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6日 星期一

【大壯小聲說】萬金買鄰


檢罕見以強制罪緩起訴 1年內勿再犯
20130507   



【蔣永佑╱台北報導】家住北市內湖某公寓的男子陳榮清,認為樓上陳姓女鄰居常深夜發出聲響吵他,他為了還擊每天凌晨刻意敲擊自家天花板,吵得鄰居無法入眠,時間長達兩年七個月。鄰居不堪其擾,錄音蒐證提告,士林地檢署日前罕見依強制罪緩起訴陳男,並要求他一年內不得再騷擾鄰居,否則將撤銷緩起訴另行起訴。

陳姓女鄰居提告後,已將房子賣掉搬離,至於騷擾鄰居的陳榮清,因聯繫不上不知其回應。律師廖芳萱說,過去噪音擾鄰常以民事損害賠償訴訟居多,提出刑事告訴很少見,但近年來法院認定已放寬,日前就有製造噪音擾鄰被高院判刑的案例,依規定強制罪可處三年以下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

按門鈴對講機騷擾
檢方調查,住四樓的陳榮清(四十八歲),因認為五樓陳姓女鄰居常在半夜製造噪音,竟自二○○九年十月到去年五月底,在深夜或凌晨時分連續以長棍等不明物體,猛力敲擊自家住處天花板,使五樓鄰居地板發出噪音,甚至跑去按鄰居門鈴及對講機騷擾。
陳女一家人被吵到無法睡覺,錄音蒐證,陸續錄得陳男超過十晚製造噪音的證據,憤而報警提告。

妨害他人安寧睡眠
檢方開庭時,陳榮清坦承:「我就是不爽要報復,是他們(指鄰居)先吵的!」但他卻提不出證據;陳女則說,提告是希望對方別再製造噪音,強調「基於保障接手的新屋主,希望檢察官能要求他(指陳男)不會再犯。」
檢方認為,擁有不受干擾之睡眠,屬一般人得正當合理行使的權利,人們若欠缺適當睡眠,將引發許多後遺症,陳榮清擾鄰行為已觸犯妨害他人安寧睡眠的權利,因此依強制罪嫌對陳男做出緩起訴處分,條件是一年內不得再騷擾樓上鄰居,否則將撤銷緩起訴,另行起訴。

【大壯小聲說】

1.噪音大概是台灣社會上鄰居間常發生的糾紛之一,但發出噪音就該成立刑法第304條第1項強制罪嗎?
 
2.刑法第304條第1項強制罪之規定是「以強暴、脅迫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其客觀構成要件包括「強暴或脅迫行為」及「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從報導中陳姓男子是凌晨用長棍敲擊天花板,干擾樓上鄰居睡眠,這樣的行為雖不足取,但根本就不屬於「強暴或脅迫行為」!強暴行為指的是施以「強制的暴力行為」,使被害人意志決定自由受到扭曲,陳姓男子並未用長棍毆打鄰居使鄰居無法睡覺,所以算不上是強制的暴力行為;而脅迫行為是以未來的惡害通知,讓被害人意志受影響,陳姓男子的行為更算不上是脅迫行為。
 
3.但不成立強制罪不代表陳姓男子沒有法律責任,因為陳姓男子的行為很顯然屬於故意以背於善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樓上鄰居,因此應該成立民法第184條第1項後段的侵權行為。另社會秩序維護法第72條第3款規定製造噪音或深夜喧嘩,妨害公眾安寧者,警察機關可處以新臺幣六千元以下罰鍰。這些都是陳姓男子可能涉及的法律責任。
 
4.本件的承辦檢察官認定陳姓男子成立強制罪,筆者認為此一認定與強制罪構成要件不符,且有違「刑法謙抑性」的思想,刑法應該是最嚴厲的強制規範,不可以輕易動用,況且本件中陳姓男子並非沒有其他法律責任,何必一定要用強制罪來處理。
 
5.不過從承辦檢察官是選擇以緩起訴方式結案,筆者大概可以推測出檢察官是為了讓陳姓男子同意和解,才會告知陳姓男子其刑為應成立強制罪,但願意給其機會。緩起訴處分規定在刑事訴訟法第253條之1至第253條之3,簡單說就是雖然認定行為人之行為成立犯罪,但在符合一定條件下給予行為人機會,暫時不起訴此一犯罪,只要緩起訴期間過了,緩起訴處分未被撤銷,此一行為就確定不會被起訴。
 
6.在實務上檢察官很常運用緩起訴處分,因為不但能有效促使告訴人和被告雙方和解,也能讓被告有自新機會,筆者認為在本件中,檢察官就是這樣地思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