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日 星期日

【大壯小聲說】男蟲、美眉、討紅包

酒促妹喜收勞力士 不料「鍍金的」
20130902   


【潘志偉╱新北報導】虧大了!新北市一名貌美酒促妹,日前在臉書遇男蟲搭訕,對方誇耀:「我的屌又粗又長,要不要做朋友?」酒促妹懶理會,男蟲允諾給三十八萬元加金手鐲與勞力士錶,順利將酒促妹拐上床,事後誆稱現金放公司,邀她前往取款,途中再以「我最近很衰,要做愛、討紅包開運。」酒促妹信以為真,包了八千八百元紅包,男蟲卻中途落跑,她人財兩失怒告男蟲詐欺。

人財兩失的林姓女子(三十四歲)在海產店擔任酒促妹,長相清秀、有一雙大眼,身高一百六十公分、體重四十多公斤,擁有C罩杯好身材。犯案的王姓男蟲(四十六歲,妨害性自主前科)皮膚黝黑、留平頭,身材矮胖。

臉書傳訊自稱大鵰
二十二日傳訊息給林姓酒促妹,誇讚林女長得很漂亮、想與她上床。林女不理會,王嫌不死心又傳訊說:「我的屌又粗又長又大」、「我曾把女友幹到送急診室」,更自稱在淡水開電玩店,每天收入十五萬元,還開出條件:「如果妳跟我打砲,我送妳三十八萬元現金及金手鐲!」

約在破舊旅館嘿咻
上月二十七日晚上九時,兩人約在中和區一家外觀破舊的旅館見面,王嫌又騎著機車到場,完全不像日進斗金的富商,林女懷疑遭騙,要求王嫌先給錢,但王嫌辯稱:「我被騙過,身上不會帶太多現金。」林女立即搭計程車離開,中途接到王嫌急電說:「我有帶金手鐲,妳只要跟我聊天,我就給妳!」林女再次心動,掉頭返回旅館。

假貨價值不到千元
兩人進入旅館房間,王嫌將金手鐲及手上戴的勞力士錶交給林女,慫恿:「跟我上床,我就給妳三十八萬元。」林女同意,翻雲覆雨後王嫌騎著機車載林女前往公司取款,途中不停抱怨近日事業不順,又遭小人陷害,告知:「算命師告訴我,必須跟女人做愛,還要索取紅包才能開運。」林女竟信以為真,馬上到超商領八千八百元包給王嫌。
王嫌後來騎車至中和某棟辦公大樓,指稱他的公司就在裡面,要求林女先下車,林女一下車,王嫌馬上催油門落跑,林女急忙到當舖典當金手鐲和勞力士錶,當舖告知都是鍍金,連一千元價值都沒有,林女氣得報警告詐欺,痛罵:「大爛人,為什麼要騙我!」警方已通知王嫌到案,他聲稱人在台中,將擇日到警局。

【大壯小聲說】
 
1.筆者以前在上某教授的刑事訴訟法課時,該教授有在課堂上提到台灣真的是研究很多刑事訴訟法和刑法問題的好地方,因為太多有趣的素材可以深入研究。果然,今天這篇報導就又是一個研究詐欺罪的有趣題材。
 
2.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罪的構成要件已經在之前許多的新聞簡評文章中介紹過很多次,在此就不贅述,直接進入本篇報導的討論。
 
3.先看男蟲對酒促美眉說要給她現金新台幣38萬元和金手鐲,只要酒促美眉願意和他發生性關係。因為男蟲並無支付38萬元和金手鐲的能力,甚至還給了鍍金的假金手鐲,因此也可以認定男蟲並未有支付意願,所以男蟲有施用詐術應無疑問。其次,酒促美眉也相信可以拿到38萬元和金手鐲,因此有陷於錯誤,但關鍵就在於「發生性關係」算是處分財物或提供財產上的利益嗎?

4.人的身體當然不屬於財物,而提供性關係以獲取的經濟利益也不應該是法律上合法的利益,否則為何現行法體制要處罰嫖客和娼妓。只是關於刑法上財產犯罪所要保護的財產利益是否必須是合法的利益或是只要有經濟上價值的利益應該都算入,這是有所爭議的。筆者認為刑法上財產犯罪要保護的利益應該是指經濟上有價值的利益,並不限於法律上合法的財產利益較為允當。因為刑法要保護的利益應該和民法有所不同,民法重視的是交易秩序,刑法重視的是反社會性,即使是去破壞地下經濟,都具有反社會性,就應該被刑法處罰。

5.所以雖然性交易是不合現行法體制,但「性服務」確實是在社會上有一定的經濟價值,所以男蟲以施用詐術讓美眉陷於錯誤而提供具經濟上價值的性服務,男蟲也獲得此具經濟上利益的性服務,男蟲也有不法所有意圖和詐欺故意,因此男蟲詐取性服務的行為應成立刑法第339條第2項詐欺得利罪。

6.至於男蟲後來告知美眉算命師說要跟女人做愛後索取紅包才能開運,這雖然聽起來很奇怪,但這不是「可以檢驗真偽的事實」,因為是否真能開運不是可以真實衡量的事,故就此男蟲根本就沒有施用詐術!既然沒有施用詐術,那就算美眉後來還就包8800元的紅包給男蟲,男蟲也不涉及詐欺取財罪。

7.看了這篇報導的另一個疑問是為何要用「男蟲」稱呼王姓男子,他明明在網路上自稱是「大鵰」呀?有人知道的話幫忙說明一下吧。感謝啦!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