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7日 星期二

【大壯小聲說】軍人禁酒令


酒測0.25毫克 2罐啤酒恐超標
20130508   

立院昨三讀修法,軍人酒駕致人於死,最重處十年有期徒刑。圖為軍人酒駕造成死亡車禍。資料照片

【何哲欣、王烱華╱台北報導】二十一萬現役軍人注意,酒駕刑責更嚴苛了!立法院昨三讀通過《陸海空軍刑法》修正案,明定酒駕標準,只要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達每公升零點二五毫克,或血液酒精濃度逾百分之零點零五,就算酒駕,最重兩年有期徒刑;若酒駕致人於死,最重十年有期徒刑。藍委謝國樑提醒,修法後標準嚴苛,「喝兩、三罐啤酒就可能超標,酒後絕對不開車!

為嚇阻酒駕,行政院提案修《刑法》與《陸海空軍刑法》,提高酒駕刑度。昨立法院僅先三讀通過《陸海空軍刑法》修正案,至於約束一般民眾酒駕的《刑法》修正草案,另涉及肇事逃逸問題,朝野還須協商。

致人重傷最高七年
政院送到立院審議的《陸海空軍刑法》修正草案,酒駕標準原是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達每公升零點五五毫克,或血液酒精濃度逾百分之零點一一,立院昨三讀內容更為嚴苛。
新法並提高酒駕肇事刑度,致人於死,刑度從現行一到七年有期徒刑,提高為三到十年有期徒刑,致人重傷,從現行六個月到五年有期徒刑,提高為一到七年有期徒刑;即使未肇事,也要處兩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三十萬元以下罰金。

營隊貼酒駕即失業
軍人講究紀律,仍頻傳酒駕,國防部最新酒駕統計,去年一月至今年三月底,現役軍人酒駕經軍事法院判決有罪確定者一百九十八件,平均每月超過十三人。國防部軍事發言人羅紹和說,為禁止軍人酒駕,國防部製作單元劇、錄製反酒駕光碟,並要求各級營區設置大型警語看板,還會跟家屬聯繫及電話驗證。
國防部官員指酒駕遭判決有罪即記大過汰除,去年至今年三月底即有一百九十八人遭汰除,對國軍人力影響相當大,各級部隊營門口都會張貼「酒駕即失業」、「酒駕即死亡」的標語;也曾要求官兵行進間,呼「喝酒是狗熊」、「酒駕即失業」口號,希望降低官兵酒駕。

「不拿生涯開玩笑」
陸軍洪姓軍官說,國軍對酒駕的懲處相當嚴,如今立院又通過這麼嚴格的酒駕標準,「我應該不會拿軍旅生涯開玩笑!」
依警政署試算公式,七十公斤成人,約喝五十六c.c.純酒精即超標,換算後約喝酒精濃度百分之五的啤酒一千一百二十c.c.,或酒精濃度百分之五十八的高粱九十六點五c.c.

【大壯小聲說】
 
1.先講講當兵的回憶,筆者是在1998年入伍服役,後來以海軍陸戰隊少尉預官的身份退伍,服役單位是位於美麗西子灣旁的高雄左營海軍軍區。根據筆者的不負責觀察評論,軍官聚會一定都會喝酒,而且是大喝特喝,筆者當年就有過以一擋十,結果回到寢室還是不支而抓兔子的經驗。不過筆者觀察當時參加聚會的軍官,多半會另行搭車離去,印象中沒有人酒駕。一聊到當兵的回憶,筆者就想起麥帥的一段話「給我一百萬美元要買我當兵的回憶,我不願意;給我一百萬美元要我再入伍一次,我也不願意!」
 
2.回到正題!先來談陸海空軍刑法此次的修正。筆者認為提高酒駕致人死傷的刑度是可取的,但從立法論來看,為何軍人身分會成為一個加重條件?軍人酒駕致人死傷很可惡,但非軍人酒駕致人死傷就不可惡嗎?可見「軍人身份」這個加重處罰要件一點意義都沒有嘛!
 
3.試問軍人休假時飲酒後駕車,這樣行為的不法內涵和非軍人飲酒後駕車有何不同?那為何要適用不同的刑法規範?甚至軍人著軍服飲酒後駕車,這樣行為有比非軍人飲酒後駕車來的嚴重嗎?難道用空泛的「有損國軍形象」就可以強化其不法內涵嗎?那這樣是不是也要針對老師酒駕的行為加重處罰?是不是也要對公務員酒駕的行為加重處罰?是不是也要對立委的酒駕行為加重處罰?
 
4.刑法規範要有嚴謹的邏輯性,添加太多無意義的要件反而紊亂整個刑法體系,陸海空軍刑法此次的修法內容就完全是不知道意義何在?
 
5.從這報導衍生出一個筆者長久以來在思考的問題,就是軍事檢察署和軍事法院到底有何存在意義?筆者並不是說會去當軍事檢察官或軍法官的人素質較差,而是認為難道普通法院及檢察署不能處理涉及軍人犯罪的案件嗎?這只是當被告身份為軍人時,就依照軍事審判法和陸海空軍刑法進行偵查或審理即可,為何還要大費周章設立軍事檢察署和軍事法院?而且軍事檢察署和軍事法院隸屬在國防部下,這不是把三權分立的憲法原則給搞亂了?
 
6.再說軍中是講階級的,假設軍事法院審理某案件,組成合議庭的三位軍法官軍階分別是少尉、上尉和中校,然後在合議庭評議時,中校的意見和其他兩位完全不一致,那到底該聽誰的?所以筆者認為應該只有在戰爭時的前線才要設立非常設的軍事檢察署或軍事法院,如果是在平時或戰時的非前線地區,根本不需要軍事檢察署和軍事法院!
 
7.再談一下酒駕的議題。筆者在擔任檢察官時也處理過很多酒駕的案件,當然也遇過酒駕致人死傷的案件。當時筆者就在想,如果一個人知道喝酒可能會造成判斷力下降,但卻在喝酒後駕駛動力車輛到馬路上,難道不是具有傷害或殺人的不確定故意嗎?如果之後該人真的因為酒駕行為而造成他人死亡,就直接用刑法第271條第1項殺人罪論處就好了!筆者有和幾位同儕聊過這樣的想法,很多人也贊同這樣的意見,但也說用如同現行法的「加重結果犯」設計能避免很多調查證據的困難。
 
8.不過筆者還是認為以社會大眾普遍都知道汽車或機車駕駛不當會造成他人死傷,也都知道飲酒會造成駕駛汽車或機車的能力下降,那當一個人飲酒到某種程度後卻仍駕駛汽車或機車到馬路上,難道不是具有殺人或傷害的不確定故意嗎?而且如果我們對酒駕造成他人死亡的行為是直接用殺人罪來論處,那對遏止酒駕行為是否能有更大的幫助?
 
9.附帶一提,關於「不確定故意」的概念,可以參考之前的〈毒奶三步倒〉一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