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8日 星期日

【大壯小聲說】沈重的磚頭

樓上隔10套房 樓下牆裂
包租婆加蓋 超重一倍 水泥工被訴
2013年09月09日

【黃 哲民╱新北報導】工作經驗逾三十年的水泥工師傅吳德胤,五年前為女屋主陳佳齡裝潢隔間,將五樓與五樓頂樓加蓋各隔間五間套房,造成四樓天花板出現裂縫,鑑 定確認吳男用磚頭砌牆隔間導致超重,遇地震恐有危險。吳男堅稱僅國小畢業不懂結構專業,新北檢指吳男施工時,是唯一能確保整棟建築安全的守護者,卻疏未注 意,起訴吳男涉犯違背建築術成規罪嫌。

起訴指出,陳女(三十七歲)於二○○八年九月間,購買新北市蘆洲區一間五層樓公寓的五樓,並僱用吳男(五十八歲)與林姓水電工、張姓木工共同隔間裝潢,將原有的二房、一廳、一衛,坪數約二十七坪的格局變更為五間各有衛浴的套房。

乘載重量增10公噸

但吳男等人動工不久,就有鄰居制止工人擅自封閉四樓通往五樓的梯間,並要求吳男停用磚頭水泥砌牆的重隔間施工法,不過吳男等人未理會,仍依陳女要求,把頂樓加蓋也隔出五間各有衛浴的套房。後因四樓女屋主提告,陳女隔年四月自行拆除頂樓加蓋,將完工的五樓套房分租五名房客。
四樓女屋主主張屋內天花板出現裂縫,是因陳女裝潢所致,雙方委請土木技師公會等單位鑑定,確認原設計地板乘載重量每平方公尺為一百公斤,但五樓裝修後的五間套房地板每平方公尺乘載重量高達一百八十公斤到二百六十七公斤不等,粗估共增約十公噸。

樓下屋主驚恐搬家

鑑定報告指出,超重不僅造成四樓天花板出現嚴重裂縫,若遇地震,更可能因「頭重腳輕」,使額外重量轉化成地震搖晃力,造成公共危險。
四樓女屋主嚇得前年元旦搬家,提民事訴訟要求陳女拆除五樓磚牆與多餘浴廁勝訴確定,法官並判陳女應賠償四樓女屋主六萬多元定讞。但陳女與吳男等人被控可處三年以下徒刑的違背建築術成規等罪嫌,纏訟五年獲不起訴。
經高檢署第五次發回續查,新北檢認定陳女雖為業主,但全權委託吳男處理裝修增建工程,吳男從事水泥工超過三十年,明知陳女房子屋齡逾二十三年,仍使用多達一千二百餘塊磚頭砌牆。

水電工木工不起訴

儘管吳男辯稱僅小學畢業,不知裝潢會超重,也不知該找誰測量樓地板乘載重量,但檢方指吳男經驗豐富,應提醒業主注意隔間裝潢可能超重、建議業主先找專業技師估算,卻疏未注意,依法起訴吳男。林姓水電工與張姓木工不起訴確定。
中 華民國結構技師全聯會理事長蔡榮根昨說,住宅設計地板載重應是每平方公尺兩百公斤,但這是以平均載重計算,在原本沒磚牆的地方砌磚牆,會出現集中載重情 形,若地板底下無大樑支撐,恐造成龜裂或漏水,建議裝修增加隔間盡量使用輕隔間,尤其老房子本身較脆弱,使用磚牆之類重隔間,對結構傷害較大。
【大壯小聲說】

1.刑法第193條違背建築術成規罪的規定是「承攬工程人或監工人於營造或拆卸建築物時,違背建築術成規,致生公共危險者,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3000元以下罰金。」筆者必須坦承說因為這是一條很罕用的法條,所以筆者在寫這篇評論時還一時想不起來這條規定是在刑法那個罪章。

2.從該條規定可以清楚知道這是處罰「故意犯」的犯罪,所以如果是因為過失而違反建築術成規,是不構成此條犯罪的。在本件報導中,吳姓水泥工師傅承攬屋主改建房屋的工程,在公寓內打掉原來隔間再以磚牆將公寓五樓和頂樓各隔成五間套房,使公寓四樓天花板出現裂縫,吳姓水泥工師傅這樣的行為確實在客觀上是違背建築術成規,並致生公共危險,但本件是否成罪的關鍵就是吳姓水泥工師傅主觀上是否具有「違背建築術成規的故意」!

3.主觀的犯罪故意是個很難證明的犯罪構成要件,畢竟大多數的人並沒有「他心通」,所以很難去知道他人心中在想什麼。因此還是必須從諸多客觀的事證去推論進而證明行為人主觀上是否具備某種定的犯罪故意。例如某A持90手槍對某B頭上開了一槍,以一般人的觀點來看,這樣的客觀行為應該可以推論出某A主觀上是具備殺某B的故意(當然具備殺人故意和殺人行為,並不代表就一定成立殺人罪,因為還要看是否有阻卻違法或阻卻罪責之情形)。

4.在本件報導中吳姓水泥工師傅並非建築師或結構技師,其是否真能確知建築物的承重是如何計算?以及要如何設計施工才能維護整體建築物的安全?所以吳姓水泥工師傅在主觀上是否真的知道這樣用磚牆來隔間是違反建築術成規,就值得深究。

5.讀者如果有細心讀這篇報導應該可以發現這個案子是經過高檢署5次發回續查,這就代表吳姓水泥工師傅已經經過4次不起訴處分,直到第5次的偵查程序才被起訴。根據筆者的經驗,這樣的案件在進入法院審理程序後,很有可能會因為無法達到有罪確信的門檻而判處無罪。那為何檢方還是要起訴?那是因為都已經發回5次了,就算再不起訴,告訴人一定還是會聲請再議,結果又有可能會被發回續行偵查,乾脆就起訴交由法院去審理認定有罪與否了。

6.以筆者對法律的見解來看,很可能無法認定吳姓水泥工師傅具有違背技術成規的主觀故意,所以難以成立刑法第193條之罪。但吳姓水泥工師傅很可能應該成立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的過失侵權行為,而要對公寓四樓的住戶負損害賠償責任。此外也可能要依吳姓水泥工師傅和陳姓屋主間的承攬契約,對陳姓屋主負債務不履行的責任。

7.簡單說本件應該較大程度上是屬於民事糾紛,建議相關當事人還是應該循民事途徑來處理較適當。不過是否提起刑事告訴當然是每個人民的權利,筆者也並非在指責本件中提起刑事告訴的告訴人。

8.從這篇報導也可以看出台灣社會一個普遍存在的不好現象,就是「不尊重專業」。如果張姓屋主是去找結構技師或建築師來處理隔間的事情,或許今天就不會發生這樣的糾紛了!
撰文:所長 高宏銘 律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