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5日 星期三

【大壯小聲說】 憂心的父親

冒總統府下令 法官憐其「父母心」
20130605   
【劉昌松、蔡永彬╱台北報導】桃園邱姓男子五年前擔心就讀康寧護校的女兒,成績不及格無法應屆畢業,異想天開偽造總統府、教育部公文,發函要學校「准予畢業」,被校方發現異狀報警。高院認定,邱男已破壞政府機關信譽,依偽造文書罪判刑一年半,考量邱男愛女心切才違法,給予緩刑五年。

康寧護校副校長井敏珠昨表示:「校方對判決無置喙餘地,邱姓學生是否已順利畢業還需要再了解。」昨聯繫不上邱男,不知其回應。

彩色影印蒙騙
判決指出,邱男的女兒原就讀康寧醫護暨管理專科學校,二○○八年間,邱女因三堂護理實習成績不及格,邱父擔心女兒可能無法在隔年順利應屆畢業,為此多次向教育部及各級民代陳情。
二○○九年一月十日,邱父竟異想天開以手寫加上彩色影印的方式,偽造總統府公共事務室公文:「奉上級指示准于二○○九年六月成績及格准予畢業。另協助推甄、保送考取二技,繼續就讀護理師或營養師、藥劑師。取得護士執照及護理師執照。」
邱父還偽造教育部公文,發函要求學校「上級高層指示准予實習重修科目一次為限OK。」學校察覺有異,回函教育部詢問,才發現公文是偽造。

筆跡特徵相同
邱父堅稱不會使用電腦,沒辦法偽造文書,法院請調查局鑑定陳情書和假公文後,證實兩者筆跡特徵一致,認定邱男觸犯偽造公文書等罪,判他一年半徒刑,本案還可上訴。
教育部技職司長李彥儀表示:「孩子若因成績不及格無法畢業,家長找學校討論應能找到補救方法,無法認同用偽造公文方式協助孩子畢業。」

【大壯小聲說】

1.這位父親也太憂心女兒成績了吧!假冒總統府或教育部等機關發公文之行為,應涉嫌刑法第216條和第211條之行使偽造公文書之罪。
 
2.刑法第10條第3項規定「稱公文書者,謂公務員職務上製作之文書。」也就是只要具有公務員身分者在其職務上制作之文書均屬於「公文書」。偽造公文書指的就是無制作公文書之權力者,假冒公務機關或公務員之名義制作虛偽內容之公文書。但要注意的是,並非只要偽造公文書就一定屬於犯罪,因為刑法第211條有規定一定要「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才會是刑法要處罰的偽造公文書行為,此一要件判斷不易,必須要依具體個案來看。例如筆者假冒總統府公務員制作了一張公文書,內容是「總統令:要求所有白海豚經過濁水溪口都要自行轉彎,否則後果自負。」大家看到這樣的內容只會哈哈大笑,根本不會相信這樣的內容可能是真的,那就應該不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因此筆者這樣的行為應該就不成立偽造公文書罪。
 
3.但假如筆者假冒總統府公務員制作一張公文書,內容是「總統令:禁止全國民眾使用"bumbler"此一英文單字,否則將以洩露國家機密罪論處。」因為這樣的內容有可能會讓人誤信真有此事,所以應該是「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所以很有可能就會成立刑法第211條偽造公文書罪。
 
4.在偽造公文書後,如果將該偽造之公文書提出或置於可能發生文書功能的狀況下,那就是「行使」偽造公文書。而先偽造公文書再加以行使,應只論處刑法第216條和第211條之行使偽造公文書罪即可,因為只處罰在後的行使行為已足夠完全評價先偽造再行使的整個不法內涵,也就是在前面的偽造公文書行為屬於「不罰的前行為」。但實務上常常在此會以「吸收關係」來說明,就說在前的偽造行為應該被在後的行使行為所吸收,這樣的說法實在很亂,而且完全將「競合理論」拋在一旁。
 
5.實務上關於競合論的說明常常出現不知所云的情形。例如先偽造公文書或私文書再行使,實務就說是「行使吸收偽造」,只論行使偽造公文書或私文書罪即可;但如果是先偽造支票等有價證券再行使,實務上就改稱「偽造吸收行使」,論以偽造有價證券罪即可。大家看到這裡,有沒有很亂?筆者當年寒窗苦讀時,讀到這裡,就覺得很奇怪,為何類似的情形,會有不同「吸收關係」,後來才發現實務會這樣做,完全就是「刑度」的問題。
 
6.行使偽造公或私文書罪的刑度和偽造公或私文書罪的刑度是一樣的。但刑法第201條第1項偽造有價證券最的刑度是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而同條第2項行使偽造有價證券的刑度卻是1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所以實務上所謂的「吸收關係」,根本就是「重罪吸收輕罪」而已啦!根本不去理會刑法競合理論。
 
7.回到本件報導,這位邱姓父親並非總統府或教育部之公務員,卻以總統府或教育部名義制作要學校准予其女兒畢業此一內容之公文書,並將此偽造公文書寄到學校,這當然是先偽造公文書再行使的情形,所以就以行使偽造公文書論處即可。
 
8.而法院考量邱姓父親的犯罪動機和實際造成之危害甚小,所以對邱姓父親兩次行使偽造公文書的行為應該都是判處最輕刑度1年有期徒刑,並定應執行刑為有期徒刑16月,再依刑法第74條規定給予緩刑5年,也就是暫時不執行這16月有期徒刑的應執行刑。
 
9.不過話說回來,能不應屆從學校畢業有這麼重要嗎?甚至說有這張文憑有那麼重要嗎?隨著筆者年紀愈長,筆者愈覺得文憑真的沒什麼價值,真正的強者不是在學校就能教育出來的!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