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3日 星期一

【大壯小聲說】 修法?羞法?

《會計法》搶三讀 法條竟然漏字
20130604   



【綜合報導】立法院為教授修法除罪可能白忙一場?上周五三讀通過的《會計法》修正案,地方民代特別費與教授研究費將可一併除罪,但法務部昨會商修法條文後,認為新法僅適用大專院校「職員」而非「教師」,也就是說,原可除罪的台大創傷醫學部主任柯文哲仍難除罪。柯文哲說:「弄到這樣,最後可能只有顏清標會過關吧!」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說,教授可包含在法條中的「其他相關人員」內,若法務部仍有疑慮,就請政院自行覆議。

立院三讀的《會計法》第九十九條之一修正案有關學者除罪部分條文為:「中華民國一百零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以前各大專院校職員、學術研究機構研究人員支用政府機關補助之研究計劃費,其報支、經辦、核銷、支用及其他相關人員之財務責任均視為解除,不追究其行政及民事責任;如涉刑事責任者,不罰。但已報支不符法令之相關費用,應予繳回。」

教職員變「職員」
法務部指出,修法恐有四項疏漏,最嚴重的就是,條文中僅寫大專院校「職員」,但依《大學法》等法律命令,職員不含教授、副教授等教師;至於同法條「學術研究機構」,根據《學術研究機構設立辦法》規定,是指「國立研究院及公私立大學研究所以外的學術研究機構」,不含大專院校。法務部已將意見呈報政院商議如何善後。
立院人士透露,原提案條文是「教職員」,可能因急於處理又要兼顧保密,才一時疏忽,讓條文漏了「教」字,若不善後,若司法認定排除教授除罪,恐引發學界反撲。

行政單位應解釋
但柯建銘說,教授可包含在法條中「其他相關人員」內,若法務部有疑慮,修正條文是政院修改後版本,請政院提覆議。台聯黨團總召林世嘉說,教授部分可涵蓋在「學術研究機構研究人員」或「其他相關人員」中,只要行政單位解釋清楚,可一體適用,應無須提覆議。
政院官員指,若法務部認為條文有爭議,將由法務部、教育部、人事行政總處對「適用對象」進一步討論,若確認有窒礙難行,政院會和立院協商處理。
綠委陳其邁說,《會計法》修法確有疏漏、粗糙,呼籲政院覆議,若不覆議,黨團應提復議。

10天內可提覆議
依《憲法》規定,政院對立院三讀法案認為窒礙難行,經總統核可,在法案送達政院十天內,移請立院覆議。因立院休會,若政院提覆議案,立院要在七天內舉行臨時會審查。此外,依「立法院議事規則」,復議只能由原贊同此案或未曾發言反對此案的立委,在法案三讀後的下次院會散會前提出,經出席委員過半同意即可。

《會計法》修法4大疏漏
1.新法明訂「……各大專院校職員、學術研究機人員……;如涉刑事責任者,不罰。」其中「職員」依法不包括教師,疑因倉促修法,誤將「教職員」記載為「職員」
2.修法僅針對政府補助的經費,若涉案研究計劃同時接受政府及民間補助,將出現教授A公款免責,A民間補助反觸法的荒謬結果
3.新法明令已報支不符法令的費用「應予繳回」,但既然不追究民刑事及行政責任,將無執行名義可要求涉案人繳回挪用公款
4.同一條文規定民代特別費無條件除罪,而學術研究員公款私用卻不得免責,恐違反《憲法》法律平等原則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大壯小聲說】


1.台灣的國會將來真是該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因為這麼明顯表現出人類可以不知恥到什麼境界的組織,一定要留下來供後世子孫好好觀摩一下。
 
2.2011518日會計法第99條之1已經修正過一次,免除20061231日前各行政機關特別費報支、經辦、核銷、支用及其他相關人員的行政、民事和刑事責任。今年2013531日又來一次,免除20121231日前各級民代和大專院校及研究機構等特費或研究經費報支、經辦、核銷、支用及其他相關人員的行政、民事和刑事責任。這種本質上是因人設事的立法竟然能接連通過,筆者只能說這樣的國會真是令人憤慨。
 
3.關於這種特別費或研究經費的報帳及核銷等事項,該去思考的是要如何能充分發揮這些錢的效用,又能兼顧處理帳務的方便性。現行規定強調要用單據報帳且一定要名實相符,這樣的做法是不是反而讓首長或研究者綁手綁腳,無法做事?如果是,該去檢討的是整個經費報支核銷的流程,而不是用一個概括的立法就當作問題不存在了。現在免除20121231日之前各級民代和研究者的各項責任那210121231日之後呢?如果不從制度面整個檢討規劃那這一的問題還是會出現,難道就要每個幾年就修改一次會計法來免除相關人的責任嗎?
 
4.而且這次的修法,很明顯是為了某位中部海線的民代,因為這位民代好幾年前起就一直遊說國會修改法條,讓自己所涉刑事責任能免除。這些教授和研究者只是沾個光而已,而且還因為條文字的問題搞不好還一堆教授繼續被辦呢?很多事是愈否認愈可疑,參與此次修法的幾個國會主要政黨領袖愈否認此次修法是針對特定人士,那就表示絕對是為了特定人士才修法。
 
5.筆者前一陣子有處理一件大學教授因為研究經費報支而被調查局約談的案件,在該案中,該教授很明顯為了研究而要購買物品但委由助理報帳時,助理為了避免核銷經時被刁難,所以請廠商改以其他品項開立發票。筆者認為這種情形該教授和助理均應該不涉任何犯罪,因為根本欠缺任何違法性,詳細的論證就不多談了。
 
6.而前述某中部海線民代所涉之案件,是去酒店消費後,將消費金額拆成幾部分然後要用議會給議長的特別費核銷,筆者當然不是認為這樣就一定涉及犯罪,可是這跟為研究購買必須物品的情形也差異太大了吧。
 
7.筆者認為真正重要的是去建立合理的首長特別費或是研究經費的報支及核銷制度,如果只是像這樣透過修法來免除相關人責任的方式,絕對不是長久之計。
 
8.不過修改會計法第99條之1,是否只是免除相關人就「機費報支及核銷」所涉的各項責任,而並未免除相關人所涉圖利或貪污之責任,其實還是有討論空間。但筆者想反正國會就擺明是要這樣搞了,再多的討論也都只是紙上談兵而已。這就是學法律的人侷限所在,因為再怎麼討論法律,都比不上立法者的一句話。
 
9.來到文末,要提醒大家今天是「六四事件」的24週年紀念日,除悼念在「六四事件」死傷的中國人民外,也期盼中國能早日能早日出現真正的民主體制。當然也更期盼台灣的民主體制能更趨完善,一個成熟的公民社會能在台灣生根發芽茁壯。願天佑台灣海峽兩岸的台灣和中國都能走向民主和繁榮的大道。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