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4日 星期三

【大壯小聲說】隨地小便惹大禍

20130904   


【鄧玉瑩╱台中報導】台中梧棲區一名蔘藥行老闆林文建,去年在家發現智能偏低的阮姓男子走到窗戶下尿尿,懷疑他常在該處小便,立刻衝出房屋抓阮男逼聞尿味,還持棍棒打斷肋骨,阮男住院後驗出罹患血癌,兩個月後過世。台中地檢署昨依傷害罪將林男起訴。

還強拉逼聞尿味
阮父昨難過地說:「他智能低,不能控制尿尿,好好告訴他就好,為何要拿棍子毒打他?」阮母也傷心說:「他(指林)把我兒子打到血癌,檢察官應該用傷害致死罪起訴!」林男聯繫不上,不知其回應。
起訴指出,去年六月二日凌晨,四十四歲林文建發現身形瘦弱的三十七歲阮男,緩緩走到他住處窗下小便,立刻衝出抓住阮男當面責罵,隨後強拉阮去聞尿味,又隨手撿起棍棒,朝轉身想逃的阮男後背狠打數下,因阮求饒「下次不敢了」才罷手。
事後,阮男父母發現兒子肋骨骨折、腰部挫傷,詢問得知上情,憤而提告。不料,阮男住院後,另被驗出罹患血癌,兩個月後宣告不治。
阮家指控林男過失致死,但台中地檢署依醫師鑑定,認定阮男罹患血癌與其外傷無因果關係,昨僅依傷害罪將林起訴。

【大壯小聲說】
 
1.先願阮男R.I.P.
 
2.本件報導的事件涉及加重結果犯的認定問題。加重結果犯是一種特殊的犯罪結構,通常是較不嚴重的故意行為卻造成嚴重損害結果的立法結構。刑法第277條第2項前段傷害致死罪的規定就是典型的加重結果犯立法。
 
3.以傷害致死罪為例,行為人主觀上具有傷害故意也著手傷害行為,但卻造成死亡的結果,而行為人在主觀上對死亡結果具有過失,此時行為人原本應該成立一個傷害罪和一個過失致死罪,但透過加重結果犯的立法,此時應認行為人成立一個傷害致死罪。要注意的是必須是行為人的加重的結果主觀上具有預見可能性而有過失,且加重結果和行為人原先的故意行為間具有因果關係,如此才會成立加重結果犯。
 
4.在本件報導中,雖然阮男被林男棒打後死亡,但阮男死亡原因是因為血癌,且罹患血癌和林男的棒打行為間並無因果關係,因此阮男的死亡結果和林男的棒打行為既然無關,那林男就只需要對自己的故意傷害行為負責,所以只成立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不會成立刑法第277條第2項前段的傷害致死罪。
 
5.林男只因為阮男在其住處窗戶外小便就用棍棒毆打阮男,這也真是太過份了!就算阮男真的常去那裡小便,又何必計較成這樣。居然可以將阮男打到肋骨骨折,林男下手也真是太重。筆者認為本案的承審法官會考量林男這樣的犯罪動機、手段和造成傷害程度等事項,應該會對林男判處較重的刑度。
 
6.總之,有時盡量讓一讓給人方便又有何妨?清初累官至大學士的張英就在族人來信要他用權勢擺平鄰居建屋要占用張氏家族土地時,回信:「千里修書只為牆,讓他三尺又何妨?長城萬里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計較愈多,人生過的愈辛苦呀!張英和其子張廷玉兩人均身居高位,張廷玉甚至得到配享太廟的殊榮,看來多讓別人一點也是為自己和子孫積陰德呀!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