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6日 星期二

【大壯小聲說】 蛇蠍人妻

嘿咻3次誘小王行兇
20130807   


【劉昌松╱台北報導】宜蘭蛇蠍人妻黃郁玲想讓丈夫「消失」,前年七夕情人節當天,和小她十二歲的情夫黃乃文做愛三次後,教唆黃男行兇,黃男以八十萬元代價找上死黨潘家榮,一起將黃女丈夫李建穎打昏勒斃,高院昨痛批黃女心狠手辣,依教唆殺人罪判她無期徒刑,潘男判刑十二年。至於黃男已在去年被判無期徒刑定讞。

在押的黃郁玲(三十一歲)昨被借提出庭聽判後,在法庭外哭喊:「我沒有殺人,沒有教唆,為什麼判我無期徒刑?為什麼沒有給我時間證明?律師,救救我!」但死者李建穎的姊夫羅志勇則不滿說:「無期徒刑太輕了,還會上訴。」
判決指出,黃郁玲嫁給李建穎後在宜蘭市經營早餐店,因而認識客人黃乃文(十九歲),兩人對外以乾姊弟相稱但早就暗通款曲,常在黃女住處通姦。黃女常向黃男抱怨想離婚、希望丈夫「消失不見」,並表示丈夫死後不但有房子,還有保險理賠,總共約值一千三百萬元,可和黃男遠走高飛。

情夫找人聯手勒死
前年農曆七夕情人節,剛入伍當兵的黃男休假返回宜蘭,和黃女做愛三次後,禁不住黃女催促,黃男以八十萬元代價,找來好友潘家榮,聯手將李男打昏後勒斃。黃女到案後始終辯稱無罪,一審被宜蘭地院痛批惡性實深,飾詞卸責,判她無期徒刑,潘男因符合自首減刑成十二年。

死者父「死刑最好」
高院二審於六月開庭辯論時,李建穎的父親表示:「這女的很惡毒,她要買房子,要做早餐店生意,都是我賣田去給他們錢的,我希望最好是判她極刑,就是要死刑最好。」高院認為,黃女教唆情夫殺害親夫,應判死刑以昭炯戒,但黃女在審理期間對孩子念念不忘,還有一點良心,加上檢察官也僅求處無期徒刑,因此昨維持一審原判。本案可上訴。

【大壯小聲說】

1.刑法第29條是刑法上關於教唆犯的明文規定,其內容為「教唆他人使之實行犯罪行為者,為教唆犯。教唆犯之處罰,依其所教唆之罪處罰之。」所以教唆犯在刑法體系上和直接動手的行為人所受到的評價是一樣的。
 
2.刑法理論中關於教唆犯的討論非常之多,這也是學習刑法過程中的一大重點,因為光是要說明為何一個沒有動手的人一樣要為犯罪所造成的損害負責,實在不是件容易的事。 有學者說,教唆犯製造了一個犯罪,所以才要被處罰,但筆者較贊同小堅哥所採的「單一正犯理論」,也就是教唆犯其實就是正犯,只是教唆犯是用「教唆」的方式去實現犯罪構成要件,根本就是直接實施犯罪之人,當然必須要接受刑法的評價。而要成立教唆犯,一定是被教唆人本無犯罪意願卻因為教唆而產生犯罪意願,且被教唆人所做的犯罪行為是刑法所處罰的行為。
 
3.跳開繁雜的理論不談,回到這件報導所涉的案件。黃姓人妻要黃姓情夫去將李姓丈夫「消失不見」,好取得房子並領取保險金,讓兩人可以遠走高飛。黃姓情夫原本並未有讓李姓丈夫消失不見的的想法,但在黃姓人妻的催促下,終於決意找人下手。黃姓人妻的行為就很典型的教唆行為,也就是讓一個原本沒有殺人犯罪意願的人產生犯罪殺人的意願,而後黃姓情夫也著手施行殺人犯罪,黃姓人妻當然應該成立教唆殺人罪。刑法第271條第1項殺人罪的法定刑是死刑、無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因為依刑法第29條規定,教唆犯之處罰依所教唆之罪,所以黃姓人妻就要受到等同殺人罪一樣的刑度制裁。法院判處黃姓人妻無期徒刑,是在法定刑範圍,並未有違誤。

4.當然法院是依刑法第57條各款事項來審酌應宣告的刑度,因為法官認為黃姓人妻尚心念小孩,並未完全泯滅人性,所以才沒有判處黃姓人妻死刑。

5.回到教唆犯的議題,筆者認為有時教唆犯比真正實施犯罪行為的人更可惡!就像本件報導的案件,筆者就認為黃姓人妻比黃姓情夫更可惡。黃姓情夫原本只想偷情求刺激,但黃姓人妻竟然不斷慫恿黃姓情夫去殺掉丈夫,甚至還以性行為作誘餌,這真是太可惡了!

6.筆者記得以前在上刑事訴訟法時,有在某處看到一篇資料,依印象是一個法官上簽呈給蔣介石,說明要判某位「叛亂犯」十幾年的有期徒刑,結果蔣介石就批「殺之可也!」當然那位「叛亂犯」就被國家機器送上黃泉了!以此為例,蔣介石利用權力命下屬殺人,就是很典型的教唆殺人行為。大家覺得以此事件來看,是下令的蔣介石較可惡,還是上簽呈的法官較可惡,還是執行死刑的法警較可惡?

7.再以近日喧騰的洪仲丘命案來看,筆者認為那些在禁閉室對洪仲丘過度操練的士官們絕對是有人要求他們要好好「照顧」洪仲丘,那到底誰比較可惡?

8.筆者舉這些例子只是想說,雙手乾淨未沾鮮血的人,其所犯的罪惡未必就比滿手血腥的人來的小。而且大家更要對那些雙手乾淨的人提高警覺,時時警惕。

9.文末,想為昨天中午通過的軍事審判法修正案喝采!這絕對是台灣司法制度的一大進步,那些只會批評25萬人是在搞民粹的民眾、那些只會抱怨以後無法帶兵的軍人和那些只會嚷嚷沒有配套執行困難的路人等,筆者只送一句話,就是「我不是說你(妳)是垃圾,我是說你(妳)們每一個都是垃圾!」而這句話,筆者也是為這10年近1400個寶貴生命說的!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