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日 星期五

【大壯小聲說】 羈押的條件

法官:非重罪 洪父:無奈
20130802   


【綜合報導】陸軍542旅下士洪仲丘遭凌虐致死案,昨移軍事法院審理,並召開542旅副旅長何江忠、旅部連長徐信正、上士范佐憲,及269旅禁閉室管理士陳毅勳的羈押庭,訊後4人以無串證、逃亡之虞,裁定以15萬元至30萬元交保。對此裁定,軍檢表示會盡速提出抗告;洪仲丘的父親洪吉端則說:「對於這樣結果感到無奈,會再與律師商量。」

法官昨以無串證、逃亡之虞,晚上7時裁定陳毅勳15萬元交保,由軍方帶回他所屬的蘭陽指揮部。高等軍事法院昨晚1140分召開記者會,表示合議庭認為軍事檢察官已完成調查,且何江忠等三人都已調職,所犯也非重罪,應無串證、逃亡之虞,才會裁定何江忠30萬元交保、徐信正25萬元交保、范佐憲20萬元交保。但高等軍事法院強調,若與3人相關的客觀條件有變化,法官也會視狀況重新裁定。
陳的阿嬤獲知孫子交保,雙手合十感謝神明保佑。洪仲丘的姊姊洪慈庸則說:「無法接受、不公平。」

網友痛批正義已死
網友對4人交保群起憤慨,直呼「正義已死」、「政府已死」。網友chinhan1216痛批,「台灣政府真的把台灣人民當死人了。」網友knowing也憤憤不平表示:「太爛了啦,明明會串共(供)。」網友cyuan0301直呼,「怕禮拜六沒人在凱道在催票了。」
遭羈押的何江忠等4人昨都理光頭、穿藍色囚衣、戴手銬腳鐐,下午2時由憲兵從軍事看守所押解,分別送到北部地區軍事法院、高等軍事法院開庭。
范佐憲因主導全連士評會決議要把洪仲丘送禁閉,被各界認為是害洪冤死的元兇,他在高等軍事法院的羈押庭面對法官訊問時,顯得畏縮,答話結巴,眼睛還習慣性地東瞄西看,完全沒有在部隊的「大魔頭」囂張模樣,不斷口吃跳針,甚至當庭落淚,對訊問則避重就輕回答「不清楚」、「不知道」。

跳針答「啊不然咧」
法官先問范佐憲,范雙手放在膝上,駝著背,回答時答非所問。面對訊問是對誰交代士評會要改到625日?他一下推說是值星班長 ,一下又改口人事室建議的,被問及違規就要關禁閉嗎?他卻說「罰勤」不是「禁足」,當場被怒斥「你在筆錄不是說『因為罰勤、禁足洪仲丘不怕』嗎?」
范回答時一直說:「不知道」、「不清楚」,法官喝斥:「范佐憲,你是洪仲丘的直屬長官,問你什麼你都說不知道,那到底誰知道整個案情?」而范緊張就重複「啊不然咧」口頭禪,法官大罵:「我要問的你不講,我不問的你講一堆,拜託你不要浪費彼此的時間。」最後連范的辯護律師都看不下去,起身敲桌子提醒范:「問你什麼,講什麼就好。」

庭訊後范哭了出來
庭訊時范佐憲不時手扶背部,向法官哀求:「我背部有舊傷,羈押期間一直隱隱作痛,希望法官不要再押我了。」庭訊5時結束,范看到律師站起來要走,突然哭了出來,頻頻以手拭淚。
傍晚520分,審判長接著訊問徐信正,徐坦承曾向副旅長何江忠報告,連上有位快退伍弟兄(洪仲丘)囂張跋扈,快管不了;並表示何曾對他說「你若不關他(洪仲丘),我就關你」,但他強調何不是命令口氣。後來法官詢問何江忠,何輕描淡寫地說:「我有說過類似的話,只是我習慣與幹部開玩笑,當時都是開玩笑口吻,他們都知道我個性,不會當真!」
審判長質問徐,「洪仲丘送禁閉是你自行簽辦、並親送公文,你的責任最大。」徐回說當時是尊重士評會決議,事後才知士官違反資安只需申誡處分。陪審法官不以為然地質問:「士評會如果決議判死刑,你是否尊重?」徐啞口無言。過了許久他才說,不知洪仲丘BMI(身體質量指數)偏高,只知他比較胖,也不知BMI過高不能送禁閉,更沒想到洪送禁閉,會因體能訓練喪命。
最後審判長問徐:「你身為連長,有無依法行政?」徐停頓幾秒回說:「我非常後侮,自己沒有依法行政。」整個開庭過程中,徐眼神無助。

