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30日 星期四

【大壯小聲說】 迷樣的過肩摔

證人遺書揭被逼說謊 法官:難證明
20130531   


【蔣永佑、突發中心╱台北報導】新北市金山分局警員陳敏和十二年前疑失手摔死醉漢,四年前證人曾德榮自殺留遺書指遭陳逼作偽證,誣陷在場三名民眾,陳員因此被依教唆偽證等罪起訴。但士林地院昨以全案缺乏陳員教唆偽證的證據,判他無罪。全案可上訴。

陳敏和(四十四歲)昨休假未上班,同事轉述他的心情很無奈,不想再談論此事,檢方則說,收到判決再研究是否上訴。而曾德榮的家屬昨聯繫不上,不知回應。

發酒瘋遭過肩摔
檢方起訴指出,二○○一年十月十日,死者陳李樺喝醉在新北市石門漁港與賣草仔粿的邱清逢(已歿)發生扭打,一旁麵線攤販曾德榮、黃小玲夫婦出面架開雙方。
陳敏和獲報到場欲將陳李樺帶回派出所,他卻在途中發酒瘋遭陳敏和過肩摔,致頭部撞上水泥護欄不治。事後陳敏和為脫罪,威脅曾姓夫婦作偽證,誣陷後來趕到的邱清逢兒子邱進益(已歿)及友人曾榮圳拉著死者讓邱清逢毆打致死,三人因此纏訟多年都判有罪。

以死明志留遺書
直到四年前高院更審時,曾德榮自殺留下遺書告訴法官:「邱清逢是無辜的」、「這個員警太可惡了,人是他打死的,還叫我說謊!」最後還寫「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今天我以死明志。曾德榮絕筆」,高院因此改判邱等三人無罪定讞。邱清逢除告發陳敏和才是真兇,並因房屋遭死者家屬拍賣及名譽受損求償,法院去年判陳員須賠三百九十七萬餘元。
但士院刑事庭認為,曾德榮擺攤處與指稱死者被摔處距離九十五公尺,應看不到雙方衝突過程,且曾男遺書中自陳,有關死者遭過肩摔是聽邱清逢所說,非親眼目睹。

與多人肢體衝突
法醫也稱,死者頭部並無遭過肩摔應有的頭皮出血、顱骨骨折等外傷,且當時死者酒醉並接連與多人肢體衝突,可能在內外雙重影響下腦出血,難以認定致命一擊是何人所為。
至於教唆部分,因曾姓夫婦偵審時均供稱,陳員僅在案發時找他們作筆錄,之後未再與他們聯絡,故認定缺乏教唆偽證事證。

【大壯小聲說】

1.在本件中,法院是因現有證據無法形成對被告成立教唆偽證罪的毫無合理懷疑的確信,所以判決被告陳姓警員無罪。從報導中可知當初檢察官起訴陳姓警員教唆偽證罪的最主要的證據就是曾姓證人的遺書。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這就是傳聞中的「傳聞法則」!也就是原則上傳聞是不可以當作證據的。曾姓證人的遺書因為是「被告以外之人在審判外的書面陳述」,所以依傳聞法則,原則上是不可以作為證據,也就是欠缺「證據能力」。但關於「傳聞法則」最重要的是「例外情形」,也就是在何種情況下傳聞可以當作證據,而具證據能力。
 
3.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到第159條之5就是在規定哪些情形下傳聞可以當作證據,其中和本件報導有關的就是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1款,該規定是說如果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中已死亡,其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經證明具有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實之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曾姓證人在本件陳姓警員涉嫌教唆偽證罪案件審理中已身亡,但其留下的遺書此一書面陳述應該是被告發人邱清逢在偵查中交予警方,可以算是在警方調查中所為的陳述,而曾姓證人遺書中特別強調自己所說是真實,因此可以算是有可信之特別情況,又此遺書上之陳述對證明陳姓員警是否有教唆偽證犯行是必要的,因此該遺書雖屬傳聞,但可例外有證據能力而成為審理中的證據。
 
4.不過「證據能力」和「證明力」是兩回事,證據能力是指做為證據的資格,證明力則是指證據的可信性。從報導中可以知道法院雖然認該遺書有證據能力,但因為遺書中有提到「曾姓男子是聽說陳姓警員對死者過肩摔」,所以法院是認為遺書上關於陳姓警員有過肩摔的陳述,並非自殺的曾姓證人親眼目睹,而是輾轉聽聞,所以才認為遺書陳述內容證明力不足。再加上其他事證,包括法醫解剖報告和當初曾姓證人夫婦的筆錄內容都未能強力佐證陳姓警員有教唆偽證之犯行,因此才判決陳姓警員無罪。
 
5.話說回來,高等法院在審理邱清逢等三人一案中,相信曾姓證人遺書內容為真,所以判決邱清逢等三人所涉傷害致死罪(推論應該是涉嫌此罪)無罪;另外民事法院也相信遺書內容為真,所以判決陳姓警員因侵害邱清逢之名譽權和房屋所有權,所以要賠償。那為何在本件教唆偽證一案,法院又認遺書內容證明力不足而判決陳姓警員無罪?難道「自由心證」真的很自由嗎?
 
6.不是啦!首先民事案件的證明程度要求較低,所以只要民事法院法官認為證據有很高可能性是真的,就可以相信該證據來做判決。再來,高等法院是審理「邱清逢等三人涉嫌傷害致死的案件」,因為該遺書內容,讓高院法官無法對邱清逢等三人涉嫌傷害致死罪形成「毫無合理懷疑的確信」,自然就要判邱清逢等三人無罪。而本件法院是審理「陳姓警員涉嫌教唆偽證案件」,因為該遺書內容有提到曾姓證人是聽說陳姓警員有過肩摔,所以依該遺書內容也無法對陳姓警員涉嫌教唆偽證形成「毫無合理懷疑的確信」,自然就要判陳姓警員無罪。
 
7.講到這裡,大家一定頭都昏了。簡單一句話,就是民刑事案件對證據證明力要求高低不同,而同樣一封遺書內容卻讓法院對邱清逢等三人所涉過失致死案件和陳姓警員所教唆偽證案件均無法形成有罪之確信。
 
8.陳姓警員到底當天有無使出過肩摔,只有他自己和老天爺最清楚了。而人間的法律極限就到這裡了,剩下的就交給不可知的力量去處理吧!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