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9日 星期四

【大壯小聲說】 龜裂的白色巨塔


「傲慢」還怪患者沒回診
20130510   

王母拿出兒子到亞東醫院的看診紀錄,控訴醫師誤診。孫友廉攝

【黃哲民、林媛玲╱新北報導】新北市亞東醫院泌尿科醫師鍾旭東、陳沛輝,三年前先後為右側睪丸疼痛的王姓男子看診,均斷定王男睪丸發炎,僅給消炎止痛藥,王男隔年卻被查出罹患睪丸癌,不僅切除右睪丸,癌細胞還移轉成淋巴癌與肺癌,王男罹癌想留精,精子卻已無活動力而不成,新北地檢署昨依業務過失重傷害罪起訴兩人。

二十九歲的王男是家中長子,資訊工程系畢業,原有女友,生病後已失聯,但他沒想挽回,因為「不想耽誤人家」。王男說,當初切除右睪丸前,曾要求保存精子,卻發現「精子幾乎不會動」,只好作罷。他昨感嘆,若鍾、陳兩醫師當初能進一步檢查,「就算仍是癌症,至少可早期發現早期治療」,他認為醫師「有疏忽就該負責」。

彩色人生變黑白
王父說,當他看到兒子被切除的右睪丸腫如豬腰子時,當場落淚,他大罵兩醫師:「傲慢!可惡!」害兒子彩色人生變黑白,他至今不敢問兒子能不能人道,亞東醫院只肯賠二十萬元,他無法接受。
亞東醫院昨指王男求診時的症狀是典型副睪丸發炎,不僅劇烈疼痛,細菌培養也呈陽性發炎反應,而副睪丸發炎療程為六周至八周,王男經治療已無疼痛,之後未再回診,九個月後才因頸部腫塊而查出睪丸癌,不應認定兩醫師有疏失。

只給消炎止痛藥
起訴指出,王男二○一○年八月因右側睪丸腫脹劇痛,到亞東醫院向泌尿科主治醫師鍾旭東(三十七歲)求診,鍾男僅第一次門診為王男做尿液檢查,之後七周內的五次門診,均認定王男是睪丸發炎,只給消炎與止痛藥,未安排王男抽血或接受其他檢測。
王男見未好轉,改找同院泌尿科主任醫師陳沛輝(六十歲)看診,王男擔心可能罹患睪丸癌,自行蒐集資料請教醫師,但陳男要王男「別想太多」,改給王男注射治療睪丸炎與慢性前列腺炎的抗生素與止痛藥,並叫王男在家熱敷緩解疼痛,之後王男未再回診。

2醫遭檢方起訴
前年九月,王男左頸出現腫塊,到台北慈濟醫院檢查,赫然查出罹患淋巴癌與肺癌,而癌細胞原發位置就是右側睪丸癌第三期,緊急做「根治性睪丸切除術」,切除整顆右睪丸並化療至今,王男委託律師廖克明控告兩醫師涉業務過失重傷害。
但鍾、陳都堅稱:「我沒錯!」反指王男沒回診所致。但醫審會鑑定指兩醫師沒注意王男不斷反映睪丸疼痛,未及時安排影像或血液腫瘤標記檢查,查明病因,嚴重違反醫療常規,檢方依可判三年以下的業務過失重傷害罪起訴。

【檢方認定醫師疏失理由】
鍾旭東
◎王男連續求診7周,卻僅為王男做1次尿液檢查
7周共為王男看診5次,每次均開給相同的消炎藥與止痛藥
◎明知王男求診期間不斷反映右側睪丸疼痛,卻未積極安排影像及血液腫瘤標記檢查,以查明病因

陳沛輝
◎明知王男已向鍾旭東求診5次未好轉,卻未安排王男接受血液與影像檢測
◎面對王男主動詢問是否罹患睪丸癌,仍堅持診斷為睪丸發炎
◎開給王男肌肉注射抗生素與止痛藥,並加重藥量舒緩疼痛,以致延遲發現真正病況並正確治療

資料來源:起訴書

【大壯小聲說】

1.先直接從法律觀點切入。本報導事件是醫療糾紛案件中很常見的醫療效果不如預期而引發的糾紛案件。根據筆者自身的經驗以及觀察,病患或家屬在接受醫療但效果不佳,甚至有可能有誤診情形時,多半會先向醫療院所和醫師表達不滿,如果醫療院所和醫師的回應讓病患或家屬不甚滿意時,病患或家屬幾乎就會向地檢署提出告訴。

2.檢察官受理此類醫療糾紛案件,會先調閱病患相關病歷,再傳喚雙方詢問,瞭解雙方對醫療過程爭議何在,並詢問雙方有無和解意願。檢察官多半會勸諭雙方嘗試和解,如果有達成和解,那如果醫師涉及的是屬於告訴乃論之罪的業務過失傷害或重傷害等罪,就可以因為病患或家屬撤回告訴而不起訴,即使醫師涉及的是非告訴乃論的過失致死罪,如有和病患或家屬達成和解,也多半可以獲得緩起訴處分,那整件案子就不會進入法院的審理程序。

3.但是如果雙方無法和解,或清楚表達沒有和解意願,那檢察官多半就會將病患的病歷及相關資料送衛生署醫事審議委員會審議,並等審議結果出來後再決定如何結案。雖然檢察官可以不受審議意見的拘束,但在實務上,審議意見對檢察官最後決定要不要起訴涉案醫師有很大的影響力。

4.如果檢察官認為醫師犯罪嫌疑不足,給予不起訴處分,病患或家屬多半會向高檢署聲請再議;如果檢察官認為醫師有相當犯罪嫌疑而起訴醫師,案件就會進入法院進行審理程序。

5.其實在醫療糾紛案件,最困難的就是「因果關係」的判斷,因為即使醫師真的有疏忽或不符醫療常規的行為,也無法直接認定這樣的行為和最後病患的受傷或死亡結果間有因果關係。

6.在本件報導的事件,檢察官應該是參考醫審會的審議意見,認定如果這兩位醫師有注意王男的情況,就應該安排進一步檢查,這樣可能就不致於讓王男必須切除一側睪丸,而且還造成精蟲活動力不足 。因此這兩位醫師這種不符醫療常規的作法不但有過失而且和王男所受的重傷害結果間有因果關係,所以才起訴兩位醫師。

7.但必須直言,雖然這兩位醫師目前被起訴,不過法院審理的結果未必就會認定兩位醫師有罪,因為有罪的心證必須達到「毫無合理懷疑的確信」。如同前述,醫療糾紛案件最難判斷的就是有無因果關係,只要法院對這點無法形成確信,那就只能認定兩位醫師的行為和王男受重傷害結果無因果關係,而認定兩位醫師無罪。

8.國內醫界這幾年一直想推動「醫療行為除罪化」或「醫療行為刑責合理化」的運動,但坦白說這樣的主張很難被社會接受,而且為何台灣社會會普遍在遇到醫療糾紛時先採取刑事告訴手段,可以參考筆者之前對於醫療法第82條修正案評論一文。

9.台灣醫界目前面臨的許多問題,並非全然歸咎於醫師會被刑事追訴即可,更多層面是需要將健保制度作全盤的修正,尤其是先去釐清健保究竟是社會福利或是保險?如果不先清楚的定位,那當然只會一直製造問題。

10.日本作家山崎豐子所寫的「白色巨塔」這部小說,雖然是幾十年前的著作,但今日讀來仍然深覺切中當今醫界的諸多問題,在此特別推薦給大家。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