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3日 星期二

【大壯小聲說】 明天拆政府!

20130724   


【綜合報導】野蠻!粗暴!70多名聲援苗栗大埔民宅遭強制拆除的民眾,昨前往衛生福利部欲向出席揭牌儀式的總統馬英九抗議,警方出動高達312名警力強力阻擋,更逮捕聲援行動靈魂人物──政治大學地政系教授徐世榮,以及台大博士班學生盧其宏,兩人訊後移送士林地檢署;台大學生洪崇晏則被推倒在地、頭破血流。學者痛批,警方逮捕徐是要殺雞儆猴,「滅掉」抗議能量。

昨晚大批支持者聚集士林地檢署門口高喊:「徐老師加油」,檢察官認為完全看不出徐世榮涉警方移送的妨害公務及公共危險罪,複訊後將他請回。徐走出地檢署後捲袖展示雙臂腋下瘀青,指控警員強行將他架離現場,害他受傷。盧其宏因警方具體指控他發動機車企圖衝撞警員,檢察官認定盧涉嫌妨害公務,訊後諭令1萬元交保候傳。
為抗議苗栗縣政府上周四強拆大埔4戶民宅,200多名台灣農村陣線和大埔自救會、桃園產業工會、反媒體巨獸聯盟聲援民眾,昨上午近10時先到北市凱道集結,要求馬政府還地於民,接著70多人步行到塔城街衛福部,但警方早就以延平北路一段、西寧北路、鄭州路和長安西路為範圍,圍成一個超大管制區,並以警員圍成人牆。

學生遭推頭破血流
抗議民眾步行到衛福部,眼見警方大陣仗,其中一對男女走向衛福部指要搭公車,卻被架離,女子大叫:「這是什麼國家?」這時在衛福部對面人行道的洪崇晏手持寫著「土地正義」毛巾,高喊:「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欲過馬路,多名警員衝上推擠,洪倒地、摔破後腦,血流如注,警方隨即將洪抬走送醫。
11時,馬英九座車抵達衛福部,抗議人士齊呼:「強盜政府!官逼民反!」試圖靠近,警方立刻把群眾推回去,未穿制服的維安人員對警方喊:「抬起來!抬出去!」
馬英九20分鐘後離開現場,群眾靈魂人物徐世榮站在人行道上,舉手高呼:「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現場再出現「快抬走」聲音,接著數名警員架起徐拖離,帶到警局偵訊。

博士生被捕送警局
另一名台大經濟系博士班學生盧其宏,在昨上午8時許騎機車到衛福部,本想11時許騎車離去,被警方以他想衝撞警員,將他壓制、拖離現場,送到警局偵訊。
聽到聲援的學生受傷,關心大埔事件的導演楊雅、戴立忍、小野、王小棣、樓立安等藝文人士,隨即到醫院關心洪崇晏傷勢。楊雅痛批,學生只是去抗議,到底違反什麼法律?後來警方以洪身體不適為由,讓他出院回去。
台灣農村陣線祕書長蔡培慧痛批,群眾只是想表達訴求,警方竟執法過當,群眾不會因此退縮。民眾趙蘭玫說,人民有表達意見權利,警方不該粗暴對待。

護馬管制區擴7
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系副教授廖本全痛批,警方拖走徐世榮根本是想 「殺雞儆猴」,因徐是大埔抗議者的靈魂人物,把他帶走就能抽掉抗議能量,民眾定將持續對抗當權者。
警方私下指出,總統的特勤維安規劃,一般而言,小型場合約部署5080名警力。台北市某分局基層警員透露,過去遇抗議,民眾、警察比例約11.5,大同分局這次卻派312名警力對上70名民眾,比例4.51,比正常狀況增加3倍,確實多了一點。
此外,就管制區範圍來說,以歷次馬總統到中央災害應變中心為例,警方交管區域約150公尺乘以70公尺,昨天管制區域是400公尺乘以230公尺,擴大7.8倍。

