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9日 星期三

【大壯小聲說】 瘋狂的CCR王子

「餵兔子吃藥」拐上床 自誇千人斬
20130620   

【綜合報導】年初上台視《王子的約會》節目,扮演「王子」的淡江大學土耳其籍男大生王凱傑,遭一名女大生指控,兩人約會用餐後,王以需趕回去餵兔子吃藥為由,帶她回家企圖性侵,檢警搜索王家,驚見他涉嫌偷拍與二十九名女子性愛影片,儼然淫魔李宗瑞案翻版。離譜的是,王男還炫耀是「千人斬」,已「上過」四、五百名台女。北檢認定王男涉犯強制性交重罪,昨晚向法院聲押。

檢方指王男有滅證、逃亡及再犯之虞,但北院認為,依檢方提供卷證,王男是否有再犯可能仍有疑慮,且沒看到所謂的性愛影片,而王男雖是外籍人士,又否認犯案,但審酌其受訊態度及在台生活,最後裁定二十萬元交保及限制住居、出境。
王男走出法院時說:「報導都是Bull shit(胡說),那個女的都亂講,沒有這件事,I will sue her(我會告她)」。

檢提聲押獲交保
北檢不服,強調並非不給影片,而是警方還在整理檔案,但片中女子言行顯然不知遭偷拍,王男若交保恐有人受害,已連夜提即時抗告。淡大發言人手機沒接,不知回應。
檢警指出,本名Yamur Kursat Ersagun的二十七歲帥男王凱傑,父母分別是土耳其、加拿大人,他來台五年,獨居中山區,平日開BMW上夜店或上網把妹,今年初還曾參加台視徵友節目《王子的約會》,扮演王子徵求約會對象。不料,隱藏在王子帥氣的外衣下,竟疑是一匹淫狼。
一名女大生指控,今年四月透過網路與王男相約用餐後,王以「需趕回家餵兔子吃藥」為由,帶她回家,卻趁她觀看兔子,從後方緊抱、上下其手,將她推倒在臥室床上,企圖脫衣性侵,她嚇得大喊:「不要!」極力反抗才逃出魔爪。

女伴氣壞喊提告
前天北檢到王家搜索,赫見王男電腦及手機中,竟有二十九段他分別和不同女子在家嘿咻的性愛影片,且片中二十九人幾乎都是面貌、身材姣好的年輕女性,而畫面顯示,其中二十八人是遭房內電腦配備鏡頭偷拍,另一人則由手機偷拍。
此外,檢警搜索時,王男房間正巧有另名女子,她得知王男劣行,氣憤表示她曾和王男發生一次性關係,「如果他真的這麼壞,我也要提告!」

竟稱「這很正常」
王男卻大言不慚說,「這樣很正常」,他來台五年已「上過」四、五百名台女,並稱「片中女子都是你情我願,我也都有copy一份給她們。」更令檢方氣結的是,王男到案後竟拒絕說中文,堅持以英文應訊,還要求找通譯逐字翻譯。
辦案人員痛批:「根本是李宗瑞翻版!」且不排除有人因《王子的約會》節目而受害,將擴大追查被害人身分及案情。
外國男人真的比較容易把到台灣妹?兩性作家吳若權說,台灣是對外國人非常友善的國家,有些心懷不軌的外國男人,會利用台灣女性崇洋態度,讓她們在感情和性關係上卸下心防;且因台灣性觀念日漸開放,許多台灣女性對外國男人會抱著「fun一下有何不可」的心態,輕易就上床。

【大壯小聲說】

1.昨天筆者才寫過瑞典男,今天又來個土耳其男!歪國人在台灣還真受歡迎呀!

2.先看本件報導,女大學生指控土耳其王子涉嫌刑法第221條第2項強制性交未遂罪(報導中是寫「企圖性侵」),但實務上不會只憑女大學生的單一指述就輕率認定,一定要綜合相關事證來判斷。所以檢警才會前去土耳其王子家中搜索,就是想要取得相關事證。

3.但依筆者的經驗,如果只有女大學生單一指述,法院通常不會就這樣同意檢察官聲請搜索票,因此有可能是警察在檢察官指示下依刑事訴訟法第131條之1經土耳其王子「同意」後,進入其家中進行搜索。當然這只是筆者的假設,但公堂之上,大膽假設一下應沒事吧!

4.無論如何,警察在土耳其王子家中搜到有性愛畫面的影帶。刑法第315條之12款規定「無故以電磁記錄竊錄他人非公開活動或身體隱私部位,可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萬元以下罰金。」因此如果土耳其王子是在對方未同意或欠缺正當理由的情形下偷偷將其和女性的性愛過程用電腦設備錄影下來,土耳其王子就有可能涉及此項罪名。但依刑法第319條規定,此罪屬告訴乃論之罪,也就是要被害人合法提出告訴,檢察官才會開始進行偵查。
 
5.但從報導中,可得知承辦檢察官看過影像後,應該是認為土耳其王子不僅涉及刑法第315條之12款的罪嫌,還涉及刑法第221條第1項強制性交罪,且搜索到的影像有好幾段,才會認定土耳其王子嫌疑重大,有事實足認為有反覆犯強制性交罪之虞,又有羈押之必要,因此才依刑事訴訟法第101條之1向法院聲請羈押土耳其王子。
 
6.可是檢察官聲請羈押居然沒有把搜索到影像檔一併給法院,法院當然無從判斷土耳其王子是否真有涉嫌強制性交,且有反覆實施之虞,所以才會將土耳其王子予以交保。
 
7.檢方以影像檔尚由警方處理中為由,並非故意不給影像檔,對法院交保裁定表示不服。這真是令筆者莞爾一笑,要聲請羈押時當然要把相關事證準備好,怎可先聲請羈押然後說證據後補,如此豈不是把「強烈限制人身自由」的羈押強制處分當作兒戲嗎?
 
8.警方去搜索土耳其王子家時,恰巧有一名女子在土耳其王子家中,該女子還自承有和土耳其王子發生性關係,但從報導中該女子似乎不知土耳其王子有將性愛過程錄影的情形,並表示可能要告土耳其王子。但如所扣的的影像檔並無這名女子畫面,這女子就不是刑法第315條之12款之被害人,當然就無提出告訴的權利,這女子是在急什麼,連自己有沒有被錄影都不確定,就急著說要告。而且依該女子還待在土耳其王子家中的情況來判斷,土耳其王子和該女子發生性關係應該也不涉及刑法第221條第1項之強制性交罪。套句鄉民的話「李組長眉頭一皺,就知道事情不單純。」再次大膽假設一下,應該沒犯法吧!
 
9.不過筆者最提醒大家的是本篇報導的撰稿記者居然把警方搜到幾段影像,搜索過程還遇到一名女子,影像檔內是什麼畫面都寫在報導內,這真是太誇張了!刑事訴訟法第245條第1項明訂「偵查,不公開之。」這件的辦案員警們和承辦檢察官居然讓偵辦情形洩漏出去,非常不應該,應該好好徹查一下相關檢警人員是否涉嫌刑法第132條洩漏國防以外秘密罪!而且撰稿記者可能也會是此罪之共同正犯!
 
10.話說回來,台灣女性真的對外國男性較友善嗎?大家認為呢?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