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1日 星期三

【大壯小聲說】警察吃案

富商投訴「警員要求別報案」
20130822   



【潘姵如╱台北報導】民眾被搶,警察竟自掏腰包給錢了事!北市一名績優警員,月前接獲一名富商報案指被人持槍搶劫一萬八千五百元,警員堅稱:「這不是強盜案。」富商說被搶錢,他竟拿八千五百元給被害人,誆「找到了」,硬要吃案。富商事後向北市刑警大隊報案並爆料遭吃案,昨中山分局坦承該警付錢吃案記兩支申誡。學者痛斥太離譜,「這些錢恐怕會找其他管道籌措,將衍生其他風紀問題。」

花錢吃案的北市中山分局警員張弘杰(四十三歲)已婚、育一對子女,從警逾二十年,曾查獲販毒集團、大批制式槍枝、賣淫集團等,獲警局「金吾獎」;熟悉警界生態的人認為,張警超勤最多也只有領七萬多元,「怎可能自掏腰包花錢吃案?」懷疑有隱情。
今年三月四日晚,張員接獲君朋旅行社、港籍孫姓總經理遭持槍搶一萬八千五百元。

投訴市刑大即破案
當晚,富商在新生北路的停車場取車,突遭兩男圍毆、槍托打頭,富商護住包包內十萬美元(約三百萬元台幣),但被搶一萬八千五百元。
富商向《壹週刊》爆料,他報案後送醫,但當他提到遭持槍強盜,處理的張弘杰臉色丕變,不斷問他:「你是不是跟人有糾紛?這是債務糾紛不是強盜。」還不悅地問:「你到底損失多少?」他以廣東腔回:「一萬八千五百元。」
張員說要到現場勘查,隨後返院拿八千五百元給富商說:「剛剛在現場撿到這筆錢,這是財務糾紛,不是強盜案,沒有損失就好。」要富商在為民服務記錄簿上簽名。富商轉向北市刑大報案,上周警方逮捕涉嫌強盜的四男一女。
對此,中山分局說,張員掏錢補貼孫男損失違反警紀,記兩支申誡,正副所長各記一支申誡。曾任張員的直屬長官透露,張是跑專案、衝績效的人才,不過專案小組壓力大,發生重大刑案,也都由專案小組偵辦;另重大刑案,須在兩小時內通報上級,懷疑他在時限內未通報,才乾脆吃案。

被爆5萬元內就喬
熟悉警界生態的人指出,因中山區內特種行業林立,若發生重大刑案,只要金額在五萬元內,且現場沒監視器,有些警察會賠償被害人損失。但中山分局督察組否認,堅稱從未發生付錢私了吃案的情事。
中正大學犯罪防治學系教授鄭瑞隆怒斥,掏錢吃案不但無法讓歹徒受到制裁,還可能食髓知味,造成更多社會案件,「拿錢換重大刑案發生的數據壓力,實在很不應該。」

【大壯小聲說】
 
1.這位張姓員警的行徑也真是太誇張了!有人要報案被持槍搶劫,竟然可以跟報案人說這是債務糾紛不是強盜!可是就算是債務糾紛,難道就可以持槍討債嗎?槍砲彈藥刀械管理處罰條例第7條第4項:「未經許可持有槍械可處5年以上有期徒刑」的規定是訂假的嗎?
 
2.如果張姓員警真的要求被害人不可以報案,那張姓員警可能涉嫌刑法第165條之隱匿證據罪,且依刑法第134條公務員假借職務上權力、機會或方法犯瀆職罪章以外之罪,可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所以張姓員警如成立刑法第165條隱匿證據罪,最重可處3年有期徒刑。
 
3.當然張姓員警除了刑事責任外,行政上的懲處應該也避免不了。這邊要跟大家順便澄清一個觀念,就是「一事不二罰」,從行政罰法第26條之規定和大法官會議第503號和604號等解釋均可知我國法制有採一事不二罰原則。但一事不二罰原則係指「就同一違法行為,不得於同性質之處罰中,受到二個以上之追訴處罰。」所以如果是不同的處罰,就可以並存!以本件張姓員警為例,如因隱匿證據罪被判刑,上級警察機關仍然可以對張姓員警為申誡或記過之處分,因為處罰的性質不同。
 
4.這位張姓員警任職於台北市警察局中山分局,中山分局有天下第一分局之稱,因為該分局的轄區可是包含赫赫有名的林森北路。令人起疑的是張姓員警的薪資約每約7萬餘元,卻願意拿出8500元給要報案的人,要求其不要報案,這當中一定有值得追查的地方。包括張姓員警有無其他收入來源,或是績效評鑑制度不合理等都是值得深入探究之處。
 
5.也請大家記得以後如要到警局報案,千萬不要輕易聽信警察講說這沒關係啦!或是說報案也沒用等話真的有疑問時,就先請教一下學法律的朋友,這樣才能保障自身權益。而且刑事告訴有6個月告訴期間的限制,如果一不小心過了這告訴期間,就不能提起刑事告訴了,這在「告訴乃論之罪」是有很大的差別。
 
6.此外,這群搶匪搶了18500元,卻不知道被害人手上包包內有10萬美元,看來這群搶匪也真是太烏龍了!不過總之這件強盜案已經破案了,這樣的結果應該還算是滿好的!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