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9日 星期一

【大壯小聲說】 送你一顆汽油彈

扔汽油彈咆哮 闖禍多年 老父已賠百萬
20130729   


【莊淇鈞、陸運鋒、呂品逸╱新北報導】吃不到牛排竟丟汽油彈洩憤!新北市一名男子前晚到牛排館買牛排,店家告知賣完已打烊,他竟老羞成怒嗆聲:「不賣,我就放火燒!」憤憤不平離去,十多分鐘後拿汽油彈找店家咆哮,還點燃汽油彈欲丟擲遭制止,汽油彈掉在店門口爆炸起火燃燒,他趁隙逃逸,所幸未釀災;昨他滿身酒氣落網,訊後被依公共危險罪嫌法辦。

警方調查,縱火嫌犯周志明(四十二歲)家住樹林區彭厝里,父親是當地大地主,他只要喝了酒就到處吃霸王餐,對方不給吃就砸店鬧事,周父則跟在後方向店家道歉,多年來賠了上百萬元,鄰居念及多年情分均未提告;前晚十時,周嫌走進樹林區太平路「芯園牛排館」,因店家打烊吃不到牛排,他竟丟擲汽油彈洩憤。

嗆「我家有的是錢」
牛排館老闆娘對《蘋果》表示,前天晚間,周嫌走進店內,醉言醉語說:「老闆娘,有什麼好吃的牛排,給我來一份,不要看不起我,我家有的是錢。」她告知打烊了,請周嫌隔天再來,周嫌卻突然暴怒,不斷幹譙,還撂話說:「不賣,我就放火燒。」
周嫌嗆聲後憤而離去,不久他拿著裝有汽油的玻璃啤酒瓶到牛排館理論,甚至點燃汽油彈想丟進店內,店員見狀上前阻止,汽油彈掉在店門口爆炸起火燃燒,周嫌趁隙逃逸。
消防隊獲報到場迅速撲滅火勢,所幸汽油量不多並未釀災,老闆娘心有餘悸說:「如果丟進店裡,後果不堪設想。」警方鎖定周嫌,昨前往其出沒地點埋伏,發現他滿身酒氣與人吵架,立刻帶回警局偵辦。

父:無力再收殘局
周父獲知趕到警局表示,二十多年前兒子在台北市發生重大車禍險喪命,未料康復後性情丕變,只要喝了點酒就四處惹事生非,不是白吃白喝,就是砸店鬧事,二十多年來他四處鞠躬哈腰賠不是,陸續付了上百萬元賠償金,無奈說:「我老了,已經沒有心力再幫他善後。」

【大壯小聲說】

1.周少爺吃不到牛排就要送一顆汽油彈,這是日子過太爽嗎?
 
2.依報導所述,周少爺丟棄汽油彈時牛排館是有店員在內,因此屬於「現有人所在之建築物」,刑法第173條規定:「放火燒燬現供人使用之住宅或現有人所在之建築物、礦坑、火車、電車或其他供水、陸、空公眾運輸之舟、車、航空機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失火燒燬前項之物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第一項之未遂犯罰之。預備犯第一項之罪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

3.因為周少爺所丟的汽油彈並未造成牛排店所在的建築物被火燒毀不堪用,因此應不構成「燒燬現有人所在之建築物」,但因為刑法第173條有處罰「未遂犯」和「預備犯」,因此必須探究周少爺之行為有無成立該罪的未遂犯或預備犯?

4.未遂犯的認定起點是「著手於犯罪」,何謂著手?這可是刑法理論的一大重點,筆者就不在此介紹太多相關論點,直接介紹筆者最認同的見解。筆者認為關於何謂著手的論述,最值贊同的就是小堅哥的看法,也就是「當行為人已經無法介入決定行為是否會產生預期犯罪結果時,就是著手」。舉例來說當某A對某B依殺人故意扣下槍枝扳機時,某A已經無法再以自己的行為去決定子彈是否會射到某B,因此某A應該就屬於「著手」於殺人行為,如此就算某B之後並未因而死亡,某A也應該成立殺人未遂罪。

5.界定了未遂的起點,等於界定了預備的終點,而預備行為的起點應該就是行為人開始具體要落實犯罪的想法,也就是已經離開「預謀」的階段,例如某A想殺某B而去購買槍枝,此時就可以算是已經進入預備階段。

6.回到本件報導,周少爺既然已經丟出汽油彈,那等於其已經無法掌控牛排館所在的建築物是否會因為該汽油彈而被燒燬,因此周少爺應該已經「著手」犯罪行為,因此雖然最後並未燒燬牛排館所在之建築物,周少爺仍應成立刑法第173條第3項之放火燒燬現有人在建築物之未遂犯。

7.至於周少爺在丟棄油彈之前,有出言「不賣,就放火燒」,這也應成立刑法第305條恐嚇罪。

8.此外周少爺到處白吃白喝的行為,視詳細情形應該可能成立刑法第304條強制罪或第339條第1項詐欺取財罪。

9.俗話說「寵豬舉灶,寵子不孝。」(要用台語唸才對味),父母如何教導子女可真是一大學問,過度的寵愛或責罵都可能反而造成子女個性上的弱點。總之,要當能教出好個性子女的父母還真難唷!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