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7日 星期三

【大壯小聲說】 欠扁的國軍

陸軍司令慷慨激昂 洪家失望:了無新意
20130718   


【綜合報導】高等軍事法院檢察署昨大動作約談陸軍下士洪仲丘冤死案的關係人,包括542旅少將旅長沈威志、參謀主任張治偉、政戰主任戴家有、旅部連連長徐信正、副連長劉延俊、士官長陳以人、上士范佐憲、269旅前醫官呂孟穎、替洪抱不平的同袍劉烜揚(烜音同選)等人,陸軍司令李翔宙昨晚舉行記者會鞠躬道歉。

由於洪仲丘案引發公憤,李翔宙昨晚在記者會上拉高分貝說:「軍隊絕對不是黑道組織,不容流氓敗行。」對不肖幹部,絕對勿枉勿縱,「洪仲丘媽媽說已經放下,但陸軍司令部絕對放不下」,沒有真相就沒有原諒。李翔宙也說:「調查過程中確實發現在案發當初,就有不合法的手段去掩飾合法的過程跟作為,現已一一澄清,希望還原真相。」
是否向高層自請處分?李翔宙僅說個人沒去留問題,對洪案完全負責。陸軍政戰主任曾有福指曾在洪仲丘靈前許諾,若沒真相,他跟李都不原諒自己,「仲丘的靈魂,原諒不了我們。」

座談前已處分禁閉
外傳洪仲丘退伍前在離營座談放砲批評志願役士官才被報復,陸軍軍紀督察組組長莊惠安昨說,洪上月26日參加離營座談,前一天542旅就已針對洪攜帶照相手機做出禁閉處分,但542旅引用錯誤規定,攜帶照相手機不須關禁閉。
洪案關鍵人物上士范佐憲昨被爆也有智慧手機、到處打卡,陸軍政戰主任曾有福昨晚在記者會說,范打卡都在官舍、營外或休假期間。至於洪仲丘跟范佐憲是否有恩怨、542旅副旅長何江忠是否打電話施壓讓洪禁閉,陸軍都推說因已在調查,不適合對外說明。陸軍官員私下透露,整個士評會是范佐憲一手主導;體檢表部分,因士官長陳以人認識軍醫院帶班護士,是陳帶飲料給護士,並運作提前拿到體檢報告。
洪仲丘父母、姊姊、叔叔昨晚在家中看國防部記者會,姊姊洪慈庸說,剛開始陸軍司令李翔宙慷慨激昂,以為會有令人耳目一新內容,結果還是了無新意,令家人非常失望。她說,感覺上軍方是跟著家屬查到的資料在辦案,如記者會坦承將洪仲丘送禁閉的過程有問題,大家早就知道。

「兩士官早該收押」
高軍檢昨也約談已退伍的269旅前醫官呂孟穎,呂在父親及律師陪同下到北部軍事院檢說明,他步出軍檢署時由律師代為發言表示,呂當時處置正確,無違反醫療常規。
與洪仲丘同連同袍的劉烜揚昨以證人身分協助調查,已退伍的劉指前晚接受媒體訪問後接到父親電話,指隔天要向軍檢說明時心裡有些擔心。劉昨步出軍檢署時表示,向軍檢所說和接受採訪內容一致,軍檢要求他不要再對外多發言,以免還未到案的涉案人員串供;劉不平說:「那兩個士官早就該收押了!」

身心評量嚴重違失
外界質疑洪仲丘關禁閉體檢報告竟一天就可拿到,國防部軍醫局長張德明說,洪627日上午到桃園總醫院新竹分院進行理學檢查(身高、體重、腰圍、視力等檢查)、胸部X光、血壓、心電圖與肝腎功能等簡單體檢,體檢報告當晚630分出爐後,由部隊的人當場取回。張德明指如果部隊有需求,確可當天取得。至於洪在禁閉前製作的身心評量表,國防部總督察長夏復華證實,該評量表不是針對關禁閉的人使用,這部分有很大疏失。
國軍桃園總醫院政戰主任兼發言人龍之龍說,軍事檢察署本月11日到院調閱監視器,昨約談曾幫洪仲丘健檢的醫師、護士等人,釐清是否涉偽造體檢資料。

【大壯小聲說】

1.洪仲丘身亡已十餘日,但社會的怒火愈演愈烈,國防部和軍事檢察署處理此事實在讓筆者很生氣。
 
2.陸軍司令開記者會道歉有何用?國防部怎麼不去查一查為何禁閉室的錄影會消失?軍事檢察署感覺是跟著鄉民爆料的消息在辦案,難道軍事檢察官除了辦辦逃兵案就不會辦其他案子了嗎?
 
