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8日 星期日

【大壯小聲說】不平靜的佛門

數十億廟產糾紛 查有無教唆
20130906   


【綜合報導】身兼高屏地區五家大型寺廟的住持釋圓塵,去年9月在屏東準提寺遭人開槍射殺沒死,廉政署、屏東、台南地檢署聯手調查發現,槍殺案疑為廟產糾紛惹禍,昨搜索傳喚涉案殯葬業者等20人,釐清是否為串謀爭奪廟產、教唆殺人,且同步搜索台南地檢署一名疑似介入此案的檢察官。

釋傳孝法師在南部享有盛名,其名下金山寺、準提寺等國內廟產就高達數十億元,據了解,台南地檢署這名檢察官與釋傳孝熟識,對外自稱是釋傳孝的弟子,也常幫忙處理廟產問題。前年5月釋傳孝圓寂後,由釋圓塵接任住持,開始一連串廟產糾紛,如今傳出該名檢察官疑似涉入其中。

助手司機恐嚇廟方
釋傳孝圓寂後,先有高雄地檢署前法警楊振豐等人,宣稱繼承釋傳孝遺願,提告釋圓塵侵占廟產;接著又有殯葬業者莊茂鴻、李育成與楊振豐等黑衣人,到廟中恐嚇要「接管」金山寺,雙方鬧上警局。
檢警透露,該名檢察官當時負責蒞庭業務不辦案,卻擅要求警方不得移送李育成,還要求承辦此案的偵查隊長向他報告案情,檢警追查發現,李男應是該名檢察官的私人司機兼助手,懷疑該名檢察官為廟產爭奪戰的幕後藏鏡人之一。

女密友駕車撞住持
去年4月,釋圓塵參加升座儀式途中,又遭男子陳穎甫開車衝撞,他下車察看時,另名張姓女駕駛竟也想衝撞他,還一度倒車企圖輾過他,幸有路人大叫提醒,釋圓塵才逃過一劫,後來張女與釋圓塵和解,還皈依其門下,不過辦案人員監控發現,張女竟也與該名檢察官交情匪淺。

連串厄運應非偶然
去年9月,陳穎甫又衝入屏東準提寺對釋圓塵開槍,幸好釋圓塵伸手擋住頭部,僅手、腹部受傷,加上弟子上前制伏,釋圓塵才再度與死神擦肩而過。
廉政署、屏檢及南檢持續1年多的跟監研判,釋圓塵一連串的厄運應非偶然,且南檢該名檢察官與這些涉案人皆有交集且熟識,去年槍擊案發生時,檢察官的密友張女疑先提供釋圓塵確切位置,另載送殺手的司機疑似就是李育成。

檢喊冤「我被捲入」
廉政署等單位昨同步指揮警方傳拘20人到案,並搜索該檢察官辦公室及住家,但未傳喚檢察官到案。據了解,相關嫌疑人供詞均避重就輕,檢警漏夜偵訊中。
該名被搜索的檢察官昨喊冤:「這是宗教糾紛,我被捲入但沒涉案。」其他檢察官則指出:「這名檢察官若真涉入廟產糾紛爭奪戰,太大膽,也太離譜了。」另有資深檢察官表示:「只搜索卻不約談人,太不合乎檢方辦案常規。」法務部政務次長陳明堂強調:「若有檢察官涉案,依法辦理,絕不護短。」金山寺昨表示:「廟產糾紛靜候司法調查結果。」

【大壯小聲說】

1.
身為佛陀的粉絲,看到這篇報導實在有點難過,平靜的佛門卻起波濤,看來果然是末法時期,群魔亂舞呀!

2.
不過還是先回到世間法來看。釋傳孝法師圓寂前並未將金山寺和準提寺等寺廟財產(尤其是不動產和銀行存款等方面)做完善的規劃,仍然是全部在其名下。因為世間法不會因為人民已出家就停止適用,所以在釋傳孝法師過世後,其名下的財產一樣要依照民法繼承編的規定作處理。

3.
依民法第1138條規定:「遺產繼承人,除配偶外,依左列順序定之:一、直系血親卑親屬。二、父母。三、兄弟姊妹。四、祖父母。」因此釋傳孝法師過世後,就是要依該條規定來看哪些人是其繼承人。因為釋傳孝法師似乎是年輕就出家所以並未娶親但有養一名弟子釋天培當養子,因此其名下所有財產就均由釋天培以繼承人身分繼承。但釋傳孝法師的俗家弟弟認為是除孝法師既已出家就不能再收養他人,因此主張自己才是繼承人,但經法院判決後,認收養合法,所以釋天培法師確為釋傳孝法師之繼承人。(可參考自由時報2012713日之報導: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2/new/jul/13/today-so4.htm

4.
但因為釋傳孝法師名下財產龐大,所以迄今仍有糾紛,甚至還傳出有現職檢察官介入此一糾紛的消息。釋傳孝法師如果知道此事,大概也會哈哈大笑吧!畢竟名利財富總是幻,爭來奪去一場空。

5.
不過既然身陷其中的人都還沒開悟,所以這還是世間法的事。筆者認為其實釋傳孝法師不是沒想到圓寂後名下廟產歸屬的問題,否則就不會收養一位弟子,以讓廟產能繼續在佛門弟子名下。但筆者認為釋傳孝法師這樣的做法還是很不妥當,較好作法是將所有廟產全部捐助出去成立財團法人,因為法人有獨立的人格,具有權利能力,因此可以成為廟產的所有人,這樣根本就不會因為發生繼承事實而讓廟產歸屬成為問題。

6.
筆者讀了一點佛法,雖然不是很透徹,但筆者認為佛陀的智慧是通曉一切法門,所以世間法當然也是佛門弟子要去學習瞭解的項目,畢竟大乘佛教講的是在滾滾紅塵中開悟並度化眾生,當然就一定要對世間法有一定程度的認識。

7.
簡之,筆者建議釋天培法師應該開始規劃以廟產成立財團法人之事,否則此一廟產問題將愈來愈複雜。

8.
前幾天一直想起楞嚴經的開經偈的第一句:「妙湛總持不動尊」,究竟如何才能如如不動,這就不可說啦!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