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5日 星期一

【大壯小聲說】 人肉飛彈

機車急煞鎖死 首例騎士摔飛撞死人
20130806   
【劉志原╱台北報導】史上首例機車騎士飛起撞死行人,男大生張家榮今年四月間,騎車超速行駛在台北市街頭時,突見八旬老翁林天來走斑馬線闖紅燈,他急煞後機車停住,但機車前輪碟煞鎖死,張男往前拋飛十公尺,九十五公斤的體重壓在老翁身上,老翁送醫後,隔天死亡,張男已賠償死者家屬兩百六十六萬元,昨遭台北地院依過失致死判刑半年,緩刑三年。

張家榮(二十歲)昨表示,家裡是低收入戶,現在背債生活很苦,他說:「我很遺憾,對死者很抱歉,提醒其他駕駛要記得,行人有優先路權,不論開車或騎車,只要看見行人走在斑馬線上,不論他有沒有闖紅燈,你一定要禮讓他,否則就像我一樣得賠錢判刑。」

衝擊像從7樓墜下
判決指出,今年四月十日晚上八時許,張男騎車行經民權東路、龍江路口,車速約每小時七十公里,突然看到林翁(八十三歲)闖紅燈穿越馬路,張男緊急煞車,但因後輪煞車皮老舊,沒發揮太多作用,僅靠前輪碟煞停下機車,導致車身前傾,張男因慣性作用,被往前拋飛了十公尺後,撞倒林翁,害林翁頭部摔到路面,導致嚴重顱內出血,送醫隔天不治死亡。
東吳大學物理系教授陳秋民指出,張男在高速下遭拋飛,衝擊力道相當於從十九點三公尺、約七層樓高度落下,撞到人一定會造成很大傷害;旭順機車行連姓店長說,機車碟煞車系統「很利」、切記不能直接握死,要先煞後輪再煞前輪,否則很容易滑倒或人飛出去。
張男事後承認,當時車速快了點,撞倒老翁後請路人報警,他當場自首,並在老翁出殯時也前往下跪道歉。

認罪賠266萬獲緩刑
張男最後用強制險理賠兩百萬元,並靠父親向人借了六十六萬元賠償給死者家屬,法官認為,張男未禮讓行人,已涉過失致死,但因他認罪且無前科,又與死者家屬達成和解等情形,決定給予緩刑機會。

【大壯小聲說】
 
1.這篇報導的情節可以拿去拍「絕命終結站」了。筆者以前擔任檢察官時,每個月都會輪值一次外勤相驗的工作,一開始心裡有點害怕,但漸漸地筆者從中領悟到一些和以往不一樣的想法。最簡單的一個想法就是「棺材裡裝的是死人,不是老人也不是病人。」人來到這世上無法選擇,何時要離開也無法選擇,我們只能在生和死這兩點間,盡力讓自己的此生的福慧能多增長一點。
 
2.回到這報導的事件,筆者認為法院認定張家榮成立刑法第276條第1項過失致死罪的判決並不妥適。刑法第276條第1項規定是「因過失致人於死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二千元以下罰金。」其客觀構成要件應包括行為人、過失行為、死亡結果、行為和結果間因果關係,主觀構成要件就是過失。試問張家榮主觀上對於緊急煞車會飛出去然後撞倒老先生,並造成老先生死亡情形會有預見可能性嗎?筆者認為依經驗法則,絕大多數的人應該都無法預期到自己騎車緊急煞車後會飛出去吧!那這樣還能說張家榮主觀上具有過失嗎?
 
3. 張家榮騎車有超速,這是違反交通法規,就算因此認為張家榮主觀上有過失,客觀上也屬過失行為好了。但從報導內容可知張家榮當時騎在路上時前方是綠燈!根據交通法規和社會普遍的信賴關係,張家榮很難預期會有一位老先生闖紅燈。因此當這位老先生突然出現在張家榮眼前時,張家榮就算是直接騎車撞上去造成傷亡,都可能可以主張「容許信賴」來阻卻違法而不成立過失傷害或過失致死罪。
 
4.回過頭看超速的問題,雖然張家榮也承認其騎車有超速,超速也有可能升高造成交通事故的風險,但我們應該去估算「到底要超速多少才會真正提高交通事故風險」,就像台北市區道路限速每小時50公里,但如果駕駛人以每小時55公里的速度行進,這種程度的超速果真會提高交通事故風險嗎?況且車速絕對不是交通事故發生的唯一因素,道路設計和道路狀況也會影響,就像以時速100公里行進聽起來很嚇人,但如果知道這是在高速公路上的速度,那大家應該就會覺得不會那麼恐怖。筆者只是想表達不能僅由張家榮騎車超速就直接推論出其有過失,所以就要為老先生的死亡結果負責。
 
5.當然本件張家榮既已和死者家屬和解,法院也給予緩刑機會,這事件在法律的處理應該也結束了,雙方對這樣的處理結果應該也都不會有意見。筆者也只是提出個人法律見解供大家參考 ,並非認為一定要推翻法院判決才合理。只是從這報導的事件,讓筆者想起在我國司法實務上處理到交通事故而生的刑事案件,常常會因「行為人未注意前方狀況」而認定行為人具有過失因此成罪,筆者想說這樣的認定實在過於輕率。就像即使行為人能注意到前方有狀況了,但是否能有充分的反應時間?如果是屬於那種就算有看到也不可能改變的交通事故,還能輕易用這樣的理由就認定行為人應該成罪嗎?既然對結果無迴避可能性,還能算有過失嗎?
 
6.另外筆者認為路權不是絕對的,報導中有提到只要行人是走行人穿越道那就有絕對路權,對此筆者相當懷疑。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78條第1項就明訂行人不依號誌行走是要被處罰鍰的,那行人闖紅燈就算是走在行人穿越道上,不還也是交通違規行為?這樣真的有絕對路權嗎?如果真如報導中所述,那是否只要是行人就可以不管燈號隨意行走在行人穿越道上?那這樣交通豈不是大亂?筆者認為合理的解釋應該是即使是行人闖紅燈走在行人穿越道上,如果駕駛人有看到這樣的情形,在有迴避可能性的情況下仍要先選擇迴避,而非主張路權直接撞上去,否則駕駛人就無法主張「容許信賴」來阻卻違法。關於這點在小堅哥的基礎刑法學中已經有詳加說明,有興趣的人可以去翻來看看。
 
7.無論如何,也願這位林姓老先生R.I.P.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