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6日 星期日

【大壯小聲說】 毒龍潭之巧克力奶

20130617   


【曾雪蒨╱台中報導】台中一名二十三歲的粉領族,上月初高燒掛急診,到院時已呈現敗血症休克,檢查發現乳房嚴重感染發炎,緊急清創從雙乳引流近一千西西血水,醫護驚呼:「簡直就是兩攤毒龍潭(意即惡水)!」醫師事後才知,女患者為求男友歡心,想從B罩杯升級至C,採自體脂肪移植隆乳感染,現在至少要休養半年才能重建雙峰。

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整形外科主任張家寧說,當時急診醫師幫她抽血檢查,發現白血球指數高達兩萬多(成人正常值約四千至一萬),表示體內嚴重發炎感染,雙乳像產婦脹奶般腫大,尤其右側乳房特別腫,追問得知她四月初進行自體脂肪隆乳,研判可能植入不當造成乳房感染發炎。

想給男友神祕禮
院方立即為她安排手術,手術刀一劃下去,胸內發炎太久的血塊與血水,就像濃稠的巧克力奶般流出來,光右乳引流超過六百西西,左乳也引流三百多西西。
女子術後透露,她胸部原本是B罩杯,去年陷入熱戀,男友雖嘴巴說不在意身材,但她發現走在路上,男友眼睛仍會瞄那些胸部豐滿的辣妹,決定今年七夕情人節前隆乳,「給他一個special的情人節禮物!」
女子表示,醫美診所醫師建議她從腹部抽脂、再打入胸部,既塑身又可隆乳,手術後疼痛,她還以為是正常反應,如今隆乳失敗,原本的乳房部分組織被清除,至少要半年後才能重建雙峰,還好體貼的男友日夜守護。
張家寧說,自體脂肪隆乳是抽取腹部或大腿的脂肪隆乳,國內目前並未對自體脂肪隆乳有太多規範,只建議盡量用在乳房重建,或一次植入一百西西以下的脂肪,避免脂肪因無法被身體吸收鈣化,導致與乳癌在斷層掃描的影像幾乎一樣,萬一罹患乳癌可能影響治療。

紅腫熱痛應就醫
彰化基督教醫院乳房外科主任吳嘉隆說,自體脂肪隆乳的針頭管徑較大,注射自體脂肪時如消毒不當恐致乳房感染,提醒「自體脂肪隆乳後如出現紅腫熱痛,伴隨高燒不退,可能就是乳房發炎,應立即就醫」。
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醫美中心主任吳肇毅表示,因自體脂肪隆乳感染送到中國附醫善後,乳房需清創或重建者,近一年來即有五例,其中一例已進入司法途徑,呼籲隆乳要找有信譽的醫師術前評估,選擇適合的隆乳方式。

【大壯小聲說】

1.筆者讀過一篇新聞報導賞,上面說在台北市大安區就有超過400家的醫美診所,看來醫學美容已經成為現今社會非常普遍的服務,但伴隨而來就是由此而生的糾紛也愈來愈多。

2.回到此篇報導,該粉領族的雙乳已出現發炎症狀,必須清創,可認其身體已受到傷害結果,但這並不代表可以直接推論執刀醫師一定成立刑法第284條第1項前段的過失傷害罪,因為任何可能涉及刑事犯罪的行為都必須經過犯罪理論的檢驗才能判斷是否真成立犯罪。

3.以本報導事件為例,執刀醫師為粉領族隆乳的行為和粉領族後來所受傷害在客觀上間具因果關係。再執刀醫師對自體脂肪隆乳可能會造成乳房發炎的情形應有預見可能性,但可能無法預見這位粉領族一定就會出現這樣的的情形,所以執刀醫師在主觀上對後來粉領族所受傷害結果有過失。

4.但從刑法第275條加工自殺罪和第282條加工重傷害罪等規定可以反面推論出人對自身是否要被傷害是有決定權的,也就是說每個人可以自己或同意他人在其身上劃一刀造成流血的傷害結果,這樣自己本身獲經同意而動刀的人都不會成立刑法的傷害罪。所以執刀醫師在手術前如果有充分告知可能會出現乳房發炎的傷害情況,這位粉領族仍同意執刀醫師動刀,那就算後來真的發生乳房發炎的傷害結果,執刀醫師也可以主張「得被害人承諾」而阻卻違法。

5.簡單說,執刀醫師在本件中應可主張「得被害人承諾」而阻卻違法,故不成立刑法第2841項前段之過失傷害罪。

6.但筆者要強調,並非所有醫師對病患所作所為均只涉及「過失犯罪」,極端的例子是荷蘭已通過「合法的安樂死之相關法律」,所以如果一位荷蘭醫師在為病患進行安樂死時,他(她)知道其行為將造成病患死亡,而且也決定這樣做,這位荷蘭醫師就是具有殺人故意。只是這位荷蘭醫師可以主張「依法令之行為」而阻卻違法,那是另一層次的問題。

7.所以在醫病糾紛日漸增多的今日社會,對於醫師之醫療行為是否涉及刑事責任的判斷,還是要依循刑法犯罪理論來層層檢驗。

8.附帶一提,在本件報導事件中,執刀醫師和粉領族間應該成立民法上的「承攬契約」,也就是承攬人即執刀醫師要保證其提供之勞務可以帶來一定的成果,但很明顯執刀醫師並未完成承攬契約所欲達成之成果,因此粉領族在民事上可以依承攬契約關係向執刀醫師主張不完全給付的債務不履行之損害賠償。甚至因為民事上對侵權行為的過失要件認定較為寬鬆,粉領族也可能可以向執刀醫師依侵權行為法律關係向執刀醫師主張損害賠償。

9.不過筆者還是要說一句,「天然ㄟ尚好」,大家還是不要自己找罪受,要懂得欣賞最自然的自己!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