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日 星期四

【大壯小聲說】 上下交相賊

殘酷虐待 7人遭求重刑
20130801   


【綜合報導】陸軍下士洪仲丘冤死28天,於84日舉行告別式前夕,國防部最高軍事檢察署檢察長曹金生昨宣布洪案偵結,起訴18人;269旅禁閉室管理士陳毅勳及542旅少將旅長沈威志等7人,均遭請求從重量刑,其中陳毅勳依重罪「上官藉勢凌虐軍人致死」起訴,最重可處無期徒刑;沈威志等6人涉《刑法》、《陸海空軍刑法》,「共同職權妨害自由」等罪,最重可處76個月徒刑。

洪仲丘姊姊洪慈庸不滿說,家人最重視在「犯意」釐清,起訴書依然交代不清。她說:「我們比較期待能否幫我們查清楚,為什麼542旅這些人急著把我弟弟送進去(禁閉室),一定還有更多內幕。」
洪慈庸認為,全案發展至今已無法還原全真狀況,只希望能貼近事實,目前看來只有60分。而「公民1985行動聯盟」也對起訴書表示強烈不滿,決定如期在83日上街抗議。
而起訴書也首次披露洪仲丘曾竄改體測成績、以快服役期滿為由拒背值星帶等,引起多名士官不滿,藉洪帶照相手機入營違規,聯手將洪關進禁閉室。

洪仲丘BMI33屬高危險群,且每晚因悔過室空間不足、通風不良無法入睡,管理士均知情,卻沒調整操課。7/3下午李念祖未注意危險係數已達危險級,仍在戶外操課,且沒注意洪體力透支,仍要求操練,洪訓練結束後倒地。
6人不知悔改狡辯
起訴書指出,542旅旅長沈威志少將、副旅長何江忠上校、連長徐信正少校、副連長劉延俊上尉、上士范佐憲及士官長陳以人等人,對洪仲丘的作為,已涉《刑法》、《陸海空軍刑法》的「共同對部屬施以法定種類以外之處罰」、「共同職權妨害自由」等罪。
高等軍事檢察署檢察長史勝德指沈威志等6人,在「犯後不知悔改猶飾詞狡辯」,均請求從重量刑,最重可處76個月徒刑。
其中對洪仲丘施以「殘酷虐待訓練方式」的管理士陳毅勳,竟恃身為上官之職權,恣意對洪仲丘施予肉體及精神上違反人道之殘酷訓練,導致洪因苛酷凌虐致死,造成家屬無法抹滅的喪親之痛,依「上官藉勢凌虐軍人致死」請求從重量刑,最高可處無期徒刑。
禁閉室室長蕭志明、副室長羅濟元、宋浩群及管理士李念祖、陳嘉祥、李侑政、黃冠鈞、黃聖筌、張豐政、侯孟南共10人,未注意洪仲丘身體不堪負荷,仍持續操練,終致洪死亡,觸犯《陸海空軍刑法》及《刑法》「業務過失致死」罪,最重可處5年以下徒刑。

「無長官授意凌虐」
起訴書指269旅憲兵官郭毓龍中尉,未經長官批准而移送執行禁閉行為,觸犯《陸海空軍刑法》、《刑法》「公務員假借職務上之權力,以其他非法方法,剝奪人之行動自由」罪,最高可處76個月徒刑。

陳毅勳最重判無期
外界質疑18名被告,僅陳毅勳被以上官藉勢凌虐軍人致死罪起訴,是否要讓低階士官成為「代罪羔羊」?國防部北部地方軍事法院檢察署檢察長吳逸聖說,軍檢調查「沒有長官授意凌虐,純為陳毅勳個人犯意」。吳也表示,陳所涉刑責是本刑最輕7年以上有期徒刑,最重為無期徒刑。
軍檢署昨午派人將起訴書送至洪家,洪父表示:「心情沒有比較輕鬆,暫時也沒有心情仔細看,先與律師及女兒討論後再說。」洪家義務律師李宣毅表示,律師團是在軍檢調查到最後三分之一時才介入,所以還需調閱全部卷證後,才知軍檢在調查內容的認定上有無遺漏或與家屬律師團認知有無差異。

【大壯小聲說】
 
1.軍檢趕在201383日民眾發動遊行前將「洪仲丘命案」偵結,雖然起訴18名被告,但除269旅禁閉室戒護士陳毅勳外,其餘從542旅旅長沈威志少將以下沒有其他軍、士官被依陸海空軍刑法第44條中段「凌虐部屬致死罪」起訴。
 