3.根據鄉民現在爆出的料(沒辦法,筆者和大多數鄉民一樣都沒有權利去發動偵查),洪仲丘在禁閉期間已經有反應身體不適或是要求喝水,但戒護士官卻出言辱罵並拒絕讓洪仲丘飲水,而且還繼續要求洪仲丘繼續體能訓練。筆者要說這種行為已經不只是「不當管教」,而是「凌虐」!陸海空軍刑法第44條第1項規定:「長官凌虐部屬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致重傷者,處五年以上十二年以下有期徒刑。」該名戒護士官涉嫌的是陸海空軍刑法第44條第1項中段的長官凌虐部屬致死罪,依法最重可處無期徒刑!
 
4.根據筆者服役的經驗,在軍中有關係的人影響力可能不會小於官階高的人。該名戒護士官會這麼賣力要求洪仲丘體能,很有可能是有人「拜託關照洪仲丘」。至於是何人這麼熱心,根據鍵盤柯南提供的資訊,最有可能的就是洪仲丘原服役單位的陳姓士官長和范姓上士。如果是這兩位志願役士官去聯絡戒護士官,拜託好好「關照」洪仲丘那這兩位士官至少涉嫌陸海空軍刑法第44條第1項前段長官凌虐部屬罪的共同正犯,如成罪最少也被關3年,最重可以處10年有期徒刑。
 
5.至於洪仲丘服役單位的副旅長,如果他真有下令絕對要把帶照相手機入營的洪仲丘送禁閉,但因為這種違紀行為根本不能送禁閉,所以該副旅長可能涉嫌陸海空軍刑法第45條第1項:「長官對於部屬明知依法不應懲罰而懲罰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新臺幣三十萬元以下罰金。」之犯罪。但如副旅長也有請禁閉室戒護士官特別「關照」洪仲丘,那就也可能成立陸海空軍刑法第44條第1項長官凌虐部屬罪的共同正犯。
 
6.再來看消失的禁閉室影帶(嚴格講是有幾個時段的影像消失了)!真的很奇怪耶,為何李宗瑞自拍影帶都到處流傳,可是這一次禁閉室的錄影卻人間蒸發了?根據一位當時和洪仲丘一起在禁閉室被關禁閉的同袍和立委趙天麟會談時指出,洪仲丘在送醫前已經出現全身抽搐甚至還不斷用國罵問候他人的娘,而消失的影帶應該有錄到這些畫面。天啊!筆者可以想像如果真有其事,洪仲丘瀕死前所受的痛苦一定是難以承受,那種知道自己生命即將終結,而且是被凌虐而死的心情,除了直接用國罵問候,還真的想不出如何在死前至少吐一口氣。目前還不確定是何人讓影帶消失,但該人所為可能涉嫌刑法第165條湮滅證據罪。
 
7.至於當時參與處置的義務役醫官居然被軍檢要用刑法第276條第2項業務過失致死罪來偵辦。當然該醫官確實有可能涉嫌此罪,可是軍方大張旗鼓講這件事,要是打煙霧彈掩護那些該被用長官凌虐部署致死罪偵辦的人嗎?該醫官的責任確實釐清,但筆者相信當時該醫官絕對是真心想救洪仲丘的!
 
8.從筆者在讀法律系時,就認為軍事法院和軍事檢察署的設置根本就是無謂的浪費!就以此案為例,如果是由案發地的桃園地檢署來偵辦,相信絕對辦的層級和偵辦方向一定和軍檢大不相同。軍事檢察官官階才多大?真的敢去認真辦到上校或將級軍官嗎?除了在戰時的前線外,台灣根本就不需要設置軍事檢察署和軍事法院,一切刑事案件就由各檢察署來偵辦,各法院來審理即可。
 
9.因為洪仲丘案,筆者也想起之前服役時和一些志願役軍士官不愉快的交手經驗。筆者有幸考取預官但下部隊後有位資深士官長屢屢對筆者有輕蔑的眼神,甚至在某次筆者要帶隊去庫房搬東西時,該士官長還要指揮筆者如何集合士兵。筆者當時直接痛罵這位士官長,筆者雖然是小小少尉,但筆者是軍官,叫他注意自己的軍階和身分,罵畢筆者就帶隊離開,後來這位士官長就不敢對筆者語出不遜了。
 
10.台灣國軍絕對需要整頓,連身為三軍統帥的馬邦伯談到洪仲丘案竟然也和鄉民一樣只會表示遺憾,他這三軍統帥是在幹假的嗎?所以台灣國軍真的從上到下都要好好整頓!必要時乾脆砍掉重練算了,好好建立一支真正願意用生命捍衛台灣國家制度和人民的軍隊,而不是從上到下充滿欺騙,甚至還會恐嚇台灣人民的偽國軍!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