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6日 星期三

【大壯小聲說】 進擊的暴怒老師

12年國教 師握德行評分
20130627   


【蕭夙眉、黃任膺╱台中報導】12年國教讓教師體罰有恃無恐!台中市一名國二男生上課時朝女同學射紙飛機,被導師質問時頂嘴,竟被陳姓導師猛呼巴掌,同班學生向《蘋果》爆料,指該生被摑二、三十下巴掌,跌坐在其他同學身上,導師才罷手;學生說,全班16名男生幾乎全被掌摑過,但因12年國教的德行成績控制在導師手中,大家敢怒不敢言。該導師昨坦承行為不當,校方考績會明天將討論懲處。

12年國教免試入學明年起跑,這屆國二生是第一屆「實驗白老鼠」,學生和家長都深怕得罪導師,在「超額比序」細項中的德行成績得低分,影響學校申請。出事班級一名家長昨說,學校反對學生霸凌,卻放縱導師霸凌學生,全因為12年國教德行成績、記過、記獎都是導師權力,「家長怕得罪老師,不敢吭聲。」一名別校學生家長直言,擔心孩子被記過影響升學,「少一分,學校就差很大」。

左右開弓打到臉腫
投訴學生表示,上周五上第四節課時,班上一名男同學把紙飛機射向一名女同學,女同學向陳姓導師投訴,導師午餐時進教室問該名國二男生:「射紙飛機很大嗎?」男學生頂嘴說:「很大!」導師先用雙手推他,接著左右手開弓、狂呼巴掌,男學生不斷後退、用手臂遮擋,但導師撥開他的手一直打,他最後失去重心,跌坐在一名女同學身上,導師仍繼續打,直到男學生哭出來才住手。
投訴學生說,男同學被摑至少二、三十下,「兩邊面頰很紅、很腫,一直哭!」還被罰站30分鐘反省。另名學生說:「老師用手一直打頭,有時打到臉頰、有時打到耳朵和頭部,我們嚇到不敢說話。」
被打的男學生昨接受《蘋果》訪問時證實被導師呼巴掌,他說:「至少14下,感覺整個頭、臉麻麻的。」他強調:「因為怕被罵,不想讓媽媽知道。」他媽媽在學校擔任工友,昨主動致電《蘋果》表示,孩子影響上課秩序又頂嘴,「我不知道老師怎麼打,但可以接受,因為孩子不對。」

師:記不得打幾下
該班一名學生告訴《蘋果》,曾因升旗亂動,導師當眾呼他一巴掌,「班上男學生被呼慣了,也不敢多說話。」另名學生說:「下課打球,上課鐘響晚45分鐘進教室,被導師呼一下巴掌,感覺很沒面子。」該班一名家長說:「當眾呼巴掌是侮辱人格,老師無法掌控情緒,呼到耳聾誰要負責?」

學校考績會明懲處
陳姓導師昨透過電話喊冤:「根本沒有那麼離譜。」記者問:「到底幾下?」他回答:「我無法記清楚,很難回答。」記者再問:「有對其他學生呼巴掌嗎?」陳說:「心情受很大影響,沒有辦法回答。」他說,這名學生連續多日擾亂上課秩序,且連續5次頂嘴:「很大!」他說:「學生態度不對,糾正他,一下子變處罰!」
該校輔導主任表示,校方昨召開考績會時,陳姓導師坦承行為失當,對家長、學生造成創傷感到抱歉,願提自行處分報告,考績會明天會再開會決定處分方式。台中市教育局表示,督學調查3名學生,初步了解導師打學生45下巴掌,校方若處置不當,該局才介入。
人本基金會副執行長謝淑美說:「公然呼巴掌不僅是對學生嚴重羞辱,也有致人受傷如失聰的風險,這個老師已不適任,學校若不予懲處並制止,就與共犯無異。」

嚴重恐失聰腦出血
精神科醫師王志中表示,教師對學生施暴,恐讓被打學生及目擊者恐懼,有些人可能產生急性壓力反應,例如焦慮、失眠,甚至拒學。大里仁愛醫院家醫科主任曲培華說,呼巴掌可能傷害耳膜、臉神經,嚴重可能導致腦出血。
台中市教育局中等教育科長鄭隆為說,學生擔心處遇不公平,不僅學校有申訴機制,校外還有市長信箱等,只要檢舉,主管機關即會調查,且一定保密。
彰師大輔導系諮商教授郭麗安說,學生不守秩序也不能體罰,12年國教德行成績掌控在教師手中,家長仍應跟教師溝通,溝通不成再跟校方反映。她建議學校安排校內及跨校教師情緒管理課程,或可紓解因升學造成師生對立氣氛。

【大壯小聲說】
 
1.這位陳姓教師的行為真的太誇張了!居然因為學生頂嘴就猛轟巴掌,造成學生臉部受傷,這樣的行為當然成立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而且當時陳姓教師打學生巴掌的行為已足以減損該學生在同學之間的評價,且教室屬於不特定人得共聞共見之處,此外「打巴掌」就是對該學生施以「強制暴行」,因此陳姓教師之行為亦應成立刑法第309條第2項以強暴犯公然侮辱罪。
 
2.不管陳姓教師是打該學生幾個巴掌,是30個或45個,這樣一連串的打巴掌行為在刑法的評價上都是屬於「一個行為決意下所為的諸多動作」,所以屬於「一行為」,因此陳姓教師只會成立一個傷害罪和一個以強暴犯公然侮辱罪,而這兩罪均是一行為所犯,故屬想像競合,依刑法第55條前段應從重依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罪處斷。
 
3.當然不管是傷害罪或以強暴犯公然侮辱罪,均屬告訴乃論之罪,如果陳姓教師能和被打的學生談成和解,該學生願意原諒陳姓教師並不提告的話,那陳姓教師就不會被追訴刑事責任。
 
4.至於被打的學生可以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以身體健康權受侵害為由,向陳姓教師主張侵權行為的損害賠償,自不待言。
 
5.學生調皮怎麼辦?這也是個很難解的問題,但學校老師要管教或處罰學生,還是應該符合「比例原則」,射個紙飛機然後說「射紙飛機很大」就要被猛轟巴掌,筆者認為就此陳姓教師有管教過當的情形。
 
6.筆者讀國中的時代,仍是崇敬學校老師權威的時代,所以很多學生在學校被處罰,家長或學生本人就都算了。但筆者想說的是,所謂要尊敬老師,並不應該是盲目地接受老師任何管教手段都不反抗,如果一個老師只想得出用打巴掌來矯正或教導學生的話,這樣的老師有何好被尊敬?
 
7.對抗權威或體制的人並不一定就錯的,反而是那些往往只會大聲疾呼要愛國家、要尊敬領袖,要當好學生的人,通常才會是在站在歷史錯誤的一邊。
 
8.學生再有怎樣的不當行為,除非已經涉及「他人生命或身體的緊急危難」,身為教育者的老師實在不應該直接就用「暴力手段」來試圖矯正學生的不當行為。否則學生將來就一樣會用同樣的手段去對付他(她)看不慣的人,那我們社會不就只充斥著暴力嗎?
 
9.至於陳姓教師是否因為12年國教的施行,所以更肆無忌憚?因為筆者實在看不懂12年國教的內容是啥,因此無法評論。無論如何,大家處理事情都還是冷靜一點,應該會更海闊天空!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