2.軍檢這份起訴書出來後,社會討論很多,筆者也想問一問軍檢陳毅勳跟洪仲丘有何深仇大恨?為何一定要「凌虐」他?從之前桃園地檢署偵辦本件所涉湮滅證據罪部分時,不是有傳出桃檢檢察官在「倖存」的錄影畫面中,有發現陳毅勳帶體能訓練時,都不管其他被送禁閉的人動作如何不確實,只盯著洪仲丘,要洪仲丘扎扎實實地做體能訓練。如果陳毅勳如軍檢所說就是愛操兵,是陳毅勳個人問題的話,為何陳毅勳擺明就是針對洪仲丘?洪仲丘和陳毅勳到底有何過節?兩個不同單位的士官,到底結下什麼樑子?軍檢可以說清楚嗎?
 
3.如果陳毅勳和洪仲丘間並無深仇大恨,那陳毅勳會針對洪仲丘狂操就一定有其他原因。筆者相信只要是有當過兵的人,就一定可以輕易猜出到底陳毅勳會狂操洪仲丘的原因為何。
 
4.因此筆者認為只有陳毅勳被起訴凌虐部屬致死罪,這根本是擺明掩護其餘共犯。請容筆者大膽假設一下,假設542旅中有軍、士官對洪仲丘早已不滿,剛好逮到洪仲丘帶照相手機和MP3入營,難道不會藉機「教訓」一下嗎?可能原本只是要去嚇洪仲丘,就是原本沒有要把洪仲丘送禁閉的意思,但先跑去嚇洪仲丘說這問題很嚴重唷!是可以送禁閉的唷!沒想到洪仲丘直接回應就快退伍了,是要關什麼禁閉?這時原本只想去嚇洪仲丘,想要看洪仲丘討饒的某人就不爽了,兩個人就互嗆起來,因此某人就直接放話一定要讓洪仲丘被送禁閉。接著某人就趕緊要跑完程序,還借重542旅高層的權威,以及和813醫院平日建立的關係,終於拿到旅部批准要把洪仲丘送禁閉的命令。接著某人當然就聯絡負責管理禁閉室的262旅的麻吉(除了手機外,現代通訊方式很多,軍檢如只查手機通聯,就是在搞笑),請麻吉一定要好好「照顧」洪仲丘。身為某人的麻吉當然知道「照顧」是何意思,接著就是一切按表操課加出言譏諷,總之就是好好照顧了洪仲丘。沒想到天時、地利加上麻吉賣力照顧,洪仲丘真的被操壞了,而且是一定要送大醫院的急性中暑,最糟糕的是洪仲丘居然就死了。就是出了人命,事情才會爆出來,如果洪仲丘送醫有被救回來,這件事絕對很難見報(筆者當然是由衷地希望洪仲丘當時有被救回來,並順利康復)。大家看到這裡,難道不會認為至少542旅的某人也應該跟麻吉一樣被起訴凌虐部署致死罪的共同正犯嗎?
 
5.從軍檢偵辦洪仲丘命案的過程以及偵辦結果可以引起這麼多憤慨,就可以知道現在一定很多人和筆者一樣都認為國防部以下的軍方實在黑的過份。台灣人民納稅居然要養這樣的軍隊,要大家不嘔實在很難!
 
6.如果軍方(含軍檢)一開始就是坦承面對,並從各層面去檢討為何此一悲劇會發生,也提出真正有效的改善方案,那民眾對軍方不會這麼生氣。反而軍方就是打算不斷地隱瞞,連監視器都可以因為線路老舊而沒畫面,再加上許多民眾想到當兵時受到的鳥氣,這件事才會愈演愈烈,對軍方的不滿才會不斷提高。
 
7.筆者對此案起訴由同屬國防部底下的軍事法院接手後會有怎樣的結果,大概也有底了。這也是為何筆者疾呼一定要修改軍事審判法,廢除常設的軍事檢察署和軍事法院。雖然從桃檢偵辦湮滅證據一案看來,普通地檢署和軍檢的功力也是有得拼,但至少民眾監督普通地檢署的運作較容易,而且整體而言普通地檢署的檢察官也較難被收買或摸頭。
 
8.總之,筆者認為軍檢偵辦洪仲丘案從過程到結果都充滿了許多值得被質疑的地方,希望大家能蓄積能量,先從修改軍事審判法開始,再逐步重建一支真正屬於台灣,以保衛台灣人民和民主政體的使命的軍隊。
 
9.仲丘弟兄,一路好走。善惡到頭終有報,總有一天,因果業報一定會還你公道的!R.I.P.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