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0日 星期一

【大壯小聲說】 燃燒的慶生會

浪漫太過火 情侶遭求償3.7
20130611   

【潘姵如╱台北報導】浪漫過頭反釀禍!北市一名女子為替男友慶生,委請廠商到薇閣汽車旅館布置,在浴缸旁用蠟燭排成「LOVE」字樣,還灑上玫瑰花瓣耍浪漫,未料蠟燭點燃卻引發小火災,將要價5萬多元的電動按摩浴缸側沿燒出大塊焦黑、凹陷,事後情侶雖主動向業者「自首」並承諾修復,但連修3次都無法恢復原狀,引來業者不滿提告毀損並求償3.7萬元。

薇閣汽車旅館大直館客務主任劉昌彥昨表示,住房規定中已要求客人勿在房間內使用明火,避免發生危險,但礙於服務業立場實在難以管控,「這是開館以來發生最嚴重的毀損。」他指出,曾有客人帶走房內物品當紀念,「最扯的還曾遇過搬電視、床墊,但浴缸被燒成這樣,還是第一次!」

排列僅距3公分
薇閣人員指,該對情侶以伍姓男子名義訂房,指定入住有旋轉木馬擺飾的「異想樂園」房型,一晚要價4200元,該對情侶在上月18日入住前,其王姓女友告知館方為替男友慶祝30歲生日,委託設計廠商布置會場,要求入住前先入內布置,當晚8時許設計廠商人員進出兩次,布置完10分鐘後,該對情侶便登記入住。
但半小時後,王女突致電櫃檯表示:「浴缸被蠟燭火焰熏黑啦!」入房察看才知,王女委託的設計廠商,將數10個紅色小蠟燭座排成LOVE字樣,還在蠟燭及浴缸周遭撒滿玫瑰花瓣,看來非常浪漫,但由於蠟燭排列得太緊密,距離浴缸也僅3公分,導致將蠟燭點燃後,引發小火災,把浴缸測沿燒出一大塊焦黑。

道歉修補仍掉漆
館方人員說,浴缸有部分嚴重凹陷龜裂,呈現焦炭色,「強化纖維做的浴缸被燒到起毛邊,估計應該燒了一段時間。」該對情侶當下頻頻致歉並承諾修復,館方見兩人很有誠意,當時不忍掃興,還為他們更換房間,但事發後王女與設計廠商連續3次到薇閣修繕浴缸,不過疑似採用補土後噴漆方式,導致清潔人員刷洗時便出現掉漆。

沒共識業者提告
「浴缸屬亮面烤漆,實在無法達成修復的標準。」館方遂要求釀禍情侶負擔3.7萬元的浴缸修繕費用與部分營業損失,目前雙方仍未達成共識,只好將相關事證呈交轄區警方,控告情侶檔毀損。

【大壯小聲說】
 
1.這布置廠商真是太有才了!居然可以布置到讓旅館的浴缸被燒焦。
 
2.旅館是將房間交予他人使用,並收取費用,所以旅客和旅館間應該屬於「租賃契約關係」。當初是以伍姓男友的名義訂房,所以「租賃契約」是存在於伍姓男友和旅館間,後來是王姓女友去找布置廠商,因為王姓女友可以說是伍姓男友同意使用租賃物之人,所以依民法第433條,王姓女友找布置廠商造成租賃的房間受損,伍姓男友還是要負損害賠償責任。
 
3.至於王姓女友和旅館間雖然沒有契約關係,但其找布置廠商造成旅館間受損,王姓女友對旅館還是要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對旅館負過失侵權行為的損害賠償責任。
 
4.而始作俑者的布置廠商和旅館間也無契約關係,所以也是要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對旅館負過失的侵權行為的損害賠償責任。因為布置廠商才是肇禍的主因,所以如果是王姓女友先賠償旅館,之後可以依其和布置廠商間的承攬契約向布置廠商請求給付不完全的損害賠償。
 
5.如果是伍姓男友先全部賠償,其也可依類似「不當得利」的法律關係向王姓女友請求返還賠償款項的利益後王姓女友再依契約關係去向布置廠商求償。當然如果是布置廠商就全部賠償給旅館,這樣就等於旅館損害已獲填補,而且是由最終該負責的人來填補,那這樣旅館就不可以再向伍姓男友或王姓女友請求賠償。
 
6.民事上的債之法律關係多半是「相對性」的,也就是債務只存在特定人間,所以處理民事上債之關係,就要先去確認債之關係是存在哪些人間,而且至屬於哪一種債之關係?是契約、不當得利、侵權行為或無因管理所發生之債都要先確定下來,才能一一去推演誰對誰有何請求權。
 
7.布置廠商的人員或王姓女友或伍姓男友應該對會造成旅館浴缸被燒焦的損害無預見可能性,所以應均無毀損故意,因此應均無涉刑法第354條毀損罪嫌。旅館就算控告布置廠商人員或王姓女友或伍姓男友毀損罪,目的應該也是要取得民事賠償,也就是俗稱的「以刑逼民」。
 
8.沒想到小小根的蠟燭可以搞到大家雞飛狗跳,一根蠟燭不起眼,十根蠟燭就可以讓浴缸燒焦引發這麼大的糾紛,所以「團結力量大」不是說假的。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