執法過當激化衝突
據了解,從上周大埔4戶遭拆後,總統馬英九、副總統吳敦義及行政院長江宜樺,在不同場合都遭民眾嗆聲,讓特勤神經緊繃。國安人士昨坦承,特勤中心近日全面提升正副元首維安強度,除提升安檢規格,內衛區的特勤人數也明顯增加。
國安局已協調警方在正副元首出席場合,配合擴大周邊管制區域,馬昨出席衛福部揭牌,警方擴大管制區,是有情資顯示,抗議民眾打算攔阻總統車隊。但台灣人權促進會祕書長蔡季勳痛批,警方作為已到了濫權、違法程度,已違反比例原則,結果只是激化衝突。

【大壯小聲說】
 
1.「大埔事件」真是高潮迭起,從劉政鴻高呼「天賜良機」後,現在又進入「犯蹕驚馬」(可參考西漢張釋之的典故)的最新劇情。
 
2.刑法第135條妨害公務罪的規定是該條第1項「對於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時,施強暴脅迫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和同條第2項「意圖使公務員執行一定之職務或妨害其依法執行一定之職務或使公務員辭職,而施強暴脅迫者,亦同。」先不論警察當時是在執行何種公務,要成立妨害公務罪一定要行為人有「強暴脅迫」的行為,試問徐世榮教授和洪崇晏當時究竟有何「強暴脅迫」行為?
 
3.至於盧其宏被警方指述「要用機車衝撞員警」,這就跟軍方公布說「禁閉室所有士官都切結不認識范佐憲,也沒有任何人告知要好好『照顧』洪仲丘」一樣好笑!盧其宏要騎機車離開現場不行嗎?筆者還覺得合理的推論應該是盧其宏要騎機車離開現場,但員警擋在機車前面阻止盧其宏離開,接著員警就把盧其宏從機車拉下來帶走,要辦他妨害公務。試問如果是這樣的情形,到底該辦盧其宏妨害公務,還是要辦那些員警妨害自由?
 
4.再回來看徐世榮教授和洪崇晏,徐世榮教授在路邊人行道上喊個口號,到底有用何種強暴脅迫行為讓警方無法進行維安公務?沒有嘛!(站在人行道上,當然更不會有妨害公眾往來交通安全的公共危險)那警方就直接把徐教授抬走,還進行訊問,這到底是在搞什麼?建議徐教授直接用刑法第304條第1項強制罪或刑法第302條第1項用非法方法(違法逮捕當然是非法方法)剝奪行動自由罪對這些員警提告。而洪崇晏的情形也非常類似,拿個毛巾要過馬路到底有什麼強暴脅迫行為?這樣就被推倒還造成頭部外傷,建議洪崇晏除了告這些員警強制罪和剝奪行動自由罪外,再加告一條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而且公務員執行職務犯傷害罪,依刑法第287條規定屬於「非告訴乃論之罪」唷!受理的檢察署可要辦到底,給個清楚的交代!
 
5.從馬邦伯就任「總統」後,警方執法的爭議就愈來愈多,中國的陳雲林來台灣時,台灣人用稅金養的警察們是如何對待去表達不滿的台灣民眾大家應該都還記憶猶新。甚至都有員警面對民眾質疑時,大喊「我上級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再看到這次員警的執法方式,看來台灣警察執法方式和尺度,以及對遵守法律的要求和對面的中國愈來愈接近了!
 
6.此外馬邦伯去衛生福利部揭個牌,管制區搞這麼大是要幹嘛?管制員警人數這麼多是要幹嘛?依這種情勢發展下去,哪天只要馬邦伯在國內,就把全國都劃成管制區,強力取締人民喊口號、舉牌或過馬路的日子,可能很快就會到來。
 
7.如果今天徐世榮教授、盧其宏或洪崇晏喊的口號是「1920」(英九愛你)、「1976」(英九加油)或1988(英九棒棒)之類那這些員警還會強力驅離嗎?如果不會,就證明根本和妨害公務或公共危險無關,而是要箝制人民的的言論自由!
 
8.從蔣渭水到鄭南榕,台灣人爭取(或捍衛)百分之百言論自由的棒子,現在已經傳到我們這一代手上了(真可悲,經過近90年,台灣人還要爭取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今天不強力捍衛得之不易的一點言論自由(和其他的基本權利),明天大家很可能一開口就被辦妨害公務了!
 
9.總之,筆者想奉勸馬邦伯以下的一干有權利者一首短詩,就是「萬山不許一溪奔,攔得溪聲日夜喧。到得前頭山腳盡,堂堂溪水出前村。」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