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8日 星期日

【大壯小聲說】拆政府Online

20130819   


【綜合報導】「豺狼政府!人民拆除!」苗栗縣政府上月18日強拆大埔4戶,遭清拆戶及聲援團體至今一個月未獲政府善意回應,火大民眾昨重返北市凱道嗆聲,舉行「818拆政府」晚會,來自各地遭強徵土地的自救會和聲援民眾等達2萬人,現場齊聲怒喊「818拆政府!」晚會結束後,數千人轉往內政部,多人翻過圍牆入內靜坐,表示要癱瘓內政部辦公。

昨晚10時散會後,警方接獲群眾可能採遍地開花政策,朝行政院、內政部及總統、副總統、行政院長官邸進行第二波抗議,警力分梯部署,行政院僅十餘人聚集,副總統吳敦義與行政院長江宜樺官邸靜悄悄,未見民眾前來。

徹夜靜坐癱瘓辦公
農陣散會後宣布志工要前往行政院靜坐抗議,但途經內政部時就有人翻牆入內,最後近2千名民眾改前往內政部,多人翻牆入內靜坐,警方則在內政部大門口圍成人牆戒備。農陣發言人蔡培慧表示,要靜坐到今天,癱瘓內政部辦公。
晚會發起團體台灣農村陣線表示,要拆的是盤根錯節的「金權政治」。農陣要求政府對拆除大埔4戶道歉賠償、物歸原主、修改《土地徵收條例》,今將至最高檢察署遞狀,希望檢察總長指定由特偵組徹查劉政鴻任內弊案。
苗栗縣政府上月18日利用聲援大埔支持者北上抗議之際,強拆大埔4戶,劉政鴻翌日還稱是「天賜良機」,讓聲援者不滿升到最高點,聲援的公民團體發動潑漆、如影隨形嗆行政官員、蛋洗苗栗縣府廣場等各種抗爭,仍無法得到政府回應。
農村陣線昨下午5時起在凱達格蘭大道舉辦「818拆政府」晚會,農陣估吸引2萬人參加,包括受害農民、學者及藝文界人士前去聲援,痛批無良政府背信毀約,任政商集團壟斷利益,現場怒喊「豺狼政府,人民拆除」、「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
警方估計,昨晚830分現場群眾逾6千人、調度約660名警力。

「劉強拆令人不齒」
農陣等團體把現場布置仿如靈堂,當中擺放劉政鴻畫像,兩旁寫著「政壇五星假民意」、「鴻圖一路炒地皮」、「豺狼治國」、「禍留子孫」,並提供約百斤牛糞和福壽螺,供民眾砸向劉的畫像洩憤;雖然傳出陣陣惡臭,還是有不少民眾上前丟糞。丟糞的陳先生從台南來,他說:「趁農民到台北抗議時強拆,令人不齒。」
大埔強拆戶帶強拆剩的物品上台,面對台下舉著818拆政府抗議標語的人海,「張藥房」女主人張彭秀春哭了,她說:「我的家在一個月前的今天被劉政鴻強拆,希望我是台灣最後一個家被強拆的人。」苑裡反瘋車婦女歌唱隊在台上唱起《風吹風吹》、《抗爭這條路》,曲畢也哽咽,高喊「愛我們的子孫,還我們的土地」。
農村陣線理事長、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上台致辭說,3年前他受邀至行政院,和時任行政院長的吳敦義會談得出原屋原地保留等結論,3年後政府未履行承諾,這政府已是虛偽、說謊的政府,「今天要拆政府,要拆這個骯髒與財團勾結的政府」。

暴怒人民改變政府
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學系副教授廖本全說:「惟有暴怒的人民,才有真正改變的政府,這個政府已吃定我們,他以為別人的傷口,我們都不會痛,但我們要告訴政府,這個土地,任何人的傷口就是我們共同的傷口。」
藝文界人士包括小野、導演柯一正、王小隸等到場聲援,最後合唱《你敢有聽到咱的歌》。北上聲援的員林高中陳姓學生說:「政府剝奪人民權利,不把人民當一回事、利用土地徵收炒地皮,令人非常生氣。」來自新竹的陳小姐說:「大埔強拆事件,讓我擔憂政府欺凌弱勢民眾,怕家中幼兒將來有一天也要面對這種不公問題,因此北上聲援。」

