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9日 星期二

【大壯小聲說】鑲金的LP

法官:重創尊嚴 律師:高於行情
20130709   


【王吟芳、郭芷余╱高雄報導】高市鹽埕區博愛里里長黃強去年因文武聖殿董監事選舉恩怨,被落選董事黃瑛芳開槍打中LP,送醫後雖撿回一命,但左睪丸卻因破裂遭切除,因此向黃瑛芳求償一千零五萬元。法官認為黃強左睪丸遭割除嚴重影響其尊嚴及日常生活,且黃瑛芳連開三槍手段兇殘,昨判應賠一百五十萬元精神慰撫金,加上醫藥看護費等,共應賠一百五十五萬餘元。

過去有男子被踢爆、摘除右睪丸獲判賠六十一萬元。律師丁昱仁認為,切一顆睪丸若無影響生殖能力,頂多是普通傷害,獲賠一百五十萬慰撫金「比一般行情多太多了」。但律師蔡明哲認為「合理但偏低」,他說,身體器官受損除可請求財產上的損害賠償,也可請求非財產的損害賠償如精神慰撫金,金額多寡則由法院依雙方資力酌定;此外,若該器官是被害人賴以謀生的重要部位,例如鋼琴師的手、足球員的腳等,還可另請求勞動能力因而減損的賠償金。

起身逃命恰巧射中
高市鹽埕區文武聖殿供奉關聖帝君(武聖)與孔子(文聖),香火鼎盛,但廟產龐大也多紛爭。去年七月,廟方存放銀行保險箱的四百兩黃金驚傳遭人以金紙掉包,隔月又因董監事選舉爆發槍擊案,巧合的是,兇嫌黃瑛芳(五十七歲)去年底落網後遭收押,被槍擊的黃強(五十五歲)也在今年五月間因涉入廟產案被押三十二天,並與黃瑛芳一起被借提出庭。
高雄地院判決指出,文武聖殿前董事黃瑛芳參選董監事失利後,認為是黃強搞鬼,因而懷恨在心,竟於去年八月二十四日晚間,騎車到黃強住處兼服務處大門,對著正在一樓門內打麻將的黃強怒罵一聲「垃圾」(台語)後連開三槍,黃強聞聲起身要逃跑時,正好被第一槍子彈擊中LP並貫穿臀部,另兩發子彈未擊中,經送醫後雖撿回一命,但左睪丸卻因破裂遭切除,故向黃瑛芳求償一千零五萬元。

羞稱上廁所不方便
黃瑛芳一審遭判刑十二年,辯稱開槍只是要警告黃男,無意殺人,且對方開出的千萬慰撫金價碼過高。但法官認為,黃強因本案左睪丸破裂割除,對其尊嚴及生活影響甚鉅,昨判黃瑛芳共應賠償一百五十五萬餘元。全案仍可上訴。
黃強昨表示,他與黃瑛芳是多年的「換帖兄弟」,黃瑛芳的前妻還是黃強父親的乾女兒,沒想到黃瑛芳卻為了選舉失利對他開槍,「算了算了!我也看開了!他(黃瑛芳)現在沒錢,判賠也拿不到,我不上訴了。」至於睪丸被切除造成的困擾,黃強欲言又止稱「有時上廁所不方便,唉,這很難啟齒。」

醫師:恐影響性慾
泌尿科醫師李嘉文指出,男性左右兩睪丸主要功能是造精及分泌男性荷爾蒙,少了一顆雖然不會影響生育能力,但有可能因荷爾蒙分泌減少影響性慾,甚至造成勃起困難等性功能障礙,不過荷爾蒙仍可藉由針劑補充,還是能重振雄風。

【大壯小聲說】
 
1.先對這位黃強先生表示慰問之意,LP受傷真的是很痛!這種痛只有男性才能想像吧!

2.回到法律觀點,黃瑛芳對黃強連開三槍,雖然只有一槍擊發,兩槍卡彈,但從黃強受傷的位置來看,黃瑛芳當時應該是瞄準黃強的下腹部,而腹部因為沒有骨頭保護所以是身體最脆弱的部位之一,且人體大多數臟器均位於腹部,腹部如受到傷害通常都有致命可能,因此黃瑛芳開槍當時的主觀意識應該是要致黃強於死,所以具殺人故意。具殺人故意但未產生死亡結果,黃瑛芳應成立刑法第271條第2項殺人未遂罪。

3.在民事責任方面,黃瑛芳應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對黃強負損害賠償責任,但該條項的損害賠償責任指的是「所受損害」和「所失利益」。以此事件為例,所受損害指的是像黃強因受傷而支出的醫藥費用,所失利益指的就像是假設黃強原本和人談好要簽一份契約,黃強原本預計在契約簽署後可以獲得100萬的利益,卻因受傷而無法去簽約,那這100萬元就是所失利益。

4.但根據民法第195條第1項規定,在身體權受侵害的情形,被害人可以向加害人請求精神慰撫金。至於精神慰撫金的數額要多少才合理,其實沒有定論,在實務上法院通常會從被害人所受的痛苦程度、加害人的手段、被害人和加害人的關係以及雙方的經濟狀況等情形來做裁量。

5.筆者認為在本件中法院認定黃瑛芳應賠償黃強150萬元的精神慰撫金,應屬合理。畢竟LP對男人的意義是很特別的,更遑論黃強日後生活有許多不方便的地方,這些精神痛苦不是可以用筆墨可以形容。總之,為何日文漢字將LP寫成「金玉」,就可以知道LP真的是很寶貴的!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