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5日 星期日

【大壯小聲說】打火、火大、打架

住戶怨救災不力 兩方動粗飛踢4
20130916   


【蔡智銘、鮮明╱台中報導】打火變打架!台中市霧峰區林森路前晚大火,七間鐵皮工廠及商家燒毀,雖沒有人傷亡,但現場家具行業者不滿消防水源不足,和義消兩度大打出手,從路旁打到分隔島,有人揮安全帽、有人飛踢反擊,合計四人受傷,其中一名義消傷及眼睛,視力是否受損還待觀察,雙方截至昨晚尚未提告。

大火發生在前晚十時許,家具行業者戴姓男子(五十八歲)望著熊熊烈焰,大罵消防隊員救災不力,一名義消回嗆:「沒水啦!你是在『兇三小』,我叫派出所的來把你帶走!」

水很快就射光
戴男反嗆:「叫來啊!消防車是怎樣?沒水源是怎樣?來洗馬路喔!」一名女住戶說,消防車抵達後水很快就射光了,約二十分鐘完全沒有水灌救。
此時綽號「阿川」的陳姓義消走近戴男,雙方推擠後爆發衝突,戴男兩名兒子見狀衝過來,雙方扭打成一團,一分多鐘後才被拉開;過了十分鐘,戴男受訪時,陳姓義消又過來打人。
戴男次子戴弘杰說,陳姓義消第二次來打父親時,「哥哥擋前面、我擋後面」,哥哥眼鏡被打破、眼睛紅腫受傷,傷者送往中國附醫治療。戴弘杰說,陳姓義消身上酒味很濃,「喝了不少還讓他來打火,實在很誇張!」

打火前竟喝酒
昨燒毀的廠房房東都是蔣姓婦人,她質疑家具行前有一個消防栓,撬了半天開不了,平常疏於保養才無水可用。中市消防局第三大隊大隊長王士銘強調,消防局出動十九輛各式救災車,「消防栓不是打不開、也不是沒水,考量現場安全才未用,現場用六支消防栓及灌溉水源(溪水),不可能二十分鐘沒水。」
第三大隊副大隊長邱益瑞說,當時是義消與民眾起衝突,對此深感遺憾,救火會視狀況改採守勢,將火勢局限在一定範圍內,避免延燒至其他民宅。
霧峰派出所所長劉國華說,警方是在火場外圍指揮交通,昨晨戴男報案,警方才曉得有人打架,事後致電義消但關機。陳姓義消家人強調,前晚喝了一罐啤酒,趕往現場不影響救災,對方也是打傷救災人員,才一時氣憤還擊,目前雙方均未提告。

消防隊應檢討
銘傳大學安全管理系副教授唐雲明批評,救火應找最近的水源,若有困難也應立即找其他替代水源或以水箱車做為中繼水源,若消防栓打不開,表示平時消防分隊的水源查察沒有落實,有必要檢討。

【大壯小聲說】
 
1.打火不成怒火中燒!義消大哥阿川火氣也太大了吧?
 
2.阿川和戴姓民眾父子三人扭打,四人均可能涉及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這裡要和大家說明一下「互毆」這種情形,因為這種情形下互毆的雙方很難說具有「防衛意思」,所以依目前實務見解原則上是認為雙方均無法主張「正當防衛」以阻卻違法。但依目前報導所揭露的傷勢內容,義消阿川視力是否受損尚未明朗,如果阿川所受傷勢已達嚴重減損一目之視能之程度,造成阿川受此傷勢之戴姓民眾父子三人即可能涉及成立刑法第277條第2項後段的傷害致重傷罪的共同正犯。
 
3. 不過義消只是協助消防隊員救火的熱心民眾,所以應不具公務員身分,所以義消阿川在救災期間和民眾發生衝突,進而互毆,阿川可能涉及的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仍屬告訴乃論之罪,要戴姓民眾父子提告後,阿川才會被追究傷害犯行。同樣地戴姓父子三人所涉傷害罪的部分也是告訴乃論之罪,要經阿川提告後才會被追訴。但如戴姓民眾父子三人是涉嫌刑法第2777條第2項後段的傷害致重傷罪,那就屬非告訴乃論之罪,不管阿川有無提告,檢察官都會依法偵辦追究此部分犯行。
 
4.相關人等可就所受傷勢部分,另可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主張侵權行為的損害賠償,自不待言。

5.本件報導事件就奇怪的就是某支消防栓到底有沒有問題?如果消防隊平時疏於保養消防栓,而如果該消防栓能發揮作用,則火災災情可以有限減輕的話,那負責保養該處消防栓的消防隊員就有可能會涉及刑法第130條廢弛職務釀成災害罪,最重可以處10年有期徒刑。

6.而且民眾和消防隊官方的說詞差異太大了!有民眾說消防車來一下水就射光了,有20分鐘沒水灌救,消防隊官方則說有用了6支消防栓和溪水灌救,沒有20分鐘沒水灌救這種事。真是太奇怪了!消防隊既然用了6支消防栓和溪水,那為何阿川要嗆說「沒水啦!」而且剛好某支特定的消防栓既不是打不開也不是沒水,而是因為「安全問題」所以沒使用,這真是太奇怪了?這消失的水到底是怎樣呀?

7.還有這篇報導前頭是寫義消傷及眼睛,可是報導後面都卻寫戴哥哥眼鏡被打破,眼睛受傷,到底是誰的眼睛受傷呀?筆者只好根據報導第一段內容還是先認定是義消阿川眼睛受傷,但請讀者注意此點。

8.總之,火就已經夠大了,大家就不要再火大了!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