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4日 星期一

【大壯小聲說】 小屁孩別跑

襲胸拍裸照 「去告啊我們未成年」
20130625   


【陳建緯、林金聖╱台北報導】北市一名國二女學生,日前與三名同校學弟到公園聊天,竟遭脫衣強拍裸照,還慘遭輪流指侵,未料惡狼學弟食髓知味,連兩天威脅公布裸照將被害女約出,任其輪番噴水羞辱、襲胸指侵,還囂張說:「妳可以去報案啊,反正我們未成年!」女學生因害怕不敢求援,反常地將長髮剪短還畏懼上課,家屬追問得知氣憤報警。

北市一名國二女學生近來因反常地將長髮剪短,也不願到校上課,經家屬追問,她才說出半個月前慘遭同校兩名陳姓國一學弟、吳姓學弟及另名宋姓小六生輪流猥褻指侵,還被脫衣強拍裸照,家屬氣得帶她到醫院驗傷報案,醫院發現女學生處女膜完整但有撕裂傷,警方正通知四名涉案男學生到案。

噴水吐痰還逼吃草
被害女學生向警哭訴,本月一日清晨四時許,她與同校兩名陳姓國一學弟及吳姓學弟在公園聊天,不料陳姓學弟突將她強壓在地,褪去衣服強拍裸照、指侵得逞,另兩名學弟也跟著伸狼爪襲胸並指侵,離去前還勒索她兩百元。
事隔幾小時後,帶頭的陳男又威脅見面,到場才發現當時施暴的人也在,本想逃開,卻遭帶頭陳男攔下噴水羞辱,又再度襲胸指侵,之後另名宋姓小六生竟加入襲胸,隔天陳男竟食髓知味,再度脅迫女學生見面。
女學生不敢向家人吐實,獨自赴約,三名惡學弟以水槍噴她下體,還強拉她進廁所襲胸指侵,過程中還逼她在地上吃草凌虐,事後更惡劣地朝其身上吐痰,笑說:「這樣才像精液。」

被害受創反常剪髮
警方查出,被害女學生隱忍並未讓噩夢結束,十四日晚上帶頭陳男再以公開裸照要脅,夥同宋姓小六生,大膽到被害女學生住家頂樓強脫其衣服,與少女胸部合照,要求拿一千元贖回照片,並嗆:「妳可以去報案啊,反正我們未成年!」女學生因身心受創,事後反常剪去長髮才揭露四人惡行。
女學生家屬向《蘋果》說,施暴四人曾大言不慚地說:「我對妳已經夠好了!上次某某某還被我……」懷疑不止一人受害,才會選擇站出來,盼其他被害人勇敢出面。

專家斥高危性侵犯
對此,家庭暴力暨性侵害處遇協會理事長李光輝分析:「四人共同施暴,除相互壯膽,更藉此分擔罪惡感,這已不是性霸凌,而是集體觸犯《刑法》的妨害性自主行為,屬高危險性侵犯,應接受法律制裁並追蹤治療,否則再犯可能性高!」他也憂心被害女學生,事發後一個月內將產生急性壓力反應,出現自我傷害或報復行為,呼籲家長盡速找專業人士協助輔導。

【大壯小聲說】

1.這三個國一男生和一個小六男生,共四個小屁孩真的是太可惡了!年紀小小就在強拍人裸照還用手指性侵,這是南方公園看太多了嗎?

2.強拍人裸照的行為涉嫌刑法第304條第1項強制罪,用手指性侵的行為涉嫌刑法第221條第1項強制性交罪。但這些小屁孩不是讀國一就讀小六,合理推論其等年齡均尚未滿14歲,所以依刑法第18條第1項,這些小屁孩做了這些事但確實是不用負刑事責任。

3.但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2條規定,年滿12歲未滿18歲之少年還是可能要適用少年事件處理法。雖然這些小屁孩的行為不構成刑事犯罪,但仍可能屬於少年保護事件,而要接受其等行為地或住所地的少年法院調查。少年法院法官會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19條指派少年調查官調查這些小屁孩的品格、經歷、身心狀況、家庭情形、社會環境、教育程度以及其他必要之事項,之後少年調查官會提出報告並附具建議呈報給少年法院法官。
 
4.少年法院法官調查審理後,如果認為這些小屁孩應該接受保護處分,就會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42條第1項規定,裁定這些小屁孩要接受「訓誡」、「交付保護管束」、「交付安置」或「接受感化教育」等保護處分。
 
5.所以這些小屁孩的行為雖然不需接受刑事處罰,但還是可能要依少年事件處理法接受保護處分。
 
6.而依民法第187條第1項規定,這些小屁孩的父母或法定代理人還是可能要對受害的國二少女和這些小屁孩連帶負侵權行為的損害賠償責任。
 
7.雖然大家在成長過程中多少都會犯下一些錯,但這些小屁孩做的也太過份了,這名受害的國二少女很可能一生都無法忘卻這種傷痛。可是我們在法制和教育上還是要給這些小屁孩機會,畢竟他們還是有矯正的可能,社會不可這樣就放棄他們。總之,父母要好好教好小孩啦!父母不好好教小孩,以後就會有人來幫忙教小孩,只是怎麼幫忙就看來幫忙的人是誰啦!
 
8.文末,也祝福這位國二少女,希望她能走出這樣的陰霾,繼續開展美好的人生之路。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