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2日 星期一

【大壯小聲說】 軍方切結的可信度?

綠委爆料 洪仲丘悔過書字字含冤
20130722   


【王烱華、黃揚明╱台北報導】陸軍542旅下士洪仲丘枉死,外界質疑軍方有人要禁閉室士官「照顧」洪,根據陸軍首度曝光的調查報告,禁閉室9名管理士官在行政調查時全否認認識542旅代理士官督導長范佐憲,也沒任何人交代要「照顧」洪,9人切結「保證所說屬實」。洪73日送醫,1日操練洪的錄影畫面消失飽受質疑,報告指「陸軍也不知道機器出什麼問題」,並提及體檢報告要一周,但士官長陳以人當天就拿到;報告還把矛頭指向戒護士陳毅勳,指他操練過當。

另外,綠委薛凌昨接獲軍方內部人員爆料,指洪仲丘禁閉期間每天依規定寫悔過心得,洪字字含冤血淚,卻因未認錯,被要求重寫。薛凌指她向陸軍查證,陸軍指心得已被軍事檢察官列為證據查扣。她呼籲軍檢應交代洪仲丘悔過心得是否被要求重寫。
陸軍調查報告顯示,623日晚,洪仲丘入營即被查獲攜帶照相手機,當天值星官是542旅旅長沈威志,擔任資安保密官的是副旅長何江忠上校,二人均認為依規定懲處,旅部連副連長劉延俊向休假的連長徐信正報告時,徐原本想自行處理,獲知沈及何都知此事時,僅表示依規定懲處。
范佐憲原本624日要召開士評會,因洪仲丘押車在外,因此延到25日下午開會,會中全數通過對洪仲丘禁閉7天。26日徐信正為洪的禁閉體檢詢問陳以人,陳說:「我來協調。」

黎百代攝
洪曾說「關不到我」
洪仲丘求救簡訊認為范佐憲以飲料換當天取得體檢報告。報告指出,當天由排長帶洪仲丘到813醫院體檢,排長知陳以人及范佐憲在醫院便去找他們,發現桌上有很多飲料。根據軍醫局調查,其實飲料是護士買的,不是陳、范用飲料換當天取得體檢報告。當天排長問護士何時可領取體檢報告,護士說「應該一個禮拜吧」,原本6日退伍的洪仲丘當下即將體檢收執單揉掉,還說「這樣就關不到我了」,沒想到當天報告就出爐。
外界關切71日操練洪仲丘錄影帶消失,調查報告說,洪的輔導長吳翼竹在上午9時許率領范佐憲到禁閉室看洪,僅停留13分鐘;下午2時到320分的80分鐘沒有影像,「陸軍也不知道機器出什麼問題」。調查指戒護士沒有人會刪除畫面,也沒有操作面板,只有廠商知道如何刪除。

陳毅勳逼洪腳跟跳
報告詢問管理士、禁閉生,指當時由陳毅勳及李念祖執行操練,洪仲丘蹲坐時,反映右腳痛,無法蹲,李念祖叫他換左腳蹲,洪隨即說左腳也扭到,李要洪改盤腿坐,並幫他拉筋。陳毅勳操課進行交互蹲跳,洪說腳趾痛,陳要洪用腳跟跳,強迫洪繼續操練。調查報告說,「禁閉生都認為陳毅勳很操」,但絕對沒有打他們。

洪呼吸困難摔地上
73日體能操練,報告指出,當天上午由陳毅勳操課,作伏地挺身時洪仲丘相當吃力,二度要求休息都被拒;陳下午操課「摸魚」不在,由李念祖操課,下午515分完成體能活動,28分洪向李反映呼吸困難,李尋找急救箱藥品,洪走向浴室,30分時走出室外,坐在走廊板凳上,當時由管理士陳嘉祥帶氧氣與氣喘噴劑進入禁閉室,對洪施用,當時洪自行起身想走回室內,卻不支倒地,等醫官呂孟穎率救護車抵達後,決定送最近的天成醫院。
調查報告指出,73日陳毅勳「當天操課過當」。

【大壯小聲說】
 
1.看到陸軍調查報告的內容說禁閉室的士官全部切結保證不認識范佐憲上士,筆者只想起PTT的常用語「戈巴契夫的頭髮最長,海珊最不愛打仗。」
 
2.其實洪仲丘這件案子剛好可以讓社會大眾好好想一想「軍事檢察署」和「軍事法院」有何存在必要性?國家權力分成行政、立法和司法等三個部分(專長是將朋友變成岳父的孫文所獨創的五權分立就不談了),這三部分的國家權力應該是相互支持也相互制衡,但各自有其核心領域。軍事檢察署和軍事法院在組織編制上均隸屬於國防部,國防部隸屬於行政院,行政院當然屬於執行國家行政權的機關。兼具行政和司法色彩的軍事檢察署就先不談了,但執行司法權核心領域的軍事法院居然屬於行政權的範疇,這完全是違反國家權力劃分的原則!軍事法院既然職司審判,就應該屬於司法權的範圍,豈可和行政權混在一起?
 
3.行政權的特性是行政一體,司法權的特性是獨立審判,兩者有明顯的區別。軍事法院隸屬於國防部,那試問國防部長可以對軍事法院法冤如何指揮訴訟或作何判決內容下指令嗎?又如果真有下指令,軍事法院法官該聽從嗎?
 
4.從這簡單的道理去看,就知道軍事法院隸屬於國防部絕對是極大的錯誤!完全紊亂權利分立的規範。況且軍事法院和軍事檢察署都隸屬國防部,那面臨軍法追訴的被告豈不是面對「主證、旁證甚至連觀眾都是一夥人」的情況?
 
5.再看軍事檢察署的設立問題。光是隸屬於法務部的各檢察署所屬的檢察官是否會受到檢察一體原則過份的箝制,都已經吵翻天了!那軍事檢察署隸屬於階級分明,主管軍事的國防部下,那是否所有軍事檢察官都該聽命於國防部長?而且軍事檢察官究竟受不受檢察總長約束?如果不受約束,在國內居然有檢察總長管不到的檢察官,那檢察總長豈不是被叫假的? 
 
6.從洪仲丘案,大家也可以看出社會上普遍對軍事檢察署充滿不信任感,那這樣還不該檢討軍事檢察署和所對應的軍事法院的存在必要性嗎?
 
7.筆者的建議是完全廢除常設的軍事法院和軍事檢察署,只有在戰爭前線才允許設立非常設的軍事檢察署和軍事法院,而且只有涉及軍事勤務的刑事案件才受軍事檢察署和軍事法院的管轄。
 
8.廢除軍事檢察署和軍事法院對我國社會幾乎沒有任何影響,反正各檢察署和法院只要在處理現役軍人犯陸海空軍刑法案件時,程序上適用軍事審判法,實體上適用陸海空軍刑法即可,根本毫無困難!
 
9.筆者建議大家可以從更高角度來思考洪仲丘案的意義,就是徹底檢討常設軍事檢察署和軍事法院的存廢問題!請大家可以主動聯繫選區的立法委員提案修改軍事審判法,只要軍事審判法廢除常設軍事檢察署和軍事法院,那洪仲丘案就直接轉由桃園地檢署偵辦,大家覺得這建議如何?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