政院稱已依法補償
劉政鴻昨晚在苗栗出席瓊斯盃女籃賽閉幕典禮,未回應農陣等提出的訴求。行政院發言人鄭麗文昨回應,已依法對拆遷戶補償。對劉政鴻弊案,如有不法事證應向司法機關檢舉;《土徵條例》修法也已於前年底立法院完成三讀,從嚴規範政府機關徵收土地的程序。內政部昨表示,大埔徵收案僅4戶因涉及交通安全、建物保留公平性等因素,而無法原地保留。

【大壯小聲說】
 
1.大埔事件繼續延燒。筆者在之前的文章中已簡要評論我國的土地徵收制度之不當,雖然土地徵收條例已經做了部分修正,但徒法不足以自行,實際執行法律的行政機關如果恣意曲解法律,甚至陽奉陰違,那即使有再周全的法律制度都無法發揮效用。
 
2.大埔事件之所以會讓某些民眾特別激動,就是當初吳敦義擔任行政院長時保證張藥房等四戶可以原地保留,但隨著吳敦義高升為馬邦伯的副手後,這樣的保證就跟白海豚一樣轉彎了!結果苗栗縣長劉政鴻趁著「天賜良機」發動攻勢把這四戶都拆了!當年在中國戰國時代,秦國的商鞅要變法,都知道政府必須嚴守信用,否則不但人民無所適從,更可能讓政府威信蕩然無存。結果在21世紀的台灣,名義上最高行政首長的白紙黑字保證居然可以轉彎!這不是要官逼民反嗎?
 
3.先回到本件報導中幾個可能發生的法律議題。首先民眾設立劉政鴻的靈堂並對劉政鴻畫像投擲牛糞和福壽螺的行為可能涉及刑法第309條第1項公然侮辱罪。該條項規定是「公然侮辱人者,處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筆者認為抗議民眾雖然是在不特定人得共見共聞的情況對劉政鴻畫像投擲牛糞,但本意上也有在發洩對劉政鴻不滿的情緒,而且身為政府官員就公共事務本就應該接受民眾嚴格的評價,因此筆者認為民眾這樣的行為雖然是公然要貶損劉政鴻的評價,但是屬於對公共事務的合理評價範圍,所以在本質上並非刑法第309條公然侮辱罪要處罰的範圍,應不成立該罪。
 
4.民眾對苗栗縣政府、內政部、行政院乃至總統府等政府機關均表示不滿,公開批評,趁至進入機關塗鴉或投擲雞蛋等這樣的行為,可能涉及刑法第140條第2項侮辱公署罪。筆者同樣認為民眾的行為確實是要貶損這些政府機關的評價,也都是以公開方式為之,但就對於民眾對公部門所涉之公共事務所為之評價,應該給予最大範圍的寬容,因此筆者認為這樣的行為不應該屬於「侮辱」行為,自不應成立侮辱公署罪。
 
5.此外,刑法第140條第2項侮辱公署罪真是個奇怪的立法!這根本就是以前封建時代衙門的心態!只要是針對公共事務,為何民眾不能批評或攻擊特定的政府機關? 此條項的刑罰規定根本就應該廢除!
 
6.從大埔事件、洪仲丘命案和服貿協議等事件來看,目前台灣的行政當局根本就是抱著凡事先隱瞞,等出包了再想辦法掩飾,無法掩飾就看抗議的人有多少,如果很多就趕快表示會改進,如果人不不多,就繼續賴皮。這樣的心態怎麼可能會把事情做好?馬邦伯日前還在出訪的友邦一直詢問被派去充人數表示歡迎的小朋友「你知道我是誰嗎?」筆者真的很想跟馬邦伯說,目前全台灣的人都知道你就是「Ma the Bumbler」!相信全世界的人,不分老少應該很快也都會知道你的真實身分。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