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9日 星期二

【大壯小聲說】軍中關禁閉

帶照相手機進營區 3天退伍
20130705   


【林世雄、晏明強、林師民╱連線報導】只剩三天卻不能平安退伍!在新竹旅服役的下士洪仲丘上周攜照相手機進營區,違反規定被關七天禁閉,前午操體能後高燒送醫急救無效,連夜送回台中老家延至昨晨不治。死者父母哭訴,兒子從小幫忙種田,身體健壯不可能死於正常操練,原本明天退伍後預計入成功大學交通管理研究所就讀,如今死不瞑目,要求軍方公開禁閉房的監視器畫面,給家屬交代。

洪仲丘大學時是系籃球隊隊長,體格壯碩,退伍前竟因操體能暴斃。翻攝網路
洪男所屬的新竹五四二裝甲旅連隊輔導長吳翼竹說,洪仲丘(二十四歲)六月二十三日休假返營,被查出衣服內有一支含照相功能的ASUS手機及一個MP3播放器,違反部隊資安規定,六月二十八日送禁閉室執行。

體溫40℃皮膚滲血
陸軍六軍團雄獅部隊政戰主任陳毅銘說,洪男前天下午四時三十分體能訓練,包括伏地挺身、仰臥起坐及開合跳,五時十五分結束,洪男反映身體不適,隨即因高燒、意識不清送至楊梅天晟醫院,由於體溫超過攝氏四十度,又轉送台北內湖三軍總醫院。
洪母說,前晚七時接到部隊電話,她趕到三總已是凌晨一時,當時兒子沒有意識,全身皮膚滲血、臉部腫脹,她不捨再讓兒子受苦,放棄急救,將兒子帶回台中后里家中,昨晨五時不治。人正在日本旅遊的洪父獲悉噩耗,臨時購買機票返台。
洪母說,兒子平時幫人種田賺外快,「前陣子減肥,還穿長袖運動服長跑,他一點都不怕熱,怎麼會中暑死亡?」家人除在靈堂掛白布條抗議,也要求軍方公布禁閉室的監視錄影畫面。
前午事發地氣溫為攝氏三十三度,昨有自稱洪男同袍透過管道向《蘋果》投訴,大太陽下操體能還不讓洪男喝水,才會發生這種事,不過軍方否認不讓洪喝水。光田醫院家醫科醫師陳弘聖表示,長時間待在悶熱環境,水分補充不足,身體無法散熱,才會演變成中暑,嚴重時會導致熱衰竭甚至死亡。

陸軍調查違失人員
陸軍總司令李翔宙昨到靈堂上香,慰問洪男家屬,表示軍方將配合調查協助善後。陸軍司令部表示,已成立專案小組調查,違失人員移送國防部北部地方軍事法院檢察署偵辦。
國防部發言人羅紹和表示,官兵若違規攜帶智慧手機入營,均由權責單位依法懲處,志願役官兵申誡至記過,義務役士兵以禁閉或禁足為主。

【大壯小聲說】
 
1.前國防部長蔣仲苓曾在因某件義務役士兵死亡案被質問時講過一句話:「那個地方不死人。」現在軍營中又添一條人命了!蔣前部長的名言又被印證了,可是我國目前並未參與戰爭,但士兵的折損率也太高了吧!

2.如果邱仲丘在做體能訓練時,負責帶領的軍官或士官不准邱仲丘補充水分,反而只是一直繼續進行體能訓練的話,那帶領的軍官或士官有可能就涉及陸海空軍刑法第44條第1項後段凌虐部屬致死罪,該罪法定刑為無期徒刑或7年以上有期徒刑。因為在不通風的空間,又是高溫下要求邱仲丘不斷進行體能動作,又拒絕邱仲丘補充水分,那這不是「凌虐」是什麼?而最後邱仲丘也而中暑進而死亡,當然可能涉及凌虐致死之刑責。

3.此外依國家賠償法第2條第2項前段規定:「公務員於執行職務行使公權力時,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人民自由或權利者,國家應負損害賠償責任。」軍官或士官當然屬於公務員,再管理士官兵當然屬於行使公權力的情形,又一般人對於在高溫下進行大量體能活動又欠缺水分可能會導致中暑而傷亡應均有預見可能性,然要求邱仲丘作體能的軍官或士官卻未能預見邱仲丘可能因而中暑身亡,故僅屬過失之情形,又此過失和邱仲丘死亡間具因果關係,故依前述國家賠償法規定,邱仲丘的家人可以對國家請求賠償。

4.但筆者想提起一個更高層次的問題,就是軍中關禁閉的作法是否違反憲法?因為關禁閉是一個嚴重侵害人身自由權的行為,雖然軍人和國家間應該屬於「特別權力關係」,但對於軍人的人身自由予以強力的限制還是應該要有符合憲法精神的法律依據。例如羈押也是強力限制人身自由的手段,因此刑事訴訟法內就有對羈押要件做嚴格的規定,特別是有許多程序上的要求。可是軍中關禁閉的駔法到底有沒有法律依據?如果沒有就是不符「法律保留原則」,就可能有違憲之虞。

5.此外筆者看到軍方是因為邱仲丘帶智慧型手機進營區,所以以違反資安規定將邱仲丘關禁閉,對此筆者深感可笑!筆者服役時軍中也有類似規定,就是禁止帶手機(當時是智障型手機)進入營區,可是依筆者當時的觀察,幾乎每一位軍官都有帶手機進入營區,可是從未有人因而受罰。而且照規定軍中演習只能用軍用無線電聯繫,但根據筆者看過的一篇報導所述,軍中演習時一堆軍官都用手機在聯繫。所以真的要查有無違反資安規定,就應該一視同仁從各軍種司令官開始查起,只要違反資安規定,不管軍階大小,全部依規定處理,這樣才公平嘛!否則只針對小小義務役士官兵抬出資安規定,這樣不是擺明欺負人嗎?

6.台灣人民繳稅養軍隊是要保護台灣人民,是要捍衛台灣的民主體制,大家可以去想想看我們的軍隊有盡到這些責任嗎?文末,願邱仲丘一路好走,更願將來台灣只會有在戰場上為捍衛台灣人民和民主體制而戰死的軍人,不會再有因為不當管教或裝備老舊而喪生的軍人。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