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9日 星期四

【大壯輕鬆說】救人如救火

房客吞藥自殺 獲報救人被擋// 消防救護員 告W飯店


台北市消防局(圖左)日前獲報,兩百公尺外的W Hotel(圖右,中間隔著一棟興建中大樓)有女房客吞藥自殺,救護員火速趕到,欲搭電梯上樓救人,卻被安全人員攔住。 (記者姚岳宏攝)

〔記者姚岳宏、林嘉琪/台北報導〕這可能是國內首見案例,消防隊救護員告觀光大飯店「妨害公務」!

以護隱私為由 阻止上樓

台北市消防局一一九日前獲報,指忠孝東路五段的W Hotel有女房客吞藥自殺,救護員火速趕到,推擔架車欲搭電梯上樓救人,卻被安全人員攔住,表示「為了其他客人隱私」要求在樓下等,這一等竟等了八分鐘,女房客被推下來時,昏迷指數只剩三,兩位救護員趕緊將她送醫後,向信義分局三張犁派出所報案,指控W Hotel「妨害公務」。

上月廿七日傍晚有男子報警,指朋友李女欲自殺,警方鎖定基地台位置,查出她在阪急百貨及W Hotel一帶,警先赴阪急尋人,並同步通知W Hotel查看,後者發現李女在房內昏睡,身旁有多顆不明藥物,於是報案。

2分鐘趕到 被拖8分鐘

台北市消防局樓下的信義分隊,距W Hotel僅兩百公尺,救護車不到兩分鐘就趕到,在樓下卻不得其門而入,兩位消防隊員一再表明,必須上樓執行救護,但安全人員卻不答應;八分多鐘後,飯店才用輪椅推著李女下樓,見她垂著頭、昏迷不醒,救護員傻眼,檢查確認雖有呼吸心跳,但昏迷指數僅有三,急送北醫再轉榮總急救,幸運救回一命。

女客昏迷指數3 幸救回

搜救的警察當時也趕到場,要上樓查看,被W Hotel拒絕,只由安全人員口述房中狀況,李女的兄長趕到,也被擋下;據指出,若非李女獲救,將無人知曉房內發生何事;聽說救護員提告,警員私下說:「連我都想辦他們妨害公務!」其他消防員獲悉,指業者以飯店聲譽為優先考量,病患生死顯然是第二考量,若擋救護車的「中指蕭」令社會唾棄,則飯店這種行為又該怎麼評價?

執勤的柏姓、張姓救護員說明,報警提告是要讓飯店知道「這種危及人命的做法不對」!

該轄區警、消人員說,這不是W Hotel第一次阻攔救護,日前有客人不適,救護員也被擋在門外;而飯店曾發生房客的鑽戒「在房內不見了」,警方索取房務員資料,飯店也一再拖延,警、消抱怨,他們都嚐過這家大飯店的排頭。

飯店:先檢查 非不配合

W Hotel公關經理陳祖平昨說,飯店不是不配合,而是先由內部醫護人員、安全人員檢查女房客,以維護客人隱私和安全;至於鑽戒事件,當時是花時間在調閱監視影像,並非拖延不配合。面對警、消抱怨,飯店未來將全力配合。


【大壯輕鬆說】

救護員告W飯店 「房客自殺阻救援」

1. 救人竟被擋,除告飯店妨礙公務,執行公務之消防救護人員也應檢討是否有缺失。

2. W飯店是否妨礙公務,不是本文之重點。本文將討論執行公務之救護人員,難道飯店人員阻擋,就要乖乖的任其阻擋,毫無任何公權力可行使嗎?難道沒有執法之依據嗎?試問,如果這個案例是有人報案W飯店某房間失火,執行公務之消防弟兄絕不會到現場後,遭飯店人員阻擋,同意其先行滅火,如果無法撲滅火勢,再由消防弟兄進入處理,社會輿論也絕不容許消防弟兄這麼做。

3. 其實救護人員是有執法之依據的,依行政執行法第36條之規定,行政機關為阻止犯罪、危害之發生或避免急迫危險,而有即時處置之必要時,得為即時強制。即時強制之方法包括「對於住宅建築物或其他處所之進入」。

4. 本案救護人員應為隸屬消防體系之救護人員,該消防體系屬行政機關應無疑,接獲報案有人自殺,應屬有危害之發生或避免急迫危險,亦有避免危險發生而有即時處置之必要,故可以行使即時強制對該處所進入之必要。而非任由飯店人員阻擋而不知所措。本案慶幸的是房客獲救無大礙,如果不幸死亡,除飯店外,公務機關難保不會有行政責任。故本案救護人員應大膽的排除飯店人員之阻擋,在不違反比例原則之情況下,進入房間救援。




撰文:副所長 黃惠民代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