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5日 星期二

【大壯小聲說】 無膽警消傻屋主

40分鐘 害死1
20130626   


【陳偉周、蔡進男、潘志偉╱基隆報導】人命不值錢!基隆市一名男子昨自12樓墜落至隔壁棟民宅4樓頂,警消救援時,屋主認為傷者從住家抬下樓會觸霉頭,悍然拒絕警消用樓梯,還關上鐵門將8名警消困在樓頂。警消無膽,不敢依法破門將傷者強制運出,選擇呼叫雲梯車吊掛傷者,足足延誤40分鐘才送醫,結果傷者回天乏術。專家昨大罵警消不敢依法執行公權力,任由人命損失,「消防署與警政署應負最大責任!」

兩年半前「中指蕭」惡意擋道阻救護車救援,引起公憤,警消依法提出妨害公務告訴,昨基隆屋主阻救援,警消卻束手無策,眼睜睜讓傷者生命分秒流逝。

8警消被關在樓頂
警方調查,在台電協和電廠擔任保全員的黃正誠(37歲),因病一個月前離職,他昨天上午8時許自基隆市愛三路的吉祥大樓12樓頂墜落,跌落隔壁棟4樓屋頂,陳姓屋主(70多歲)聽到「砰」的巨響,急忙上樓察看,見到黃男倒臥血泊,腦漿外溢,嚇得急忙報警。
5名消防員獲報後於822分到場救援,另有3名警員到場,8人發現傷者墜落在民宅4樓頂,先從室內樓梯走到樓頂,看到黃男多處骨折、頭顱變形,急忙將他抬上擔架,欲再經樓梯至1樓,陳姓屋主的兒子(40多歲)卻說:「我爸說這樣不好,不要經過我家。」隨即關上鐵門,把8名警消全關在樓頂。

雲梯車吊掛墜樓者
警員當下狂敲鐵門請求開門,但陳男不願意,陳姓屋主則說:「這樣不好啦!我們又不認識他,怎麼可以讓他從家裡經過。」警員勸說無效,只好呼叫雲梯車支援,現場消防員不停替仍有生命跡象的黃男進行心肺復甦術急救,這一延誤就浪費了40分鐘,直至9時許將傷者送署立基隆醫院,急救後醫師才宣告死亡。
陳姓屋主的兒子昨對《蘋果》辯解,黃男墜樓已無生命跡象,「送下樓會經過我們家,老人小孩看到血腥畫面會害怕,還是外掛運送最快。」陳姓屋主抱怨:「頂樓才花百萬整修,隔壁常丟垃圾,這次竟鬧出人命!」還說:「(黃男)從家裡運過,這樣會變成什麼房屋?」

阻救致死可判2
消防署公關周文智昨坦承,依據《行政執行法》第40條規定,如果人民的生命、身體、財產遇到迫切的危害,消防員因救援必要,可強制進入他人住宅,若遇到不願配合的民眾,可提出妨害公務告訴。
律師林石猛指,《行政執行法》保障消防員,警察也可在必要情況,依《警察職權行使法》進入住宅執行公權力;此外,民眾若阻礙救援,傷者不幸在過程中死亡,可依過失殺人求處2年以下徒刑。
不過,對於陳姓屋主拒絕借道讓傷者送醫,警消卻未依法強制執行救援,昨各單位都互踢皮球。警政署昨晚表示,「這個問題應去問基隆市警察局。」基隆市警局則說,當時因為黃男已無生命跡象,加上陳姓屋主家中有小孩,認為黃男無急救的迫切性,又不願麻煩屋主,才沒有強制要求對方開門讓道,也不打算對陳家提告。
基隆市消防局副局長陳輝龍則辯解,黃男當時無生命跡象,但是否死亡應由醫師認定,消防員當下只能負責救援,期間若遇阻礙,應由警察協助排除。
墜樓黃男的家屬則認為警消都盡力了,不願責怪,對陳姓屋主不願借道,僅說:「沒什麼好說的,他們有權力這麼主張。」
司改會執行委員高涌誠昨痛批,法律給予警消合法裁量權,公務員卻有法不敢用,「那何必要立法?」基層警消公權力不彰,主要是法治觀念不足,不知有法條可保障他們硬起來,部分則是怕麻煩,認為「多做多錯、少做少錯」,甚至怕誤判形勢時要承擔責任,但「領納稅人薪水不就是要承擔這些?」警政署與消防署對基層人員法律常識與訓練不足應負最大責任。

救人勝造七級浮屠
東森房屋法務經理周秉瀛指出,借屋救護時,若傷者不慎死亡,不算凶宅;另外,在屋頂、停車場等公共空間的非自然死亡,同樣也不構成凶宅要件。
至於屋主擔心觸霉頭,中華勘輿道派掌門宗師謝沅瑾認為毋須過慮,「基本上你給了對方最後的方便,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大壯小聲說】

1.筆者看到這篇報導深感難過,身為行政機關一份子的警消人員居然連行政執行法中「即時強制」的規定都搞不清楚,而居然有把房屋價值看的比人命還重的屋主,有沒有搞錯啊!
 
2.行政執行法第36條規定「行政機關為阻止犯罪、危害之發生或避免急迫危險,而有即時處置之必要時,得為即時強制。即時強制方法如下:一、對於人之管束。二、對於物之扣留、使用、處置或限制其使用。三、對於住宅、建築物或其他處所之進入。四、其他依法定職權所為之必要處置。」及同法第40條規定「對於住宅、建築物或其他處所之進入,以人民之生命、身體、財產有迫切之危害,非進入不能救護者為限。」以本件報導事件來看,黃姓男子墜樓在陳姓屋主家樓頂,雖然當時黃姓男子的狀況看起來不太好,但現場並沒有任何一位醫生,如何能確信黃姓男子已經死亡,沒有急救的機會?所以以這些警消被陳姓屋主困在樓頂,就可以依前述行政執行法的規定,直接破門進入屋內再從屋內將黃男送出就醫。
 
3.警察職權行使法第26條也規定「警察因人民之生命、身體、財產有迫切之危害,非進入不能救護時,得進入住宅、建築物或其他處所。」但就算沒有這條規定,現場的警察還是可以依照前述行政執行法規定直接破門。而雖然無其他特別法規明訂,但消防隊員同樣也可以依前述行政執行法規定破門。但這些警消居然連依法破門的勇氣都沒有,真是讓人不知該怎麼說?
 
4.刑法第135條第1項規定「對於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時,施強暴脅迫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緊急救護屬於警察和消防隊的公共職務內容範圍,陳姓屋主直接將警察和消防隊關在樓頂,當然是對警消人員施以不當的強制力,所以屬「強暴」行為,因此陳姓屋主可能會成立刑法第1351項的妨害公務罪。
 
5.而陳姓屋主將警消人員關在樓頂的行為,也可能構成刑法第304條第1項強制罪。如果黃姓男子真的是因為延誤就醫而死亡,陳姓屋主也可能構成刑法第276條第1項過失致死罪。
 
6.當然警消強力破門屬於毀損行為,但這是依行政執行法第36條和第40條所為之行為,因此屬於「依法令之行為」,依刑法第21條第1項可阻卻違法,故不成立刑法第354條毀損罪。
 
7.總之警消人員該衝就是要衝,而民眾也不要傻傻的以為自己家裡就是自己最大。話說回來,基隆地檢署檢察官應該要依刑事訴訟法第228條第1項主動對陳姓屋主涉及的妨害公務、強制和過失致死等犯行開始偵查,否則就有違檢察官職守了!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