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1日 星期二

【大壯小聲說】傲嬌的感謝


20130522   


【劉昌松、丁牧群╱台北報導】牙醫歌手陳璟鋒4年前趁女友吃安眠藥睡著,拿按摩棒性侵得逞,但陳否認犯行,還在法庭上嘲諷「感謝她(指女友)讓我成長很多,因此遇到我現在的最愛」等語,被害人當庭痛哭,1周後跳樓身亡,高院痛批陳犯後態度惡劣,昨依乘機性交罪重判他56月徒刑。

家屬痛批判太輕
陳璟鋒昨透過律師表示:「不能接受判決,一定上訴,很遺憾女方輕生,但絕無性侵她。」被害人的姊姊說:「判太輕!我妹妹自殺後,陳想跟我家人和解,卻擺出『不就是賠償,我有的是錢』傲慢態度。」
陳璟鋒(37歲)曾以藝名「陳以生」出過1張專輯,目前在北市遠來牙醫診所執業,6年前他透過網路認識當時就讀大學的被害人,隨後開始交往。
判決指出,2009118日凌晨,陳男趁被害人吃安眠藥入睡後性侵她,還為追求快感用按摩棒插入被害人尿道,因用力過猛,按摩棒前段竟斷在女友體內。
被害人痛醒後發現下體流血,陳卻隱瞞犯行,被害人就醫才發現按摩棒留在體內開刀取出,事後陳男還多次上網公布被害人姓名、身體隱私等特徵,導致被害人飽受精神折磨,在社工建議下曾畫出「女人受傷的下體」等圖,顯示她痛苦的心境。

諷「讓我遇最愛」
陳男一審僅被判刑3年半,但去年12月高院最後1次開庭時,陳男譏諷被害人:「感謝她讓我成長很多,因此遇到我現在的最愛,生養了2個小孩。」被害人當庭痛哭,社工和律師安撫無效,1周後被害人在校園跳樓身亡。
高院認定被害人遭性侵到跳樓自殺時隔3年以上,無法證明陳觸犯最輕徒刑10年的強制性交使人羞憤自殺罪,但被害人確因陳的言語刺激才選擇終結生命,加重改判陳56月徒刑,本案可上訴。

【大壯小聲說】

1.乘機性交和強制性交的差別就在於前者是被害人「不知抗拒」,後者是被害人「不能抗拒」。陳姓牙醫在本件被害人服用安眠藥入睡後,對被害人為性交之行為,如果不是陳姓牙醫一開始就打算要先用藥劑讓被害人陷入昏迷之後再性交,所以拿安眠藥給被害人服用,而是陳姓牙醫見被害人服用安眠藥後昏睡才起意性交的話,那陳姓牙醫確實應該僅涉嫌刑法第225條第1項乘機性交罪。

2.陳姓牙醫用按摩棒插入被害人尿道,這樣的行為並不屬於刑法概念上的「性交」行為。在刑法第10條第5項有明訂「稱性交者,謂非基於正當目的所為之下列性侵入行為:一、以性器進入他人之性器、肛門或口腔,或使之接合之行為。二、以性器以外之其他身體部位或器物進入他人之性器、肛門,或使之接合之行為。」
所以用任何身體部位或器物插入他人的「尿道」,並不屬於性交行為,但有可能會被認為是具性意涵的「猥褻」行為,而且這樣的行為通常也會造成他人身體傷害,所以會是「傷害」行為。

3.陳姓牙醫在開庭時向被害人「致謝」,一週後被害人跳樓自殺身亡。因為刑法第226條第2項「因而致被害人羞忿自殺或意圖自殺而致重傷者,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之規定,是以強制性交或乘機性交等行為和被害人自殺間有因果關係,而在開庭後一週被害人自殺的結果和當初陳姓牙醫乘機性交之行為間,很難去證明有何「相當因果關係」,或是用客觀歸責理論去看,也難以認為有「客觀歸責」,所以法院認定陳姓牙醫不成立刑法第226條第2項之罪,應該是妥適的。
 
4.但根據報導,高等法院是因陳姓牙醫開庭「嘲諷」感謝被害人,認定被害人犯後態度不佳才重判有期徒刑56月。筆者有點懷疑,因為從報導內容來看,陳姓牙醫開庭時說「感謝她讓我成長很多,因此遇到我現在的最愛,生養了2個小孩。」這樣的話有何嘲諷意味?筆者認為高院是因為陳姓牙醫自始均否認犯行,還多次上網公開被害人資訊,後來有沒有和被害人和解等情形,才認為陳姓牙醫犯後態度不佳,因而改判較第一審為重之刑度。
 
5.整理一下這篇報導內容關於法律規定的誤解:一、按摩棒插入尿道不是性交行為!二、不管是強制性交或乘機性交,甚至強制猥褻等犯行,如果導致被害人羞忿自殺,均有可能成立刑法第226條第2項之罪。況且法院既認定陳姓牙醫是乘機性交,記者為何後來是寫「強制性交使人羞憤自殺罪」(而且法條是寫『羞忿』唷!),這不是很奇怪嗎?
 
6.不過根據筆者不負責調查,確實有人認為陳姓牙醫在法庭時所說的感謝是屬於「嘲諷」性質,非常糟糕。但筆者很納悶一句感謝怎會被認為是「嘲諷」?大家意下如何?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