副旅長卸責給連長
隨後法官訊問何江忠,他哀怨懇求不要羈押他,還推給徐信正:「徐找我23次,說連上洪仲丘囂張跋扈,是他要把洪送悔過!」
何江忠並慷慨陳述:「我下部隊20多年,未曾發生這樣的事,如果知道洪仲丘送悔過,實施體能訓練而喪命,怎麼可能會蓋章!」「父母把兒子交給我們,發生這事,我很自責!」他說:「若當初有找洪談一談,就不會發生遺憾的事!」何江忠應訊雙眼炯炯有神,聲音宏亮,表達簡潔有力,彷彿是在對部隊訓話。

【大壯小聲說】
 
1.軍事審判法第102條規定:「被告經軍事審判官訊問後,認為犯罪嫌疑重大,而有下列情形之一,非予羈押,顯難進行追訴、審判或執行者,得羈押之:一、逃亡或有事實足認有逃亡之虞者。二、有事實足認為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其他正犯、共犯或證人之虞者。三、所犯為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為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者。四、有事實足認非予羈押即有妨害軍事安全之虞者。」

2.依軍檢起訴之罪名,被告陳毅勳涉犯陸海空軍刑法第44條第1項凌虐部署致死罪,該最法定刑最輕本刑為7年以上有期徒刑,符合軍事審判法第102條第1項第3款之情形,所以有羈押原因,且本件涉案被告眾多,如果不予以適度地保全被告或證據,將來可能難以追訴犯罪,因此應該有羈押必要,所以軍事法院在提審時同意被告陳毅勳交保,實在很奇怪。筆者以前擔任檢察官時,處理被告人數眾多販毒案件,至少主嫌幾乎都是一路被羈押到底的,很少出現重大犯罪且被告人數眾多的情況下,沒有羈押任何一位被告的情形。筆者忍不住說,軍事法院這樣子到底是要避免被告間串證還是另有目的?

3.至於其餘三位被告何江忠、徐信正和范佐憲被軍事檢察官起訴軍事審判法第45條第2項對部屬施以法定種類、限度之懲罰罪和刑法第3021項妨害自由罪(依刑法第134條公務員利用職務犯罪要加重二分之一的刑度)這兩項罪名確實非最輕本刑5年以上之罪,但根據軍檢傳出的消息,范佐憲和另名被告陳以人在事發後有密集通聯40餘通,所以難道這不算有事實足認被告范佐憲有勾串其他正犯之虞嗎?因此僅就被告范佐憲來說,應該也是有羈押原因和羈押必要,應予以繼續羈押較妥當。筆者認為被告何江忠和徐信正兩人是否有羈押必要是在較模糊的地帶,因此即使認定無羈押必要而給予交保,應尚屬可接受的結果。

3.不管怎樣,既然軍檢察署已經偵結起訴,洪仲丘命案就正式進入法院審理程序了,接下來就看承辦的軍事法官會如何進行審理程序了。

4.據說桃檢偵辦湮滅證據案也要偵結了,不管是軍檢或桃檢都趕在洪仲丘告別式前將案子處理告一段落,這也算是有志一同吧!

5.前幾天有讀者投書表示不是大家無法接受的結果就不表示是真相,且偵辦犯罪中對真相的認定原本就受浮動的,簡單說要大家相信軍檢的起訴書認定的內容。但筆者認為軍檢目前受到民眾強烈質疑,並非單單是因為起訴結果而已,從偵辦過程到起訴書內容,軍檢搞出太多可以被批評質疑的地方。包括過了好幾天才突然開始約談甚至聲押被告,而且軍檢曹將軍的發言也讓人感覺很像被告的辯護律師,在起訴書內容也沒有說明為何陳毅勳對洪仲丘這麼恨,要很操他?也沒有解釋為何被告沈威志等人既然涉嫌共同職權妨害自由罪,那是否有涉嫌共同職權妨害自由致死罪?就是因為軍檢的手法和態度讓人深覺可疑,因此軍檢查出來的真相才會備受質疑。筆者認為該篇讀者投書對社會上許多關心此案的民眾有點誤會了。

6.無論如何,洪仲丘已逝的生命不會再回來了,但我們不能讓公理正義就這樣被繼續淹沒在台灣社會的角落。因此201383日晚上6點有空的人就穿白T去凱達格蘭大道走走,當晚沒空的人,就在心裡給前去遊行的人打打氣吧!總之,如果人民都不好好關心國家社會,那些所謂的「官」就會「惡奴欺主」,爬到人民頭上來了!

7.再說一次,仲丘弟兄,一路好走,R.I.P.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