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7日 星期四

【大壯小聲說】 狼?恐龍?死刑犯?

25年後出獄難再犯」 法官挨轟恐龍
20130628   


【丁牧群、李政遠╱連線報導】性侵累犯林國政前年出獄後淫性不改,一個月後又性侵勒斃雲林十四歲葉小妹,一、二審都判林死刑,但最高法院昨竟以林有悔意可教化、未來即使假釋也逾六十歲,且有強制治療等配套措施可防範,認定林再犯可能性低,改判他無期徒刑定讞。諷刺的是,強制治療就是因葉小妹案引公憤才修法,如今卻成為林男逃過一死的理由。

葉小妹的父親昨痛批:「很離譜!很悲哀!司法已死!法官為了不判死刑,就可以幫姦殺犯脫罪、圓謊嗎?用恐龍法官形容都不夠!」葉父還說,林落網後否認犯案,遺體拖了三天才找到,至今林男沒向家屬道歉,不懂法官憑什麼認定他「真心悔改」。《蘋果》昨對判決結果語音民調,七成一的民眾認為判決「太扯」,無法認同。

女童外出借書遇害
淫魔林國政(三十六歲)先前因兩度性侵等案,服刑十多年,前年二月出獄後,先犯下兩起強盜案,三月十三日就讀國二的葉小妹騎單車找同學借書,途中被兩名泰勞搭訕,林男路過趕走泰勞,將少女騙回住處性侵,再用紗布勒死,屍體丟棄溪邊。
林男遭逮後引發群情激憤,「白玫瑰」等民間團體痛罵政府放狼殺人,極力推動《性侵害犯罪防治法》修法,包括性侵犯服刑後須接受最長四年的強制治療、以電子腳鐐全天候監控等,新制去年元旦正式上路。

曾嗆記者「恁娘咧」
至於林男遭檢方起訴求處死刑,一、二審法官均認定他泯滅人性,且有再犯之虞,判他死刑,但林男出庭時曾因不服判死刑,高喊「司法不公」,還臭罵記者「恁娘咧!」
不過最高法院審判長黃正興的合議庭卻認定,林男曾追求女性遭拒,有「慢性創傷症候群」,且他欠缺家庭、學校教育導致道德薄弱,才會一時失控犯下姦殺案,並非預謀殺人。
合議庭指出,林男坦承犯罪,還配合警方找到屍體,並曾想到女童墳前道歉,顯有悔意,考量無期徒刑得服刑二十五年才能假釋,林男即使獲假釋也已逾六十歲,加上有強制治療等配套措施,認定林男再犯性侵案危害社會的可能性不高,逆轉改判他無期徒刑定讞。

網友斥:人命真賤
日前為葉小妹成立圖書館的宅神朱學恒昨斥:「這種人渣可教化?法官悖離民眾認知。」白玫瑰社會關懷協會理事長Eva大罵:「六十多歲就沒能力再犯?他沒老二難道不會用竹筷性侵?」司改會發言人林峯正質疑:「最高院從未傳喚林訊問,怎知他有悔意?」
網路也一面倒狂轟判決,網友感嘆「台灣人命真賤」、「出獄再性侵殺人,這樣還沒死刑?」「關十幾年都無法教化,再關二十五年試試?」並痛批「台灣一堆智障法官」。

【大壯小聲說】
 
1.林國政所犯下這件強制性交殺人案,可以說是轟動全國,也因為這案子才讓刑法第91條之1強制治療的規定大幅翻修,讓涉及妨害性自主罪的受刑人可能要在服刑期滿後繼續接受無限期的強制治療。
 
2.林國政涉犯的是刑法第226條之11項的強制性交殺人的重罪,依該條規定法定刑只有死刑或無期徒刑而已,可以說是我國現行刑法體系中最重的犯罪之一。在本案中,第一和二審法院均判處林國政死刑,但第三審最高法院卻改判林國政無期徒刑,因此才會引起社會討論。
 
3.按刑法第57條規定「科刑時應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審酌一切情狀,尤應注意下列事項,為科刑輕重之標準:一、犯罪之動機、目的。二、犯罪時所受之刺激。三、犯罪之手段。四、犯罪行為人之生活狀況。五、犯罪行為人之品行。六、犯罪行為人之智識程度。七、犯罪行為人與被害人之關係。八、犯罪行為人違反義務之程度。九、犯罪所生之危險或損害。十、犯罪後之態度。」因此法院在判決中必須詳述判處宣告刑度的理由,否則就是判決理由不備。
 
4.最高法院在本案中就是以林國政欠缺家庭和學校教育、曾被女性拒絕所以有慢性創傷症候群,且犯後已有悔意等為由,認為判處死刑過重,所以才判處無期徒刑。
 
5.當然最高法院在本案判決中已經有說明關於量刑的考量,且無期徒刑也是林國政所犯之刑法第226條之11項的法定刑範圍,所以最高法院此一判決應屬合法判決。
 
6.當然從報導中可看出民眾似乎難以接受林國政沒被判死刑,但有時國民的法感情是否妥當還是有討論餘地。既然最高法院判處無期徒刑是在法定刑範圍,且已在判決中詳述量刑理由,我們就必須尊重這是法院行使司法權應有的權力。如果真的認為強制性交殺人的行為很可惡,那就應該去推動修法將刑法第226條之11項的法定刑修改成唯一死刑。不過如果犯罪的刑度是唯一死刑,可能引來的爭議會更大,當然那就是本件報導外另一個議題。

7.雖然有些判決讓人傻眼,但筆者認為不能因為法院的某一判決和某些國民法感情不合,就稱判決的法官是「恐龍」,因為我們都沒有詳細的卷證,當然無法很妥當地去檢驗法院的判決的合理性。筆者認為只要法官在判決書中有詳述論罪科刑的理由,且這些理由並未和過往普遍被接受的法律見歧異過大,那原則上就是可以接受的判決。

8.目前在士林和嘉義地院試行「人民觀審制」,其中就有調和國民感情和法官判斷的目的在內。我們可以看看試行的結果,再來評論是否要大幅開放人民參審制度。

9.但文中有提到一點是值得大家持續關注的,就是為何最高法院幾乎都不開庭進行審理程序?就算第三審是法律審,但關於法律上的爭議的審理程序和公開審理並未有何違背之處啊!筆者認為我國最高法院是個很奇怪的機關,因為台灣人口和面積都不是很多或很大,但卻有著可能是全世界最多的終審法院法官(包括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和公務員懲戒委員會等),然後當事人都不知自己案件在最終審級進行的情形,最高法院也幾乎從不開庭,一堆最高法院法官就整天在辦公室閱卷和寫判決,這樣符合刑事訴訟法規範的審理程序精神嗎?

10.筆者認為對最高法院的改革才是終結一些司法亂象的關鍵!這也是台灣要向更進步的國家邁進,必須面對的課題。

11.文末,也願葉小妹能R.I.P.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