滑設計,從4100元到1200300元都有。」
專業批發、製造襪子的台南市伍洋國際公司經理吳延村說,船型襪是「外型像船的襪子」,因高度在腳踝附近,又稱「踝襪」,問世超過10年,出現原因和鞋子高低統的設計有關,船型襪因穿上鞋子後幾乎看不見,能凸顯女性小腿線條,兼具時尚及創意,受年輕族群歡迎,襪頭還有越來越低的趨勢。

【大壯小聲說】


1.假設陳姓國中訓導主任真的有拿膠帶去黏穿船型襪,又假設陳姓國中訓導主任有強力要求穿船型襪的學生一定要黏膠帶,像是不管學生意見如何,直接就拿膠帶黏去,這樣的情形就是以強制力妨害學生穿船型襪的權利,就可能會涉及刑法第304條第1項強制罪。
 
2.不過從報導中無法確定陳姓國中訓導主任有無用膠帶黏學生的船型襪,但陳姓國訓導主任自承有用膠帶黏學生的褲管,這樣的情形和前述用膠帶黏船型襪可能涉及強制罪的情形是類似的。
 
3.簡之,即使是國中生,他(她)們決定如何衣著的自由權利仍然是不可侵犯的。學校有校規規定要穿制服,學生同意入學就表示同意上學時穿著制服,但學生入學並不代表放棄決定上學時所有衣著的選擇權利。因此學生既然決要穿船型襪,那就是他(她)們的自由選擇,只要不影響他人的權利,基本上就可自由為之,這位陳姓國中訓導主任也真的是管太多了!
 
4.尤其是禁止學生穿船型襪的理由是「要保護脆弱腳踝」,這真是太好笑了!從刑法第275條第1項和第282條等關於加工自殺或加工重傷害等規定,可以推論出個人對是否要「傷害」自己的身體法益是有決定權的!就算穿船型襪會造成腳踝受傷,那也是選擇穿船型襪的學生自我決定的權利。況且穿船型襪真的會造成腳踝受傷嗎?那曾雅妮不是每次打高爾夫球比賽都受傷了?
 
5.從這篇報導就可以看出我國學校教育根本不會著重在「尊重」的一層面,反而都是「管制」,難道學校老師或主任或校長就可以對學生「包山包海」地管嗎?這也是我們從小教育中沒有融入真正的憲法精神。憲法講什麼?不是那幾條條文就叫憲法,憲法只講兩件事,就是「國家權力分立」和「基本權利保護」,而且為何國家權力要分立,目的也是在要保護基本權利,所以重點在保護基本權利!讓每個國民從小就知道自己身為一個人,有哪些基本權利以及當基本權利受侵害時該如何救濟?這才是學校法治教育該著重的方向。
 
8.既然說到國家權力分立和基本權利保障,就一定請大家注意智慧財產局目前要提案修正著作權法,讓行政部門可以直接要求國內各ISP業者封鎖特定網站,當然目前是講要針對設在國外的播放未授權影片的網站,但憑什麼智慧財產局可以決定我們能不能接收到未授權影片的網路資訊呢?今天封鎖國外未授權影片網站,明天被封鎖的就可能是「謠言指揮部」的PTT,最後我國就像西邊的中國一樣,所接受的資訊都是被篩選過的,那台灣的言論自由就真的要崩盤了!
 
9.在之前的「火紅便當文」一文,筆者就已提到目前台灣政府正一點一滴在侵蝕言論自由,智慧財產局的修法動作就又是一個明證。台灣好不容易得來的言論自由,不能就這樣在大家漠不關心下一點一滴消逝,台灣也未必還能有第二個鄭南榕用勇氣和生命為國人打開箝制言論自由的枷鎖,因此在此時此刻,大家更應睜大眼睛盯著政府的一舉一動。
 
10.一說到這裡,還是忍不住要向鄭南榕致敬!就以此短文再度向鄭南榕致敬!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