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4日 星期三

【大壯小聲說】 小三的辛酸

20130814   


【郭芷余╱高雄報導】高雄女子小君(化名)因產檢和已婚林姓婦產科醫生互有好感,她離婚後和林男爆發不倫戀並產下一對兒女,去年小君懷第二胎時,林男剛好結紮,懷疑孩子非親生不願負責,還反過來罵小君「死小三」,小君不甘林男始亂終棄,驗DNA怒提認領子女訴訟,但自己也因外遇事件曝光,反吃通姦官司。

小君(三十三歲)受訪時,想起與林男(五十二歲)交往辛酸史,感傷泣訴:「他睡自己的產婦,還一度要我拿掉七個月大胎兒,但孩子生下後,他卻以扶養名義報稅。」記者致電林男,他只說:「這是我和她的私事,我們已達成一定默契,不方便說什麼。」

貪戀32E魔鬼身材
小君有過一次婚姻,二○○六年懷前夫的孩子,到高雄一間醫院找林男產檢,之後餵母乳仍持續回診,她說,三年前林男得知她離婚且恢復產前32E、2332的魔鬼身材,開始打電話關心她私生活,兩人越走越近,進而發生性關係,貪戀小君身材的林男,不但經常拍攝小君裸體,還曾拍性愛影片。

二度懷孕挨告通姦
二○一○年底小君懷孕,隔年六月,林妻發現丈夫外遇,要林男了斷,林男竟要小君拿掉七個月大的胎兒,還說:「別人沒辦法,我們婦產科有的是辦法。」小君崩潰驚恐,跪求林男:「生下來都會活了,不要這麼狠心……。」林男才心軟,要她生下後出養,小君害怕孩子被抱走,向地檢署自首通姦,隨後躲到台北生產。
去年四月,小君得知林男突然轉任新北市板橋區一家婦產科診所,深怕遭拋棄,吞四、五十顆安眠藥又鬧自殺,被送醫撿回一命,林男為安撫小君,帶她和一歲女兒出遊日月潭,並答應給付生活費。
小君指控,去年六月林男得知她二度懷孕,又說:「妳剛生產完沒多久,子宮頸很軟,很好撐,拿小孩很容易。」但小君堅持生產,今年二月臨盆時,林男避不見面,也沒探視孩子。
林妻得知後,聲稱丈夫去年六月已結紮,不可能讓小君受孕,還對小君提告通姦,但小君表示,她去年五月已知受孕,不甘受辱,也提認領子女訴訟,要林男負責,上月經DNA鑑定,確認兩個孩子都是林男骨肉。目前刑、民事官司分由台北地檢署及高雄地院偵審。

女自比《悲慘》芳婷
小君說,多年來她想斬斷這段感情卻放不下,並以電影《悲慘世界》自嘲:「我知道當小三不對,但這罪過不能無限上綱,我不是尚萬強(電影男主角),偷一條麵包被關十九年,我只是可憐的芳婷(電影女配角),想要扶養孩子長大。」

【大壯小聲說】
 
1.這位小君的遭遇就是典型的小三的辛酸,情夫林醫師不承認小君生的孩子是其骨肉,又被情夫林醫師的妻子提起刑法第239條後段的相姦罪告訴,將來可能要獨力扶養小孩,這真是太悲情了!
 
2.回到法律層面來看,當時已無婚姻關係的小君和林醫師所生的大女兒原是林醫師的非婚生子女,但林醫師既然有答應提供大女兒扶養費,可以認定已有撫育之事實,故依民法第1065條第1項規定,可視為林醫師已認領小君生的大女兒,因此在法律上大女兒已被視為是林醫師的婚生子女。
 
3.至於小君生的小兒子,林醫師雖然不聞不問,但經DNA鑑定,幾乎可以確定小君生的小兒子和林醫師也有血緣關係,故依民法第1067條第1項規定,小君可以以自己名義或以小兒子的法定代理人名義向小兒子之生父即林醫師提起「認領之訴」,如小君的小兒子勝訴判決確定,就等於林醫師已認領小君生的小兒子,該男孩在法律上的地位依民法第1065條第1項規定,就被視為是林醫師的婚生子女。
 
4.如果地位是法律上的婚生子女,林醫師對小君所生尚未成年的兩個小孩依民法第1084條第2項規定就有保護教養的權利義務,也要負扶養義務。此外如林醫師過世,該兩名小孩也可以和林醫師在婚姻關係中和妻子所生的其他子女一樣成為林醫師的繼承人,繼承林醫師的遺產。
 
5.小君當小三的行為固然可能涉犯刑法第239條相姦罪之罪嫌,但其所生的兩個孩子還是應該要受到法律規定的保障。在DNA件結果都已經幾乎確認小君所生兩名小孩的生父是林醫師,林醫師如果還要否認並逃避對該兩名小孩的責任,這就太過份了。
 
6.附帶一提,因為林醫師和小君發生性關係的時點,兩者間已無醫病關係,故林醫師縱然和小君發生性關係,應不涉及刑法第228條第1項的利用權勢性交罪。
 
7.小三真的很辛酸,但筆者認為林醫師要負責的程度遠大於當小三的小君,幹嘛看小君有32E就亂想。從這報導可也以讓國人去思考刑法第239條通姦罪和相姦罪的立法是否有處罰必要性和合理性。筆者認為通姦行為用刑法來處罰很不妥當,畢竟感情是法律管不住的領域。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