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9日 星期四

【大壯小聲說】走鐘的法官

外遇 喝花酒 放貸 前科累累竟復職
20130829   


【綜合報導】台中高分院民事庭法官胡景彬驚爆貪瀆案,最高檢察署特偵組「正己專案」查出,胡涉嫌透過律師等人收賄數百萬元,至少「賣案」兩、三件,疑做出偏頗或不公正判決,檢調昨動員近百人兵分十六路搜索胡的住處、台中高分院辦公室等地,並將胡等八名涉案人帶回調查局中機站等處漏夜偵訊,其中前法官、律師林松虎疑涉案,昨晚遭檢方限制住居;至於法官胡景彬則於今凌晨一時遭聲押。

胡景彬(六十三歲)在一九九五年擔任台中地院庭長時,被查出利用法官身分投資兩個建案共七百八十萬元,要求建商第一年還本、第二年還利,後來胡被查出向地下錢莊貸放四百萬元,每月利息二十四萬元。

好色埋乳叫出場
此外,胡景彬還外遇生女,好喝花酒,全由業者埋單,當年與胡同上酒店的業者指述胡點叫的小姐清一色是大胸脯,會叫小姐跨坐在他大腿上,打開小姐的內衣,埋乳吸吮,並叫小姐拿外套遮蓋他的頭,且每次喝完酒一定買小姐出場陪宿。業者嘆:「真是使我大開眼界……萬萬沒想到法院的庭長敢如此作為。」
胡誇張淫蕩的行為遭公務員懲戒委員會裁決休職三年,三年後,胡申請復職被調往台南高分院,當時他尚涉嫌重利案卻還開庭審案,遭律師抗議,一度被轉調辦理非訟案件,直到二○○五年,台中高分院以胡只是單純投資、放高利貸與他無關為由,判胡無罪定讞,二○○八年胡請調回台中任職。

百人搜索逮現行
特偵組在二○一○年七月間接獲檢舉,指胡景彬在審理中港大飯店產權糾紛等案時,涉嫌收錢「化解」官司,特偵組將胡列為「正己專案」黑名單,由檢察官林豐文偵辦,經三年蒐證,最近發現胡露出「老鼠尾巴」準備收賄,特偵組昨動員近百人兵分十六路搜索胡的住處、台中高分院辦公室等地,當場逮獲正在交付賄款的當事人,將胡等八名涉案人帶回偵訊。
昨清晨,檢調人員持搜索票、拘票先赴胡景彬住處搜索,帶走胡景彬,上午八時三十分,檢察總長黃世銘親自打電話給台中高分院院長高文章告知要搜索一名法官辦公室,由官長帶路,檢調人員共六人開車至地下室直接到胡景彬辦公室,直至下午近一時,檢調帶走胡的電腦和一些文件離去。
上午胡景彬排有庭期,審判長和陪席法官等嘸人開庭、打胡的電話也進入語音信箱,均不知胡已遭拘提帶走。

司法院:不寬貸
多數法官對胡景彬涉案不感意外,且都認為當初不應讓胡請調回台中;法官說,與胡同庭的兩名法官只要胡景彬在宣判前要求再開辯論,或再調查其他不必要的證據,就會特別小心注意,但沒想到還是「出包」,與胡同庭的行政庭長吳火川說:「心情很沉重,尊重檢方行使職權,但若查無實證也要尊重人權。」
司法院則說,胡景彬涉貪,是司法院政風處主動向「正己小組」將胡提列調查對象,未來若檢方認定胡違法情節重大,司法院會立刻將胡停職,絕不寬貸。

【大壯小聲說】

1.依憲法第81條規定:「法官為終身職,非受刑事或懲戒處分,或禁治產之宣告,不得免職。非依法律,不得停職、轉任或減俸。」此規定即為法官的身分保障明文規定。以憲法層級保障法官的職務,就是要維持法官的獨立性,貫徹審判獨立的目的。
 
2.如果胡庭長真有賣案,那就可能涉及貪污治罪條例第4條第1項第5款的違背職務收賄罪或是同條例第5條第1項第3款的未違背職務收賄罪,如涉前者最輕本刑為10年以上有期徒刑,如涉後者最輕本刑為7年以上有期徒刑,均屬重罪。只要胡庭長確實受到刑事有罪判決,那就可能被免職而失去法官身分。

3.之前胡庭長已經因為上酒店被休職,因為司法官的工作性質較特殊且待遇優渥(只以公務體系來看),所以司法院和法務部對所屬法官或檢察官都會強力關愛,只要有法官或檢察官涉足特殊場所,至少都會進行查證,如查證屬實都會視情節有所處分。但即使如此,還是會不時耳聞有法官或檢察官前往酒店消費,看來這也是個難解的問題。

4.至於胡庭長所涉刑法第344條重利罪部分既然已判決無罪定讞就不多說了。但胡庭長居然有780萬可以投資建案,又有400萬元可以借給地下錢莊,這還真是生財有道。依筆者的經驗,單單只以司法官的薪資要存到上千萬的財產,不是不可能,只是要非常節儉,而且大概只有單身才有可能辦到,不過或許胡庭長家裡本來就很有錢或是他投資功力很強,那就另當別話了。

5.法官是唯一在憲法明文規定保障的職業(檢察官的身分保障只是法律層級而已),能有幸擔任法官者應該要好好珍惜這得來不易的榮譽。而且法官行使國家的司法權,其權利之大難以言表,對法官有較高標準的道德或法律上的要求,應該都還算合理。

6.只是我國的檢察官或法官似乎常常有風紀,甚至是違法的問題,這難道是我國司法官的選拔制度有問題嗎?這一點實在值得深思。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